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六 逆袭

    在穿过街口时,流砂忽然停住,然后快速翻开手中的时光之书,一道神圣力量从书页中喷出,化作神术‘治疗术’,落在十几米外的刚德身上。于是敏泰的咆哮和刚德的大笑同时响起。

    李察抬头向上方看了看,奥拉尔出现在街角的屋顶上,向一个方向一指。于是李察立刻带着流砂奔了过去。

    一名浴血的受封骑士随后在巷口出现,他看到了李察和流砂的背影,于是狰狞一笑,大步追了下去。

    然而巷口的屋顶上,水花悄然出现,然后无声无息地从骑士身后跃落,如一只没有生命的幽灵。她**的双足以细碎而又极为迅捷的步伐移动着,瞬间已贴到骑士身后,‘永眠指引者’横空挥过,于是骑士的头颅高高飞起,无头的身体却还在向前奔行着!

    当受封骑士轰然倒下时,水花的身影早已消失。

    李察似乎漫无目的地在基地中飞奔着,然而却每每能够出现在战局最危险的地方,而流砂的神术则让重伤的步战骑士们在几分钟内恢复到接近巅峰的战力。

    有灵魂联系的水花和母巢与李察之间都有强烈而清晰的感应,李察可以准确知道她们的位置。魔法奴役契约同样借助灵魂的力量,虽然感应很模糊,但是在近距离内也感知他们的位置。

    这样一来,看似基地内的战斗混乱无比,但真正乱的只是敏泰爵士这一方。他自己被刚德牢牢缠住,根本无法发出有效的指令,另一名爵士胡伯则在一开始就死在流砂最强大的能力时光之镜下,其余原本应该是展开搜捕和围剿战士们都在各自为战。

    而李察却能隐隐掌控战局,他和水花以及流砂组成一个飘忽不定的队伍,游走在战场各处,给危机中的步战骑士支援,用魔法大量屠杀普通的战士,甚至以自身为诱饵,引诱受封骑士追杀,再由水花出手暗袭。

    战局就这样一点点倾斜,慢慢蚕食着敏泰爵士的队伍。

    母巢是李察最担心的一个,不仅因为它的弱小,还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在母巢身上,李察实在无法预判会发生什么,只能用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赐至少不会害他的信徒这样的理由,来说服自己。

    当李察看到母巢的时候,它安静地趴在被打倒的战士旁边,还翕动两下甲翅,表示自己安好。而李察视线一离开,它立刻埋头进食。随后出现的流砂则是清楚看到了这一幕,但什么都没有说。

    于是极为凄厉的叫声又在基地角落中响起,很快就减弱直到消失。几乎所有人都打了个寒战,敏泰的手下无论是战士还是受封骑士,都下意识地不愿靠近那片区域。

    几分钟后,母巢就爬出了那间低矮的房屋,在不远处的街角倒着另一具受封骑士的无头尸体,它立刻振翼奋力飞了过去,用刀锋抓住尸体,拖进了旁边的一间房屋内。

    当它再次从房屋内爬出时,整个身体都大了一圈,腹部更是鼓胀得接近球形。这时短小的翼翅再怎么奋力拍打,也只能托着母巢短暂飘离地面,高度还不到一米。这时一名战士刚好从转角处摸出,骤然看到一个黑压压的物体几乎贴着自己鼻尖飘过,惊吓出声,几乎立刻一刀劈出。但母巢的复眼已经盯上了这个战士,一道精神冲击过去,这名战士连手都没来得及完全抬起,就从鼻中、耳中流下几道血线,一声不吭,直接栽倒。母巢落下地面,有些艰难地爬了过来,把战士慢慢拖进旁边的房屋里。

    李察知道母巢的位置,母巢同样知道他的位置。每当母巢进食的时候,总是有意无意地离开李察有一段颇远的距离。

    再次放倒一名战士后,李察终于停下喘了几口粗气。即使有构装和流砂神术的双重支持,他的体力和魔力也接近干涸。战斗到现在,双方都已接近极限了。流砂的神术能够快速愈合伤势,却不能无损地恢复体力。而基地中已经听不见敏泰的吼叫,只有他粗重如牛的喘息。刚德更是没有多余的力气点评手中巨斧。

    是时候了!

    李察在意识中,对着两个有着隐约感觉的点发出了命令。那是食人魔兄弟,说是命令,其实它们只能隐约感觉到意识中的颤动,但这就足够了。这就是让它们发起攻击的信号。

    在基地外守卫着牧师和重伤员的十几名战士忽然觉得脚下的地面开始轻微颤动起来,树木的枝叶也抖动起来,发出密集的沙拉拉声音。他们惶然四顾,忽然看到树林中飞出两块巨大的石块!巨石带着恶风砸在战士们中间,弹起,再落下。一名倒霉的家伙直接被砸成了肉饼,另外还有三个战士被砸伤。事发突然,所有人甚至还没有作出反应。

    树林中呼的一声,飞出一颗火球。这是最纯正的火球术,有着标准的威力、标准的施法时间和正常的法力消耗。提拉米苏以此证明了自己是一名正宗的魔法师。火浪过后,战士们已经倒下了一半,年轻的牧师这次跑得很快,仅被火浪的边缘抛飞,受了点轻伤。

    地面的震颤越来越强烈了,三分熟庞大的身影奔腾而出,以无可匹敌之势向着混乱一片的战士们发起冲锋!他不再是赤身露体,而是披了一层厚重的钢甲,头上则顶着一个如同带刺钢球般的头盔,双脚是兽皮为底的战靴,同样镶钉了厚实的钢片。

    三分熟的这身钢甲没有任何附魔,单纯以厚重坚实的钢板就能够让敌人绝望。这套上百公斤的重甲套在普通人类战士身上可以让他们行动艰难,但却丝毫不影响三分熟的行动。这头其实比同类更加有力量的食人魔还能握上一把同样近百公斤的双手重锤!

    即使在诺兰德,成年食人魔也是令普通冒险者退避三舍的怪物。在次级位面,它们就当仁不让地升级为可怕的怪物,只有精英团队才能尝试挑战。而比成年食人魔更加可怕的,毫无疑问就是披上重甲、手握重型钝器的食人魔。

    三分熟如同移动的钢铁堡垒,杀气腾腾地向着幸存的战士扑来。或许生怕战士们的绝望还不够深,三分熟的身上连续亮起两道魔法光芒,第二道魔法更是给他从头到脚刷了一层灰褐色。那些重伤的受封骑士原本已经拿起了武器盾牌,还想抵抗一下,这两个魔法却让他们绝望地哀叫起来。

    如果有什么比披甲握锤的食人魔更加恐怖的,那就是加持了蛮牛之力和石肤术的三分熟。

    通的一声闷响,三分熟的巨锤砸在一名战士的重盾上,把他连人带盾一同砸飞。在空中时,这个战士的身体就和重盾一样扭曲成了很不自然的形状。

    “给我留两个!”树林中响起了提拉米苏的怒吼。他飞奔出来,手中握着和三分熟一模一样的重锤,但身上只是穿了一层皮甲。同样身为食人魔,提拉米苏对重锤有着和三分熟一样的热爱,只是魔法师的身份让他不能象三分熟一样披挂金属重甲。

    当提拉米苏赶到战场时,有着强力魔法加持的三分熟已经碾过了所有的敌人,并且顺手用重锤轻轻拍晕了那个年轻的牧师,给他造成的伤势连轻伤都算不上,只是后脑多了个肿块而已。用上百公斤的重锤做出如此温柔动作,三分熟对自己非常满意。

    “你把所有敌人都杀了!”提拉米苏咆哮着。

    三分熟已经拎着重锤冲向了前进基地,一边大步奔行一边说:“那边的战斗还没结束!主人正叫我们过去呢!”

    提拉米苏也向基地奔去,他虽然没穿重甲,可是却追不上三分熟,被他的战士兄弟甩得越来越远。

    “该死的!”提拉米苏徒劳地吼叫着,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给三分熟上一个迟缓术。他毕竟是魔法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