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二 堕落 上

章二十二 堕落 上

    入夜时分,回到基地的流砂再检查了一遍俘虏的身体状况后,就按约定的时间来见李察。

    李察的房间在偏北的一座独院的小楼内,这是原本先遣队长住的地方,庭院幽静,房间也宽敞舒适。

    流砂走进李察的卧室时,见桌上已经放置了数十种魔法材料,分门别类,整整齐齐,充分展现了一个构装师的精密和严谨。

    李察让流砂坐到床上,说说:“这次的构装是魔力增幅,我对它作了些稍许修改,按照手上现有的材料,最终增幅应该在20%以上,但是因为缺少三样重要材料,所以增幅达不到30%的理论极值,甚至25%的标准极值也难以办到。”

    “20%已经很好,我就又能多一个四级的强效治疗了。”流砂微笑着说,然后问:“绘在哪里?”

    “右臂,可能会有些痛,先把衣服脱了吧。”李察低着头专心准备着魔法材料,没去看流砂脱衣服的过程。

    等他抬起头时,不禁怔住,一时有些手足无措。

    流砂居然把身上的衣服脱得只留下底裤,美好的上身全部裸露在李察面前。她略显瘦俏,可是胸部却比身材要饱满许多。虽然不如黛玫和维妮卡那样的壮观,但是挺翘的弧线却是完美无缺。奇异的是,她的乳尖并不是粉红色,而是和眉毛、眼瞳一样的淡琥珀色,隐隐透明,有若雕工极致精美的工艺品。

    “不需要脱这么多。”李察的声音小得自己都有些听不清楚。

    “也没多多少,这样你可以看得清楚些。”流砂淡淡地说。她的话是实话,虽然构装是绘在右上臂,但为了理清魔力走向,也需要她至少脱到露出整个右半上身。露半个胸和露整个胸是没太多区别,可是这句话听在李察耳中,却总觉得很是异样。

    看到李察有些窘态,流砂又补了一句:“一切为了生存。”

    李察提起魔法笔,镇定下来,说:“好,那我就开始了。”

    绘制魔纹构装的魔法笔笔尖其实就是一根极细而中空的针,各类制作好的材料顺着针孔滑下,就是一根带着特定魔法属性的线。所以能够制作魔纹构装的魔法笔,都是顶级的炼金制品。

    李察左手握住流砂的手臂,右手持着魔法笔,平心静气,在她的手臂上轻轻划下。李察的呼吸慢慢变得平缓,魔法笔也稳定得异乎寻常,笔尖轻轻点在流砂的肌肤上,划开了一道极浅极细的刻痕,魔法染料从笔尖透出,在肉眼看来,那就是一条极为精细的线,哪怕有人体手臂天然的曲线干扰,这条线的弧度也精准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随着一根根魔法笔的更换,一个繁复而美丽的魔法阵已显露出小半。李察的额头已经渗出细细的汗珠,但是目光依然专注,呼吸宁定悠长,让人听在耳中,也会有安宁平和的感觉。

    流砂空闲的左手中则拿着李察整理出来的审讯资料,正认真的看着。资料主要分为两部分,一个白岩公国的政治架构、风俗人情,以及一些重要的大人物。另一部分则是佛萨男爵领以及周边地区地形图,这份地图已经比最初的那份要详细得多,所有大点的小镇都有标注,包括奥斯法镇在内。

    流砂很快就看完了所有的资料,所以后面就一直在安安静静地看着李察。而李察一直没有注意到她的目光是落在自己身上。

    又一根极为复杂的线眼看着就到了尽头,这是这幅魔法阵中最关键的几根线之一,也是最长的一根线,一直盘旋到了流砂的手臂内侧。在收笔的最后一瞬,忽然一颗淡琥珀色的晶莹乳尖跃入了李察的视野。李察的呼吸立刻变得有些粗重,手上原本控制得精细入微的力量也就有了波动,魔法笔尖一沉,在流砂的肌肤上刺出了一个血点。

    “糟糕!”李察很有些懊恼。

    这么一个小小的失误,最终完成的构装增幅效果就会降低0.5%。而他极少犯类似的错误,可是这次错误又能怎么解释?能说是流砂的胸有着幻想般的美丽,所以他看到时动了心思,才导致力量失控吗?

    李察抬起头,正好看到流砂也在注视着自己,她的双瞳晶莹有若宝石,带着淡淡的微笑,笑得似乎一切都了然于胸。

    没等李察说什么,流砂就用她那独特的、若时光之砂般微粗而沙哑的声线,恬淡宁定地说:“我相信,如果是其它的构装师,哪怕是大构装师,到现在也肯定犯了不止三五个错误了。”

    李察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出了口长气,然后本想解释一下这还是自己第一次在别人身上绘制构装,可没想到流砂接下来说的却是:“……但是你犯这样的错误,就不应该了。”

    于是所有的解释都被生生堵了回去。

    然后,流砂又补了一句:“其实你想看的话可以随意看,如果想摸摸,也是可以的。”

    如果说这几句产生了重击效果,那么她最后一句话就是绝杀:“随时都可以。”

    “我…….那个,不是这个意思…….”李察忽然觉得,好象智慧天赋已离自己而去。

    流砂浮上微笑,说:“是这个意思也没关系。反正以后还是会看到,会摸到的。看的摸的多了,也就不会放在心上了。”

    李察再次发现自己无话可说,干脆不再解释,继续埋头干活。不过这次动笔之前,他索性狠狠地盯着流砂的胸看了几眼,这才开始开工。

    这么一来果然有效果,直到完成预定的三分之一个构装,李察再也没犯过错误。

    勾完最后一笔,李察抬起头,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流砂的胸上,赞了一声:“真的很美。”

    流砂则挺了挺身体,说:“也很有弹性,要不要试试?”

    于是李察再次完败。

    等李察收拾好了魔法材料和工具,流砂也穿好了衣服。李察立刻松了口气,感觉还是穿上衣服的流砂带来的压力小些。

    流砂扬了扬手中的资料,说:“看这份资料,你准备收服几个本位面的人吗?”

    李察点了点头,说:“补充本位面的兵员是必经之路,不可能靠我们这几个人打天下的。”

    流砂看着其中一页,说:“三个受封骑士和九个战士……为什么我没有看到那个牧师?”

    李察一怔,说:“那是勇气之神内安的牧师,是有信仰的。怎么可能把他收伏过来?”

    流砂微笑,说:“二十五六,还只是一个三级牧师,可见他的信仰有多虔诚。他才是最好收伏的对象。一个有信仰的人,一旦让他背弃信仰,就根本没有回头的路了。到时候在勇气之神信徒的必杀名单上,他还会排在我们之前。”

    “可是要怎么做?一个牧师如果失去了神眷,不就没办法升级了?”李察皱眉说。

    流砂说:“那是第二步的事了,不过这件事你不用担心,可以交给我。永恒与时光之龙的信仰是远高于这些次级位面的神明的。”

    李察点了点头,问:“那接下来怎么做?”

    “先把你那天对付两个老兵的那套东西,在那个牧师身上用一遍。”

    PS:今天临时有事,所以这一章来得有点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