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三 缠战 下

    三十名披甲的战士在三名受封骑士的率领下,缓缓向前进基地逼近。左右箭塔上的射手已拉满了弓,然后一松弦,就有两名战士中箭倒地,箭矢的去势快得让受封骑士无法援护!

    “要不要再派几队人?或者是让弓箭手压制箭塔?”敏泰身边的一名受封骑士建议着。

    敏泰摇头,说:“不用!这种射法,那两个家伙最多二十箭就会脱力!而且只有两名射手,再快能射多少箭?让他们加快进攻!”

    不用敏泰催促,受到箭塔攻击的受封骑士就加快了脚步,带着身后的战士如潮水般向基地大门冲去。基地的城墙对于骑士来说并不算高,可以轻松爬上,厚实的木门中间如果没有夹特殊材质,也顶不住斗气的破坏,惟一要担心的就是来自李察的范围魔法压制。

    这其实是很残酷的任务,三个小队前锋的作用,就是耗净李察的魔力。只要法师失去远程攻击的火力,那么这场战斗就会变得轻松很多。从前面那场短暂的接触战来判断,法师的等级应该在七八级左右,那他就还有两个火球术的魔力,现在就是要看勇气之神究竟会保佑谁能够在两个火球中活下去。

    看到先头部队冲入魔法师的射程,敏泰爵士再次下令:“第四第五队,举盾,进攻左右箭塔!”

    又是两名受封骑士率领着两队战士分头冲向箭塔,这一下塔中的箭手不得不把目标转向这两队战士。于是敏泰爵士如愿以偿地看到一颗火球从大门上方飞下,汹涌的火浪吞没了整整一个小队的战士,并且把两名受封骑士也一并笼罩在内。

    在火浪奔流中,李察又开始念咒,三秒钟后,又是一颗火球落下,落点几乎和上一颗相同。此时前一颗火球术的余威还没有尽褪,东倒西歪的战士们有的已倒地呻吟,有的则还能站立坚持。可是第二颗火球炸开后,连一名受封骑士都重伤倒下,十名战士则再也没有人能够站起来。

    两发火球术的叠加攻击,就让两名受封骑士一轻伤一重伤,并且报销了整整一个小队的战士。在战场上,不受限制的魔法师就是会移动的绞肉机!

    嗖嗖嗖!几支利箭呼啸着射向李察,射手们几乎红了眼,都拿出自己最强的箭技发起攻击,尽管他们知道在这个距离上,没有附魔的普通箭矢几乎全无用处。果然李察身边的步战骑士抢上一步,塔盾落地,把自己和李察都护在盾后。丁丁当当声中,箭矢都撞在塔盾上,然后被弹开。

    城墙上开始出现更多的战士,而李察则在重盾的掩护下离开了墙头。

    法师攻击中止,意味着近战开始!敏泰终于等到了希望的机会,大手猛然向前一挥,吼到:“第六至第十队,跟我来,全体进攻!胡伯,你带领第十一至第十五队,作为第二梯队进攻。其余人原地留守待命!”

    呼拉拉数十位精锐的战士高呼着战号跟随敏泰爵士向前扑去,基地中寥寥几名箭手的零星箭雨根本拦不住奔腾的军队。多达十名受封骑士在同时进攻,还有两名爵士!

    四米高的城墙对于受封骑士来说不是难以对付的障碍,敏泰爵士冲到城墙边时,更是一跃而起,半空中狠狠一拳向城墙轰去,竟然生生在城墙上砸出一个沉坑!借助这一砸之力,敏泰已经跃上了城墙!

    呼的一声,一柄双刃重斩斧忽然出现,拦腰向敏泰斩来!爵士仍然身在半空,这时大吼一声,抡起双手重剑,狠狠和重斩斧硬拼了一记!两件重兵器在斗气的加持下碰撞在一起,发出雷鸣般的撞击声。城墙上那名比敏泰爵士还要魁梧的壮汉后退了一步,嘴角渗出一丝鲜血,而敏泰的登墙计划受阻,他一边咒骂着,一边被反弹之力向后抛飞出去,然后重重摔在地上。

    从四米多高空摔落,就是敏泰也不好受。他挣扎了好几下,才爬了起来。而不幸被他砸中的两名战士则早已魂归神国。

    这个小插曲并不妨碍敏泰的大部分军队潮水般爬满高墙,已经有一名受封骑士和好几个战士登上墙头。阿克蒙德家步战骑士从箭塔中冲了出来,他们一手持盾,一手持单手斩斧,狠狠斩向人群。近战厮杀才是这些步战骑士的特长,而且他们都是阿克蒙德家族的精锐,等级相同的受封骑士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爬上城墙的普通战士更是一斧一个。两名步战骑士从侧翼的强力攻击立刻打乱了敌人的阵形,一名受封骑士整条手臂被砍掉,嚎叫着从城墙上掉落,士兵的尸体也不断从城墙上被抛落。

    “先撤下来!”敏泰的吼叫声再次响起,已经有点混乱的战士们潮水般后退,不过城墙上的入侵者也似乎无力追击。敏泰这边的箭手连射了两轮以掩护撤退,步战骑士们则再次退进了箭塔。

    一场攻城混战,敏泰损失了二十多名战士,三名受封骑士重伤,失去了战斗力。三级的牧师正忙碌着把自己极为有限的神术治疗微伤扔在几名轻伤的受封骑士身上。这名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神眷显然不够深,治疗微伤的效果几乎难以用肉眼分辨,只能看到有些止血效果。

    在战士们休息时,敏泰望着不远处的基地,狞笑着说:“他们只有六个受封骑士级别的家伙,还有一个长得跟娘们似的弓箭手,看来也就这点人了。那个魔法师应该只有8级,已经没有魔力了,所以让战士们多休息一会!魔法师的魔力恢复是以天来计算的。”

    胡伯爵士点了点头,以一贯的阴森口气说:“下一次进攻就能把这地方打下来了。不过,如果入侵者只有这点实力,高约不应该失败才对。那家伙跑到哪去了?”

    “管他去了哪里!现在我们先把这里端下来再说!”一提到高约,敏泰就有些暴躁,他伸手向着前进基地的方向重重一点,狠狠地说:“反正这就是神谕中的地点!拿下它是眼前最重要的事,当然,如果能够在里面的牢房里找到高约的尸体,那就再美妙不过了!”

    胡伯耸了耸肩,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下去。

    敏泰重重吐了口口水,咒骂了几句不知所踪的高约爵士,回头看了一眼已经累得筋疲力尽,完全瘫倒在地的年轻牧师,以雷鸣般的声音咆哮:“都给我站起来,战士们,准备进攻!让我们一口气干了这些婊/子养的入侵者!”

    休息喝水的战士们纷纷起立整队,敏泰对胡伯说:“我们还有十一个能参加战斗的骑士,得留下两个照看牧师兼做预备队。一会你带上四个骑士和二十个老兵绕到基地侧面进攻,那里的地型对你来说根本不是障碍。我带着剩余的人攻打正面,牵制他们主力,当然,我也不介意把那些杂碎在城墙上都干掉!去吧!”

    胡伯当即点了四名受封骑士和精锐老兵,向前进基地的侧面绕去。而敏泰则和受封骑士们举着大盾,带着战士们结成密集方阵,迈着坚实的步伐,向基地正面发起攻击。

    这边刚德和步战骑士们再次登上城墙,精灵射手则占据了箭塔的有利位置。但是在持盾的密集队形前,他的弓箭威胁极为有限。就算奥拉尔发出的每一箭都能够射死一名战士,在对方冲到城墙下时,死亡数也不会超过一个手掌。

    站在制高点上的步战骑士们也看到了胡伯爵士带领的包抄队伍,但是也只能分出两名步战骑士去封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