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四 胶着 上

    敏泰已经换上了一柄沉重的三头链锤,看到城墙上的敌人分兵,他满意地狞笑一声,忽然大步向前,转眼间冲到城下,一跃而起,借助强大的冲力在城墙上踩了两步,身体竟已升高到超过城墙的程度。敏泰一声怒吼,手中的链锤已经向一名步战骑士当头砸下!

    当的一声巨响,步战骑士手中的重盾被砸得凹陷下去,后退两步,仍然控制不住身体,直接从城墙上摔了下去。刚德忽然从旁边转出,一斧削向敏泰的小腿。这是一个极为刁钻的攻击角度,敏泰此时跃在半空,怎么应对都无比难受。他勉强扭动身体,用手盾拍在刚德的大斧上,但是自己则被推得远离城墙,而且失去了平衡,再次重重地摔在地上。以敏泰的实力,穿了护甲的情况下这么一摔,也被震得很不好受。

    但是敏泰的攻击立刻把入侵者的防线打开了一个缺口,受封骑士们纷纷借机冲上城墙。虽然有两个还是被打落,但是其他人已经在城墙上站稳脚跟。此时精锐的老兵们也随着涌上城墙。才四米高的城墙,这些老兵们一跃就能抓到墙边,再一用力就可以翻到墙上。

    另一边两名步战骑士也很快丢掉了城墙的位置,胡伯爵士和他的战士们纷纷涌上城墙。不过胡伯并没有近一步逼迫两名非常难缠的步战骑士,而是带着士兵跃下城墙,冲进了基地内部。在基地中有一个更加有价值的目标,那个已经没有魔力的魔法师。

    基地的面积相当于一个不到百人的村落,大大小小几十栋建筑咋看之下布置得有点杂乱无章,以至于道路都是弯弯曲曲,没有一条平直贯通,不过整个基地面积就那么大,地形也复杂不到哪里去。

    胡伯爵士直接选了最大的一座三层楼房,踢开房门就冲了进去。他的运气非常好,那个魔法师正在一楼的厅里!除了年轻的魔法师外,厅里还站着一个奇异而美丽的少女,手中捧着一本堪称巨大的书,正翻过一页。

    胡伯一摆双手长剑,大喝一声:“入侵者!放弃抵抗,跟我到勇气之神的祭坛上忏悔你们的罪过吧!这样的话,还有可能多延续一会你们那罪恶的生命!”

    然而就在此时,胡伯忽然看到李察双手平伸,原本轻微的呢喃声响亮起来,那是念咒语的声音。胡伯大吃一惊,他们十分慎重地记录了入侵者法师的施法种类和数量,火球术、冰锥术,都清楚表明这是一个八、九级魔法师,怎么可能还有施法能力?

    胡伯的第一个念头是,这是欺骗,对方想拖延时间脱身。然而下一秒钟,当李察双手中真的开始散发出森森寒气时,胡伯原本就提着的心,重重一沉,再也顾不得活捉祭品的大功劳,双手剑挥起立刻向李察当头斩落。

    流砂忽然吐出一个无人能够听懂的音节,眉心处的淡金色花纹一闪,胡伯的身影就出现了隐约的重影和扭曲。

    时光之镜!

    在胡伯眼中,所有人,包括李察、流砂以及一个突然在头顶出现的白衣少女,动作都骤然快得不可思议。特别是从白衣少女手中的长刀上,胡伯嗅到了浓重的死亡味道。他再顾不上对付李察,立刻转手横扫,一剑挡在少女的长刀上!

    暗淡长刀上附带的力量不大,甚至让并不以力量见长的胡伯也觉得弱,可是长刀却在双手剑剑锋上留下了一个缺口,显然两把武器的品质有颇大差距。而且少女的动作快如闪电,一击不中,已借力远远翻走,落在屋角里,蹲伏如狼,似乎随时会发出下一次致命攻击。

    胡伯凝神准备应付,少女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让胡伯心跳加速。她的速度再配上那把威力巨大的长刀,又是在这样窄小的空间里,胡伯突然萌生先退出屋子的念头。

    忽然间胡伯感觉到一阵凉意,随后身上就传来阵阵猛烈的撞击和刺疼,许多冰锥击打在他身上,更多的冰锥则从爵士身边掠过,把门口想要冲进来支援的两个战士死死堵住。胡伯往前一个踉跄,只是刹那整个背部连同两肩就被冰霜覆盖,还在向前胸延展。胡伯惊骇欲绝,白衣少女的威胁抓住了他全部注意力,一时间竟然忘了那个魔法师!可是就算记得也没有用,李察骤然变快的施法完全没有给他留下应变的余地。

    在这一时刻,胡伯还感觉自己的斗气提聚与爆发的速度都变慢了许多,挣脱冰霜束缚也显得十分困难。而屋角的少女已一跃而起,双手持刀,合身向他扑来!

    胡伯努力抬起双手剑格挡,但是眼睁睁地看着少女的长刀刺在自己胸腹之间。一刹那间,‘永眠指引者’在强化锋锐和破甲的加持下,凿穿斗气,洞穿胸甲,深入胡伯腹内,刀尖直接从后腰透出!在回收时,撕裂和出血属性又给胡伯留下一个几乎前后通透的恐怖伤口。

    一剑破腹,水花一双赤足据地,以细碎的步伐飞速退后,瞬息间又闪至屋角。

    砰的一声,冰屑四溅,胡伯终于挣开了冰霜束缚,但是燃烧的斗气已不能封锁伤口。水花留下的伤口几乎切断了胡伯一半的腰,他再也站立不住,栽倒在地,血和内脏不断从身体内涌出。

    这时一直束缚着他的缕缕金色光芒散去,胡伯这才意识到,原来不是其他人速度太快,而是自己的动作变慢了。

    李察冰锥术的余波此时方才全部停歇,从房门透了出去,把外面拼命想冲进来的一个受封骑士和三名战士冰住。那名受封骑士看到胡伯被李察和水花瞬间围杀,已是惊骇之及,于是拼命催发斗气,一举挣脱了束缚。当再一个火球从房内飞出时,这名受封骑士一个翻滚,终于逃到了火球术威力范围之外。

    火浪再次席卷一切,除了门口被冻住的三名战士外,还吞没了几名刚刚从旁边包抄过来的胡伯率领的战士。这些普通战士根本经受不住满威力火球术的轰击,纷纷燃烧起来,随即倒在空地上翻滚着,发出惨嚎。

    前进基地内一片混乱,城墙已然失守,刚德和步战骑士们从城墙上撤下,三两成组的在错落无序的建筑物之间腾挪闪移,借助熟悉的地形抵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