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 责任 上

    清理战场的任务非常繁重,步战骑士们把一具具尸体拖到基地外,并且把尸体上的装备卸下收集。李察开始一个个提审俘虏的战士,他提问的内容非常详细,从地理到宗教到风土人情,甚至男爵的性格癖好都会涉及到。每次提审,李察都会记下密密麻麻几页纸的资料。

    前进基地清理完时,已经接近黄昏。基地外的空地上堆了上百具尸体,而前进基地内则开始飘溢食物的香气。流砂已从冥想中醒来,但当她走进酒馆时,看到李察还在审问一名战士,桌子上已经放了厚厚一叠纪录。

    李察虽然满脸倦容,但是眼神依旧清亮,在纸上的纪录也整齐美观,丝毫不见潦草。

    流砂坐到李察旁边,认真地说:“你该休息了,没有魔力的法师还不如战士。”

    李察抬头看了看天色,说:“还有最后两个人了,问完我就去吃东西。”他拍了拍旁边厚厚的纪录,说:“这些情报可比我的魔力重要多了,我们对这个位面几乎一无所知,也不知道明天等待我们的是什么。我需要尽快理出一个头绪,好决定下一步应该怎样做。这场战斗我们消灭了佛萨男爵超过三分之一的精锐部队,特别是五个战斗爵士战死了三个。在短时间内,相信他不敢再来进攻了,残余的那点兵力,现在仅够他防御自己的核心领地。所以我要恢复魔力,还有得是时间。”

    说到这里,李察叹了口气,说:“就在刚才,我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在战斗结束时应该立刻追击那些逃兵,并且一鼓作气拿下山脚下的奥斯法镇。那里有骑士们留下的战马,至少几十匹上等战马!这是一大笔财富,也是对我们力量的增强。可是现在,那些逃兵肯定已经回到了奥斯法,并且带走了全部的战马。”

    “李察,你不可能不犯错的。事实上,你在这场战斗中的表现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名最优秀的将军。不要太苛求自己,你还不到十六岁。”流砂虽然依然神情淡淡,口气却十分温婉地说。

    李察揉着自己的头,苦笑着说:“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位面,面对着前所未见的强大敌人,而且本位面的神明还降下神谕,详细到指引了我们出现的位置。而我们呢?甚至连怎么来到这里的都不知道,现在除了一点基本物资,其它就什么都没有了。原本的先遣队员都在时光洪流中消失,精锐的战士在第一拨袭击中就死了三个。而且现在还不知道能否驯化本地人为我们作战。没有任何犯错的余地了!”

    流砂把手放在李察的手上,缓慢而温和地说:“冷静些,李察。你不能这样压榨自己,你是我们所有人的领袖,这不是说说,而是事实。你有着最强大的杀伤力,又是构装师,同时不要忘记,你还有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眷。我和母巢出现在这里,就是神眷的证明。至于勇气之神的神谕,我认为,它只是预言了我们进入位面时传送门的位置,空间的异常波动是有迹可寻的,而它不可能知道我们今后的动向,那个神明如果足够强大,当时等待我们的就不是一个高约爵士了。最后,李察,如果你出了事,和你有契约的所有人都活不下去。”

    “这个责任似乎有些太大了。”李察叹了口气。

    流砂则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说:“这是你的选择,不是吗?”

    李察点了点头,微笑终于重新回到脸上,说:“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这次带过来的魔法材料还够四个构装使用,晚些时候,我给你加一个构装吧。魔力增幅,根据手上现有的材料,也只有这个构装适合你。”

    “好。不过我先要处理一下那些尸体,你拨两个步战骑士和十个俘虏给我吧。”

    李察答应了,叫过来两名步战骑士,再点了十个俘虏的名字,让他们跟随流砂去处理尸体。大部分的俘虏都已审过,李察强悍的记忆力已经把他们所有的资料都记在心里,点出的这些俘虏都是普通战士,并且受伤较轻,最重要的是,态度相对温顺。

    刚刚安排好一切,刚德就大步走了进来,粗声叫道:“头儿!开饭了,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李察也嗅到一股浓浓的食物香味,立刻感觉到非常饥饿。不过他还是把最后的俘虏都提审完,才跟着刚德走向临时改成餐厅的一座小楼。

    一楼厅内,已是到处弥漫着香气,三个空闲下来的步战骑士、水花和奥拉尔都围坐在桌边,一人面前一只大碗,正在狼吞虎咽地吃着。一进大厅,李察就看到食人魔提拉米苏居然在后厨里,用力在一口大锅中搅拌着什么。看来众人吃的食物居然都是他煮出来的。

    刚德也给李察端了一只大碗过来,笑着说:“头儿,你这两头食人魔居然还有一手好厨艺,一锅肉羹煮得可比训练营里的东西好吃太多了。”

    奥拉尔哼了一声,说:“肉羹而已,我过去可吃的多了。不过这次的确不错就是了。”

    奥拉尔曾经在几个大贵族中辗转倒手,自然尝试过无数美食。连他都觉得不错,那自然就是不错了。

    然而这时正在厨房里忙碌的食人魔却向刚德咆哮起来:“小个子!我是有名字,不要成天总是食人魔食人魔的叫我!”

    “啊哈!好吧,我的错!”刚德举起了双手,状似讨饶地说:“我知道你叫三分熟。”

    门外传来三分熟愤怒的声音:“我才是三分熟,他叫提拉米苏!小个子!”

    三分熟低头钻进了餐厅,愤怒地盯着刚德,就有要动手的意思。李察只得站起来拦住了食人魔,说:“好了!刚德他也不是……”

    李察本想说刚德不是有意的,可是一回头,看到刚德那满脸贼笑的样子分明就是故意,一下子倒是让李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刚德见状,嘿嘿笑了几声,说:“好吧,我承认我是故意的。以后我会叫你们的名字,但你们也不能再叫我小个子!”

    “成交!”提拉米苏和三分熟同时说。

    李察摇了摇头,坐下来,准备对付食人魔煮出的肉羹,试了一口,果然味道鲜美纯正,火候恰到好处。水准比阿克蒙德家族的厨师强多了,也就比深蓝的厨师逊色点。

    “真是不错!”李察赞叹着。

    “那是当然!我们可是食人魔中的美食家!”两头食人魔傲然回答。

    刚吃了半碗肉羹,李察忽然停下动作。水花立刻抬头看向李察,刚德则问:“头儿!你没事吧!?”

    李察恍惚了一下,就恢复过来,说:“我没事,快吃吧!”就又开始专心地对付食物。

    在刚刚一瞬,李察忽然感觉到母巢变得非常虚弱,不过转眼间母巢的体力又开始缓慢回升,李察才把心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