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一 责任 下

章二十一 责任 下

    母巢此刻正趴在距离基地不远的森林中,全身的甲壳噼噼啪啪地响着,又开始了再一次的生长。鼓胀的腹部已显著缩小,显然储存的食物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这次生长让它的体长超过三米,背部的高度则和成年人类男人差不多了,但是节足和刀锋,以及头部都没什么明显变化。它蹒跚着向前爬了几步,在原地留下三枚半透明的卵。

    卵是椭圆形的,一落地就不断快速伸缩着,透过卵壁可以看到里面的生物正在迅速生长成形。随后两片刀锋猛地刺穿了卵壁,三头半米长,和初生的母巢外形很相似的工蜂从卵室中爬了出来。三只工蜂从产卵到出生,仅仅用了十分钟左右。它们破卵而出后,第一件事就是把卵壳吃得干干净净,然后抖动身体,等外壳硬化后,体型又变大了不少,已有接近一米长了。

    三只工蜂振翼飞起,绕着母巢飞了一圈,就迅速向森林深处飞去。母巢则安静伏在原地不动,夜色下就象一块深色的岩石。

    夜幕已经降临了,今晚依然晴朗,天穹星光灿烂,月光虽然清淡,仍有灰色薄纱般的光辉撒进山林。母巢忽然动了动身体,换了个方向,缩进树木的阴影里。它听到远处传来隐约的人声,立刻警觉起来。不过随即它就嗅到了熟悉的味道,于是张开的背甲又缓缓收拢,重新安静地伏下。

    几百米外,树林中的一块空地上被火把照耀得亮如白昼。十名俘虏已经挖出了一个大坑和一个小坑。此刻正把一具具战士的尸体从推车上搬下,抛进大坑里。两名步战骑士则全副武装,监视着俘虏们劳作。两名爵士和受封骑士的尸体则被放到小坑里,显示出了与众不同的待遇。这即符合本位面,也契合诺兰德的传统。贵族和平民总是要有所区分的,在死亡之后更要如此。

    尸体很快埋好,流砂让步战骑士们押着俘虏先回去,表示自己还需要在这里祈祷一下。经过白天的战斗,流砂已经在这支队伍中树立起仅次于李察的权威,几乎所有人都欠了她半条命。只要有流砂在身后,每个战士都会觉得十分安心。

    流砂静静伫立在原地,目送步战骑士和俘虏们消失在视野,她打开时光之书,翻到其中一页。书页上绘着一幅精美的插图,记载了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牧师们在大陆上四处漫游,传播教义,寻找并治疗一种名为‘白化衰弱’魔法疾病的病患的故事,但奇异的是插图上有个小小的光点。流砂看看光点的方位,就合拢了时光之书,向森林深处走去。

    森林中隐隐响起了熊的咆哮。

    一头工蜂飞到母巢面前,抛下只兔子,就又返身飞往树林深处。而灌木丛内传来哗哗的响声,另一只工蜂则拖着一只灰狼爬了出来。这头灰狼的体型比它还要大些,所以工蜂只能倒拖着它向母巢一步一步移近。

    就在这时,不远处蓦然响起一声暴怒的咆哮,一头肥硕的黑熊猛然从树林中冲了出来。在它前方不远处,一只工蜂不紧不慢地飞着,始终保持在黑熊挥爪可及的高度,腾挪闪躲却非常灵活,不断在间不容发之际闪过黑熊的扑击。黑熊头顶有一个明显的伤口,看来是被工蜂狠狠撕咬了一口。看到扑来的黑熊,原本安静伏着的母巢也兴奋地站了起来,迎着黑熊爬去,等距离接近到十米之内时,母巢一记精神冲击过去,黑熊猛然人立起来,然后痛苦地在地上不住翻滚,片刻后就不再动弹。

    当流砂从林木间走出时,看到的是被吃掉大半的黑熊。母巢停止了进食,警觉地看着流砂,口器微微打开,开始不断有浓浓的酸液滴落。显然,如果流砂表示出敌意或者是太过接近的话,那么迎接她的就将是一道如箭般的酸液。

    流砂停下了脚步,说:“你没必要担心我。”

    母巢先是震动了几下口器,头后的背甲忽然张开了一小块,露出一点薄膜,随着膜的震动,它竟然象人一样开始说话,只是声音显得有些沙哑和诡异:“因为你和主人没有灵魂契约。”

    流砂恬淡地笑了,说:“我和你主人之间的关系比契约更加稳固。”

    “我只相信契约。”母巢回答。

    “为什么不用精神链接呢?这样我们之间就可以通过精神沟通了。”流砂建议。

    母巢断然拒绝:“你身上有强大的神力。在我进入成熟体之前,绝对不会和你进行精神链接!另外,我的建议是你把手中的那本书放下,它让我感觉到很不安,我已经忍不住想要攻击了。”

    流砂扬了扬时光之书,说:“这本吗?没问题。”她的动作让母巢猛然张开了背甲,但看到她真的蹲下身,把时光之书端端正正地放在地上时,母巢才安静下来。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我叫流砂。”

    “你可以叫我母巢。美丽的流砂,你找我究竟有什么事呢?”母巢问。

    流砂哦了一声,很有兴趣地问:“我真的很美吗?”

    母巢以独有的诚实回答:“是的,非常美丽。在我的眼中,凡是有力量的,均衡的,完善的,都是美丽的。你符合以上所有标准,特别是你额头上的纹路,蕴含着无法想象的巨大力量,美丽得让我震惊。”

    “你真会恭维。”流砂微笑起来。如果说不笑的流砂是美丽的,圣洁神秘如永恒龙殿中的废墟,仿佛剔透的琥珀凝固了时光每一个沧桑片段,那么笑起来的流砂,恍若刹那间时光流淌,无数位面和空间的瑰丽同时惊心动魄地绽放。

    不过流砂很快收起笑容,肃容说:“你的主人,李察,现在处境并不好,他其实非常需要你的力量。”

    “我在努力成长,而你打扰了我的进食。”母巢回答。

    流砂看了眼只剩小半的黑熊,问:“这种食物能够满足你吗?你距离成熟还有多远?”

    “黑熊很不错,它有力量。另外,现在的我,可以视为已经走完了幼生体的四分之三。”

    “很有力量……”流砂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词,然后问:“你在幼生体阶段的食物,除了血肉和金属,还需要很有力量的生物?”

    “血肉和金属是我成长的基础,而我的食物生前越是强大,越有力量,就对我最有助益。我会分析它们强大的成因,并且利用它。等度过幼生体后,我就开始需要富含魔法能量的食物了。”

    流砂点了点头,说:“很好,那么跟我来,我想那边有些对你有用的食物。”

    母巢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上了流砂。至于残余的黑熊,自然不能浪费,它把两只工蜂召唤回来,为它拖着黑熊。

    流砂带领母巢来到掩埋着战死者尸体的空地。一到这里,母巢就有些激动地张开了背甲,然而它只向前爬了几步,就停下来。

    “主人的意思是,不能把人类当成食物。”母巢说。

    “人类也分朋友和敌人,对那些想要杀死你的人,吃掉他们没什么需要犹豫的。重要的是,李察现在需要你的力量。”

    “但是主人……”母巢依然在犹豫,但是来到这片空地上之后,那头黑熊就再也不能吸引它的注意力了。

    “李察有自己的想法和坚守的原则,那是他强大意志的源泉,也是让其他人跟随他的保证。所以,一些他不能或者不想做,却又必须去做的事,就由我来好了。母巢,你不需犹豫,一切由我来负责。你很有智慧,应该明白,包括你的主人在内,只有活着,才能谈得上坚持原则。”

    母巢没有动,不过两只工蜂扔下黑熊飞了起来,它们飞快地把薄土铲走,露出下面埋葬的尸体。正中躺着敏泰爵士,他还穿着全套的盔甲,那面破损的大盾盖在身上,染血的三头链锤则放在手边。

    母巢挪动着身体,爬进空地,巨大的阴影缓缓盖住了沉眠的敏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