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十八 成长 下

    母巢此刻腹部滚圆得如同一个圆球,和身体其他部分的比例都显得很不协调,甚至背甲都被腹部顶开,几片透明的翼翅从缝隙中探了出来。不过看到那几片短小的翼翅,再看看母巢变形的身体,谁都知道这几片翼翅已经变成了摆设。

    母巢停了下来,的腹部快速地胀缩着,身上则开始发出密密麻麻的噼啪声,那身深黑色的甲壳上忽然出现无数裂纹,然后裂纹越来越宽,从缝隙间又从裂纹内不断冒出浓黄色的不明体液。这些体液一接触空气,就化成冒出团团雾气,蒸腾离体不超过一公分就然后快速凝固起来,颜色逐渐转成黑色。

    包括李察在内,所有人都感觉眼睛似乎有些发花,因为看到的母巢比刚才明显大了一圈。李察忽然觉得双眼阵阵刺痛,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而且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也有种烧灼般的感觉,。那些雾气虽然大部分凝固掉了,但是仍有小部分在房间里扩散开来,空气中已经弥漫着淡淡的雾气,似乎带着而且有强烈的腐蚀性。

    母巢的声音再次响起:“主人,我在生长时会产生大量酸雾,请您先暂时离开这里。”

    李察立刻带着众人退出小楼,并且远远让开十多步,酸雾还在从门口不断涌出的酸雾。流砂则连续用神术驱散了几个人身上的酸蚀效果,大家李察这才觉得舒服了些。

    李察没有看到,在母巢庞大身体后面,有一团残骸正在被大量酸液快速腐蚀着,房间中的酸雾大多是从这堆残骸上散发出来的。那是母巢不希望李察看到的东西。

    ,片刻之后,残骸那里就只剩下一滩焦黑的余烬,再也看不出原本是些什么。

    当酸雾散尽时,母巢也完成了再一次生长,这次它长宽高各增加了半米,整体所以看起来更加圆滚滚不辨头尾短粗。不过身体虽然长大,但是节肢和刀锋并没有跟随长大,现在已经显得小得有些可笑。

    它开始试图离开这座房屋,可是对现在的体形来说,房门却变得太过出去的门却十分窄小,无法让它那个巨大的腹部通过。母巢发出滋滋的叫声,发力向前一拱,轰的一声,门框整个掉了出来,大半侧面的墙壁都被它顶塌,二楼的天花板半边小楼轰隆隆掉下来,连同二楼靠街面的窗户和一个小阳台地倒下,一堆砖石木头把它埋在下面在瓦砾中。

    而母巢抖了抖身体,就从瓦砾堆中爬出。这点冲击根本无法对它造成伤害伤不了它。

    两名被倒塌声吸引过来的步战骑士看到母巢,顿时大吃一惊,一边大叫示警,一边摆出防御姿态,封锁住了通过基地中心的路口。

    这时李察走了过来,站到母巢身边,用手敲了敲它的甲壳,对两名步战骑士说:“好了,别担心!这是母巢,它是我的契约生物。”

    两名步战骑士互望一眼,眼前的情景实在让他们感到难以置信。看到李察站在几乎与自己等高的巨大虫子身边,一名步战骑士眼角不禁抽动了几下,说:“是,李察大人。不过……您似乎最好离那个东西远一点。”

    母巢用力撑起自己的上身,向着那名步战骑士示威性地挥舞了一下一双小小的刀锋,立刻让他一惊,再次摆出防御姿态。

    李察重重敲了下母巢,这才让它安静下来。

    基地里还有很多善后工作,看一切都还安好,其他人就先行离开,李察留在原地,和母巢开始交流,大量关于自身的资料被母巢传送过来。

    于是李察知道母巢仍然处于幼生期,但是距离成熟体还有不到一半的距离。在参照了人类和这一位面的力量体系后,母巢首先加固了自己的本体防御,现在甲壳强度已经可以无损抵挡十级力量型骑士的全力一击,只有敏泰那种程度的战职者才能对它造成有效的伤害。在魔法防御上,母巢对于酸、毒几近免疫,对冰、电有很强的抗性,只有火能够对它造成完整的伤害。

    而母巢自身的攻击手段主要是精神冲击,以及酸液喷吐。酸液喷吐的距离只有十米,但是一旦被喷中,那么就是全身板甲也最多只能抵抗一分钟的腐蚀。除了移动速度过慢,现在甚至失去了飞行能力,母巢的战力可说已经相当强悍。它过大的腹部看起来是个弱点,但是层层的褶皱其实是和甲壳类似的物质构成,只有步战骑士用重斧全力一击才能斩开。如奥拉尔那个等级射手的弓箭就无法穿透那层褶皮。

    母巢对自身的战力评估数据都是来自这半日的战斗,清晰简洁的分类数据让李察再次对它的智慧感到惊讶。母巢那庞大的虫躯上,头部可是只有普通人类大小。不过在母巢传送过来的资料中,还包括了它本体的大致结构图解,所以李察知道它的头部其实并不是要害,真正的大脑多达数十个,分布在有厚重甲壳保护着的胸腔内。

    幼生期的母巢还有大量进食需求,于是在报告完毕后就向李察请求离开前进基地去觅食。

    “你抓得到猎物吗?要不要让奥拉尔帮你?”李察对于母巢的移动速度表示怀疑,它的精神冲击和酸液喷吐的范围都很有限。

    “我现在已经可以孵化几只工蜂,由它们来为我捕捉猎物。现阶段血肉生命是我最好的食物。”

    母巢的话似乎另有含义,李察立刻想到了前进基地中数以百计的尸体,他沉吟了一下,说:“人类的尸体不行,其它的我不管你。还有,你还需要其他物质吗?告诉我,我会尽量帮你收集。”

    “工蜂可以胜任。”

    得到李察的许可后,母巢挪动着庞大的身躯,慢吞吞地爬出了前进基地。它似乎自己都对这个速度都有些不满意,时不时会奋力拍动翼翅,于是真能离地升起。可是最长飞不出十米,就会重新落在地上,只能再靠着六根短短节肢向前挪动。

    尽管已经知道母巢是李察的契约生物,可是看到它的步战骑士们依旧会感到惊骇。老兵们在战场上也见过魔兽,甚至于歌顿的坐骑就是一匹凶兽,但是看到眼前这个生物似乎是精神上受到了极为不适的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