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一 缠战 上

    再次思索片刻后,他说:“如果来的只是预想中的那些兵力,那么我们是有机会获胜。首先,我们要在他们进山后偷袭,一次性杀掉他们的牧师,然后撤回基地,利用基地的防御设施抵抗,慢慢消耗掉他们的战士和受封骑士,让他们不断失血。直到对方承担不住损失而退兵。按照这一位面的传统,进攻部队损失超过三分之一,指挥者就会退兵,除非攻击者有特殊使命或者坚定不移的目标。而我们应该可以坚持到他们退兵。普通的士兵无所谓,我们主要打击的目标应该是爵士和受封骑士,就在城墙上和基地内部解决他们!”

    流砂说:“也许我该提醒你一下,别忘了母巢。”

    “母巢?它还处于幼生期……”李察有些奇怪。

    “幼生期一样有战斗能力,别忘了,它可是能够自己觅食的。”

    李察皱眉思索着,当他想到母巢的时候,意识自行联系了一下母巢,可以感觉到它停留在森林深处的某个地方,已经捕捉到了猎物,正在进食,并且不断传来满足的感觉。

    “明天一早,回归前进基地。”李察对母巢下了指令。母巢的意识波动了一下,作为回应。

    夜幕徐徐降临在这块陌生的大地上。天穹是接近黑色的深蓝,月亮只有一个,散发出苍白的光芒,但是几乎被满天星辰的璀璨闪烁彻底淹没。空中肉眼可见的星辰数量几乎比诺兰德多上几倍,密集得好像贵妇人缀满了珍珠的裙裾。

    名为奥斯法的小镇在平时早已进入梦乡,现在却是十分喧闹。一队队全副武装的战士正在镇外扎营,只有爵士和受封骑士才能够躺上镇内的床铺美美地睡上一觉。骑士们的扈从也能够在镇内休息,他们可以占据的就只有民房了。

    小镇上上下下的居民都没有睡觉,而是忙碌着为远到而来的战士和贵族老爷们准备夜宵。小镇一共只有三百多居民,一下就涌来和镇上居民数量相差无几的战士,外加几十号连镇长都必须弯腰脱帽致敬的贵族老爷,奥斯法小镇自然被折腾得鸡飞狗跳。

    不要说爵士这种镇民们一生也见不到几次的大人物,就连受封骑士的扈从往日在小镇上也可以横着走的。

    此时小镇的镇长正站在自家虽小却还精致的餐厅中,毕恭毕敬地面对着几位伏案大嚼的贵族老爷。

    居中而坐的是位有一把浓密大胡子,身材健硕如熊的中年男人,大约四十上下的年纪,脖颈上有一道狰狞的疤痕,他虽然穿着贵族的高领亚麻衬衣,却敞开着领口,肉红色如盘踞着软体动物的疤痕十分醒目。他把一块煮得滚热的牛肉吞下去后,抬头望着镇长,说:“高约爵士还没有任何消息传回来吗?”

    “没有,尊敬的敏泰爵士。”

    “高约那个家伙不知道遇到什么麻烦了,我们看来应该小心些。”敏泰说。

    “这次有神殿的牧师和我们同行,怕什么?”桌子另一端一个面容阴狠的男人说,明显对敏泰没有太多的尊敬:“神殿的首席牧师卡米不是说得到了勇气之神的神谕,这次入侵者实力非常普通吗?依我看是高约从入侵者那里发现了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准备一个人独吞。他如果把消息传了回来,我们就会分薄他的神眷和功劳。”

    敏泰爵士的脸上浮上一层怒意,说:“高约只是前锋!他并不是部队的统帅,我才是!”

    “谁知道呢?别忘了,高约带的可都是擅长山地战斗的精锐!怎么会一点消息都没有?”那个男人耸耸肩,然后说:“也许这次回去后,他就不止是前锋了。”

    敏泰重重哼了一声,不再说话,而是愤怒地挥舞着刀叉努力对付盆里的大块煮牛肉。

    而在镇外的森林,几双眼睛正借着树叶枝干的掩护,默默观察着小镇的动静。片刻后,刚德以完全和体型不符的敏捷与灵活从树冠中跃下,落地时竟也毫无声息。如果有人以刚德的体型作为依据想要和他在丛林地形决战的话,多半会是悲剧收场。

    李察站在树下,借助树林的阴影隐藏自己。他没有丛林战斗和潜行经验,不敢象水花和刚德那样贴近去侦察敌人。

    刚德走到李察面前,说:“头儿,刚刚我已经数过,对方来了两名爵士,十五个受封骑士和二百八十名战士,其中精锐有八十人。如果这次全部收拾了他们,再算上之前被我们干掉的,那么佛萨男爵三分之二的精锐就都报销了。”

    李察点了点头,说:“好,我们回去,明天在预定位置伏击。这里留水花监视就行了。”

    刚德点了点头,吹了一声鸟叫,这是他再来路上现学现用的,是本地一种常见夜枭的鸣叫声。奥拉尔从另一边树林中现身,四分之三的精灵血统让他在森林间行动自如。吟游诗人数量众多的小技巧则很适合隐匿潜藏。

    天刚刚放亮,奥斯法小镇就又开始喧闹起来。

    爵士和骑士老爷们已经在扈从的帮助下收拾整齐,并且用完了早餐。而战士们这在镇外列好队形,然后和受封骑士汇合,向山中进发。

    出镇后走了还不到一公里,就到了道路的尽头,战马在这里就不能再前行了。爵士和受封骑士都纷纷下马,让扈从们把马匹带回小镇,他们自己则和低级战士们一起徒步向深山中进发。骑士们都换上了防御力要差上两个等级的锁甲,两名爵士也是如此。他们虽然可以负担数十甚至上百公斤的重甲而行动自如,但是没有座骑,披重甲的话在森林中的软地上会非常难以行动。至于斗气,斗气不是这样用来浪费的,长距离负重铠甲消耗的斗气足够进行一到两次全身防御了。

    队伍中最醒目的除了身披魔法盔甲的两位爵士,还有两名神殿牧师。他们都穿着同样的暗红色圆领长袍,唯一的区别是年长那位牧师的长袍上绣着金色的滚边,显然位阶要高一些。周围的战士们对两位牧师极为尊重,甚至要超过了受封骑士。就是敏泰爵士也对他们很客气。作为常年在神殿中养尊处优的神职人员,弃马徒步行走山路显然是件苦差,然而两位牧师却显然精神奕奕。捕捉异位面入侵者是获得神恩最快的途径,这点辛苦根本就不算什么。

    敏泰爵士脾气虽然暴躁,但是用兵却很老道,早就把轻装的侦察兵派了出去,先行探查前方和两翼。但随着深入森林后,整个队伍还是不免渐渐拉长。入侵者出现的大致范围早就在神谕中被圈定,因此行军的路线也提前指定,几处便于埋伏的危险地方,爵士都心中有数。

    敏泰走在队伍前列,胡伯爵士则坠在队尾,四位受封骑士专门保护神殿的牧师。

    当队伍从一道陡坡下经过时,敏泰爵士抬头向坡顶望了一眼,心中隐约有些不安。不过这里地势开阔,埋伏不了什么人,侦察兵又刚刚发来没有任何警讯的信号,他也就大步走了过去。

    陡坡上一棵枝叶浓密的大树上,悄然露出了精灵吟游诗人的脸。他几乎与树冠融为了一体,整个人像是没有什么存在感地贴在粗大的主干上,甚至还在随风轻微摆动。奥拉尔的目光落在刚刚进入视野的两个牧师身上。在他藏身大树下的灌木丛里,则放着两具尚有体温的侦察兵尸体。

    游吟诗人慢慢拉开长弓,箭尖逐渐指向牧师们。居然有两个牧师?这算是意外情况,不过选择却很简单,找衣服最华丽的那个射,多半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