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五 胶着 下

    敏泰雷鸣般的吼声在整个基地中回荡着,链锤挥舞破开空气的呼啸声尖锐得令人心悸。但是爵士虽然有斗气和力量上的双重优势,却始终无法拿下对面的刚德。这个壮汉天生神力,不比敏泰差多少,又有着和粗豪外表截然不同的油滑,专门往狭小复杂的地带钻。那里虽然不适合他的大斧施展,敏泰的链锤却更加受限。

    更令敏泰愤怒的是,这个基地的建筑强度远超一般民居,无论是墙壁还是木门,都比看上去的结实得多。往往一链锤过去,刚德已经闪进了一个拐角,而锤子也无法透壁而过,反而带下一大片砖石屑后,反弹了回来。

    在一阵不计体力和斗气的狂攻之后,敏泰终于如愿以偿的和刚德狠狠硬拼了几下,他狂暴的力量震开了刚德的大斧,链锤上的刺角则在刚德胸口留下几条深深血痕。可是刚德连哼都没哼一声,就象根本没有受伤一样,持斧的双手一如既往的稳定。

    死亡训练营中受伤是家常便饭,能够在那里走到最后的,都是可以完全忽略痛苦的变态。

    敏泰的呼吸已经开始有些粗重,但是对面的刚德就象是亡灵法师的骷髅,打烂了又会重新爬起来,似乎永远不会被彻底消灭。哪怕是受了伤,刚德的战斗力也丝毫不减,而且这家伙的体力好象永无穷尽!在战斗中敏泰已经判断出刚德只有十级,整整三级的等级差,却打成拉锯战,敏泰不由得怒火狂飙。

    刚德的身后还有一位步战骑士,他持盾握斧,以防守为主,同样让对面的受封骑士无可奈何,牢牢护住了刚德的后背和侧翼。歌顿这次派出的十位步战骑士,在天赋上并不突出,却个个都有丰富的战争经验。在混战局面下,每名步战骑士都成为屹立不倒的磐石。

    敏泰正准备凭藉怒火与士气一举击杀刚德,忽然耳边传来一阵隐隐约约的声音,似乎是歌声。刚德身上闪过一缕微弱的光芒,于是原本已稍显疲惫的刚德忽然振作精神,连力量也似乎瞬间大了少许,连续挡住了敏泰几下全力的正面轰击。

    “该死的杂种!下贱的东西!贱民!”敏泰暴怒的狂骂着。

    他看出刚德的忽然振作,是因为精灵吟游诗人为他加持了强壮之歌。在这个位面,吟游诗人不光卖艺,大多还兼卖身,地位和歌伎舞女等同。可就是这么一个低贱的职业,却在这场战斗中成功地起到了搅局的作用。

    奥拉尔的身手非常灵活,在建筑物间穿梭来去,就象在丛林中一样自如,偶尔还会抓住时机跳上屋顶,快速射倒一两名倒霉的战士,然后在被围捕前逃到安全地带。他拉弓开弦,几乎不用花什么时候瞄准,就能一举射中要害,中箭的战士就算不死,也失去了活动能力。

    这个等级的吟游诗人能为三个人加持战斗之歌,于是刚德和另外两名步战骑士立刻神采奕奕,战斗再次变得漫长。

    刚德不断后退,敏泰则步步紧逼。当刚德退出窄巷,站到一个十字路口时,忽然一道神圣光辉落在刚德身上,于是刚德胸前几条翻卷的伤口立刻止血,而且伤处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蠕动生长,竟渐渐收拢。

    “强效治疗!!”敏泰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咆哮起来。这个神术几乎把他奋勇战斗的成果摧毁了大半!哪来的牧师?而且如此强大,神术效果比那个被射死的老牧师还要强,那可是十级的牧师!

    异位面入侵者中最不可能出现的职业就是牧师,因为位面规则不同,所对应的神明也不一样。真神牧师如果进入到新的位面,往往会失去与所信仰神祗的联系,从而失去神力来源。法力补充缓慢还是小事,最大的问题却在于无法晋阶。

    敏泰目光一扫,立刻看到街角一座楼房的窗口处,一个神官模样的女人身影一闪而逝。他立刻向那座楼一指,咆哮道:“来人!去把那个婊/子给我宰了!”

    两名战士应声冲入楼房,但是他们刚刚跨进门,就看到一道昏沉的刀光扑面而来!嚓嚓几声轻响过后,水花提着‘永眠指引者’离开了大厅,沿着楼梯直上二楼,然后闪入其中一个房间,穿窗而出,又消失在另一栋建筑物里。原本在二楼的李察和流砂早已不知去向。

    转眼间,又是一道神圣光辉闪亮,一名重伤的步战骑士立刻停止了流血,同时在他前方不远处炸开了一颗火球,把衔尾追击而来的战士们轰得倒下一片。而步战骑士则借机躲入旁边的一栋建筑内,只要给他几分钟时间,流砂的神术就能让他的伤势恢复小半。到时候又可以恢复大半的战斗力。

    第三道、第四道乃至更多的神术光芒不断闪亮,每次闪耀都让敏泰的怒火燃烧得更加炽烈,本已胜利在握的战局就这样被一点点扭转,那些油滑之极的步战骑士们至今还没有一个被击杀。每一道神术光芒,就意味着战局又被扳回去一些。而且还有那个魔法师!他已经放了五个火球术和两个冰锥术,难道他的魔力也和那个牧师一样,永远不会干涸吗?

    敏泰很想亲自去击杀那个可恶的牧师,但是对面的刚德缠得他死死的,根本无法脱身。基地内的血腥气越来越浓郁了,但那多半是敏泰麾下战士的血。

    “胡伯呢?这个混蛋滚哪里去了!胡伯!去把那个婊/子给我干掉!”敏泰的咆哮声再次响彻基地,然而回应他的却是一声异常凄厉的惨叫!

    敏泰心头突地一跳,一阵莫名的慌乱感悄然袭来。他听出那是手下某个战士发出的惨叫,可是这批战士都是见过血杀过人的,更有不少和异族战斗过,就是战死,也不应该发出这种惨叫!这分明是恐惧到了极致!

    哪怕是不死亡灵,也不致于把战士们吓着。这些入侵者看起来也是人类,究竟会是什么?

    惨叫声发自基地边角的一座低矮房屋内,一个战士正在地板上翻滚着,试图把身上爬着的一只硕大而奇异的虫子弄下去。这是一只足有一米长的巨虫,浑身闪着油亮的黑色,拖着异常肥大的腹部,六根节肢却非常短小,显得十分笨拙。

    它背上的甲壳张开,不时疾拍着翅膀,一双短而锋利的刀锋深深插在战士的身上,头部已埋进战士身体里,卡卡嚓嚓的咀嚼声听了让人牙酸。战士陷入了极度的恐慌,武器早已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只能胡乱敲打着巨虫。

    又一个战士冲了进来,看到这恐怖一幕,立刻倒吸一口冷气。他呆了足足数秒,才狂吼一声,提刀冲上去了。这声暴吼与其说是恐吓敌人,倒不如说是为自己壮胆。

    这头虫子,就是从种子中孵化出的母巢。经过了一天的觅食后,它的体型已经翻了几倍,从如一只幼猫大小,变为如今从头至尾足有一米长的巨虫。看到新来的敌人,它终于从战士体内把头拔了出来,然后盯住扑上来的战士。

    而地上的战士这才感觉到身上传来难以忍受的疼痛,低头一看,腰腹处连衣甲带皮肉以及内部的骨头已经消失得干干净净,他发出一声不似人类的嘶喊,两眼一翻,向后倒了下去。

    母巢背甲再次打开,摇摇晃晃地飞了起来,扑向对面的战士,看那滑稽的姿势,似乎连保持平衡都很困难。

    这名战士耳听同袍的喊声,一阵头皮发麻,再次狂吼,长刀如狂风暴雨般挥砍,母巢的头和背上连中三刀,从空中被重重劈了下来,啪嗒一声掉在地上。战刀砍在母巢的甲壳上,竟然发出金属敲击般的声音,五级精锐老兵拼尽全力的三刀,只在母巢的甲壳上留下三道深深斩痕,却没能砍破甲壳。

    母巢复杂的口器磨动,忽然间发出一道强烈的精神波动,猛烈轰向战士。精锐老兵只觉得脑海内如同被刺了几十根利针,突出其来的剧烈疼痛让他眼前一黑,站立不稳,一头栽倒。母巢立刻扑了上去,用六根短小节肢牢牢钳住战士的头,刀锋则深深插入战士的后心!

    房门处李察的身影出现,他向里面看了一眼,见两名战士都已被打倒,战局已定,就快速向下一处战场奔去。流砂紧随李察身后,她也向房间内看了看,目光落在母巢身上时,瞳孔微微一缩,但是什么也没说,而是跟着李察匆匆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