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七 成长 上

    前进基地内一片狼藉,一名漏网的战士悄悄地摸到了角落,想要翻墙逃走。在经过一间房屋的门口时,他忽然感觉到了什么,向里面看了一眼。一眼望去,他登时露出惊骇欲绝的神色,本能地张开嘴,想要尖叫!

    然而就在这时,他全身忽然一震,脸上的表情就此呆滞,两条血线更是直接从耳孔中喷出。随后一道墨绿色的细细水线从门**出,恰好吐在他的嘴里。水线有着极为浓烈的腐蚀性,战士口腔内立刻发出嗤嗤声响,不断冒出大团水烟。他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仰天栽倒,双手扼住喉咙,拼命滚动着。从房门内忽然探出两根刀锋,钉住了战士的小腿,把他拖了进去。

    母巢……

    短短时间,它的精神冲击威力就大为增强,还增加了一个酸液喷吐的技能。

    投降的战士们被押送到酒馆地下的酒窖里。他们的伤势得到了简单处理包扎,受伤较重的两个受封骑士甚至还各自得到了一个治疗微伤的待遇。这让所有的战俘都暂时安下了心,对方的神官既然肯使用珍贵的神术,至少应该是不会屠杀他们了。

    两名步战骑士跟着提拉米苏跑到基地外,那里还有两个颇具价值的俘虏,一个重伤已经无法移动的受封骑士和被打晕的牧师。

    其余的步战骑士则开始清理战场,盘点战果,并且搜查可能躲起来的敌人。有十几个战士在战局的最后时刻翻墙逃跑了,精灵奥拉尔已经追了下去。他不可能截住全部的逃敌,但是也只有他还有些余力追歼,顺便对周边情况做一番探察。

    这场战斗终于结束了,在磨盘一样的绞杀中,李察一方居然一人未损,简直就是奇迹。而奇迹最大的缔造者,实际上是流砂。她的时光之镜直接导致了另一个强大的爵士胡伯被瞬杀,其后,在胶着战局中,她合计用出了七个强效治疗,十二个治疗,将近三十多个治疗微伤,相当于给每个人都增加了大半条生命。流砂一个人几乎就抵得上一个小型的神官团。除了她特殊的天赋和职业,手中那本时光之书也功不可没。近三分之一的神术是储存在时光之书中的。

    李察、刚德和水花的作用毋庸置疑,几乎不相上下。刚德全程缠死了敏泰,李察则杀伤了大量的普通战士,如果单论杀戮数量,无疑他是第一。而死在水花刀下的人虽然只有十几个,却包括五个受封骑士,其余的几乎全都是精锐老兵。

    然而接下来,在李察的计算中,贡献最大的居然是精灵游吟诗人奥拉尔。他的战斗歌声效果现在能够给三个人加持,提升效果则大致相当于从十级提高到十一级。看似提升不多,然而在绞肉机般的漫长胶着战局中,歌声贯穿了整场战斗,其发挥的点滴作用累计起来的加成效应十分可观。奥拉尔本人的猎杀数量也接近十个,精灵箭术准头的确不错,又避开了受封骑士,只找受伤的战士偷袭,所以往往一箭致命。

    七名步战骑士都活了下来,在这种时候,坚定的战斗意志和丰富的战场经验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异位面战争初期,这样一个老兵的作用比什么年轻天才都重要。直到现在,歌顿不惜消耗宝贵的传送位置,为李察配备了整整十名老兵的作用才充分显现。

    抛开表面的数字,李察对战局的贡献其实远远比看起来的要多得多。

    通过灵魂感应,他能够判断出近半战友的当前位置和战局,从而每每在最关键的时刻出现在最关键的位置上。并且一开始就把两头食人魔埋伏在外,在双方都成为强弩之末的时候一举奠定胜局。

    李察这时站在基地中心广场上,听着步战骑士们汇报清点战场的成果。在战前战后的事务上,这些老兵处理得无比熟练,甚至无需李察多做要求。相比之下,刚德、精灵、食人魔之类会的只是杀人。

    不过李察听着听着,对数字无比敏感的他忽然觉得敌人的数量有些不对。逃跑的和战死者的尸体加在一起,合计少了十几个人。李察当然不可能洞悉战场上发生的一切,但是数量相差如此之大,却是无法忽视了。

    李察搜索着自己的记忆,最后得出判断,这十多个消失的战士应该不是逃掉或是还躲藏在基地内的某个地方,他们应该都变成了尸体。所以现在的问题其实是,这些尸体全部消失了。

    战斗刚刚结束,基地中应该没有其他敌人了,那么这些尸体到哪去了?李察思索着,忽然感觉到阵阵头痛。他的耳边始终萦绕着戚戚喳喳的细碎声音,原本还不觉得有什么,只是以为周边环境的背景声音,现在这声音却是越来越清晰,越发令人感到诡异。

    李察猛然站了起来,拔出插在地上的长刀,招手示意流砂、水花和刚德跟上,循着意识中感应到的声音方向走去,很快来到了基地一个角落。到了这里,声音的发源地就非常清楚了,就是面前这栋二层小楼的底层。

    “母巢?”李察呼唤着。在他的意识中,母巢正在这座小楼里。

    母巢的回应即刻在李察的意识中响起:“主人,我在这里。这里没有危险了,您可以进来。”

    这个句子十分流利,一天的时间过去了,母巢真如它所说,完全掌握了诺兰德大陆的通用语。

    李察心中疑惑,带着众人大步跨进楼门,刚一进门,李察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

    小楼的底层原本是个客厅,现在已经处处狼藉,所有的家俱都变成一堆碎木烂布,当中一大块空间被清理出来。在客厅的中央,正伏着母巢。它正低着头,不停地咬嚼着残破的盔甲、盾牌和武器,那戚戚嚓嚓的声音正是由此而来。

    可哪怕是李察,对于眼下长达两米,高度和宽度都超过一米的母巢,也感到极度的震惊和陌生。在战斗刚刚开始时,母巢才不过一米大小。

    刚德和水花下意识地摆出临战姿态,堪称巨大的母巢已经给他们带来了强烈的危险感觉。虽然他们已经见过母巢,也知道这是李察的某种灵魂契约生物,但是要把仅仅一米长的母巢和眼前的恐怖生物联系在一起,却不是什么人都能够办得到的。

    “这是怎么回事?”李察震惊地问。

    “这些金属可以让我的甲壳变得更加坚固。我挑选的都是已经彻底报废的装备,没什么再次使用价值了。”母巢说。

    这个回答再次让李察震惊,不过这次却是惊讶于它的智慧。从出生到现在不过一天不到的时间,母巢竟然已经有了价值的概念。

    母巢和李察的交谈都通过精神层面直接联系沟通。在交流的时候,它一直没有停止吞吃废弃的盔甲兵器。坚硬的钢铁在复杂的口器下轻而易举地被粉碎,然后被吞咽下去。偶尔有几滴唾液从口器上落下,滴在盔甲或是兵器上,立刻发出嗤嗤声响,转眼间就在精锻的钢铁上腐蚀出一个深坑。

    看到这一幕,刚德和水花都更加戒备。母巢其它方面的战斗力还不清楚,但如果被这样的唾液粘上,后果却是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