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三 堕落 下(加更)

章二十三 堕落 下(加更)

    片刻之后,基地审讯室又传出杀猪一样的惨叫。牧师马文的声音极度高亢嘹亮,从惨叫声中也能显露出歌颂神的浓厚功底。可惜他的神眷却是不怎么高,如此年纪,也只是一个三级牧师而已。

    马文先是高声诅咒李察,然后奋勇表达对神的虔诚,再后来是求饶,接着是单纯的惨叫,最后安静了下去,整个过程还不到三分钟。

    按李察的说法,五分钟一套的手法那是对付身体强健的老兵们用的,用在牧师身上,恐怕真能要了他的老命。而且显然牧师没有老兵那么坚定的意志,所以就算流砂可以治好他身上的伤,最后也有可能神志崩溃。

    三分钟的缩水版看来效果恰到好处,当李察把马文放下来时,他还能够立刻躲到角落里,怀抱着自己,带着哭音连声说:“你们想要知道什么,我已经全都说了!真的没有更多了,连神殿的事我也都说了啊!”

    说到最后,他居然抱着膝盖痛哭起来。

    “安静。”流砂淡淡地说。

    马文立刻收住哭声。在他心中,动手的李察还没有一直不停地刷着微伤治疗的流砂可怕。就是这个美丽且冷硬得有如石头的少女,让他想要熟练地昏过去都没有办法。

    “站直。”

    马文立刻从地上弹起,后背牢牢贴在墙壁上,不能够更加笔直了。

    “我刚才用了几个微伤治疗?”

    “8个!”马文不假思索地回答。回答完他才想明白8个微伤治疗的意义,不由自主地又颤抖起来。

    李察摇了摇头,明显现在流砂比他更加能够控制得住场面,于是默默地到一边清洗工具去了。可是他转身,就听到身后流砂在叫:“李察,给他再来一遍。”

    “不,不要!”马文嚎叫起来,扑向流砂,看样子是想要抱着她的大腿哭求:“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肯做!千万别再来一遍了。”

    流砂往后小退一步,恰好让开了马文的一抱,然后俯身弯腰,把右手食指竖在嘴边,对他作了个噤声的手势。

    于是马文的嚎叫嘎然而止,保持着双手虚抱的姿势,僵在了那里,有如雕像。两个人的脸,此时相距不过二十厘米。

    流砂的眉毛扬了扬,马文就缓缓地点了点头,虽然他肯定没明白流砂的意思。

    流砂再向墙壁指了指,马文立刻退回原处,贴墙站好。

    “你什么都肯干?”流砂问。

    “是!”马文极为坚决。

    “那投降吧!”

    “好!”顺口答应了,马文才感觉到有些发晕。

    投降?怎么投降呢?他是勇气之神的牧师,现在才三级。如果背叛勇气之神的话,他的牧师等级就会降低,甚至可能连神术都用不出来。没有神术的牧师还有什么用?

    马文随即又想深一层,这些异位面来的入侵者,一向是本位面所有神明的天然敌人,至少是勇气之神的敌人。哪怕他现在改换信仰也来不及了,异位面如果有神的话,神力也难以跨越无数位面渗透到本位面来。那时他再努力多少年,才能重新回到三级牧师?

    不过马文的脸上却没有丝毫异样,一级还是三级牧师其实没有丝毫区别,都是废物,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流砂转向李察,微笑着说:“你看,他已经投降了,很容易。”

    李察只觉眼前一黑。是很容易,非常容易,问题就是太容易了。这种口头上的承诺可信程度自然不必多说。不过流砂应该还有下文的。

    果然,流砂给了马文一张纸,让他把勇气之神的神徵画在纸上。马文脸色有异,却不敢不服从,不光画了,而且还附带上了自己祈祷时得来的一丝神力,这样才是完整的神徵。在可以不动声色地连放八个治疗微伤的牧师面前,他丝毫不敢玩任何花样。

    流砂又递给他一张纸,吩咐:“照着念吧!”

    看到纸上短短的几行字,马文的手就在颤抖,脸色终于变得惨白。他抬起头看看流砂,再看看李察,这一次李察那一把带血的精细工具终于起了作用。马文低下头,脸色惨淡,用颤抖的声音一字一句地念了起来。那是用神语书写的一段话,而在各个位面中,神语都是几乎相同的。作为勇气之神的牧师,学习神语也是马文的第一个功课。

    这……这是诅咒神明最恶毒的咒言啊!

    “以我灵魂之力,在此誓言……必将摒弃你所谓的荣光,并将它弃于污秽之地……”马文越念越是颤抖,而就在念颂出最后一句“….以此证言!”后,他骤然一阵虚弱,脸色转为不正常的潮红,全身上下的神力全都燃烧起来,那烧灼的痛苦虽然不如李察的刑罚,可也相去无几!

    马文还好只是一个三级牧师,如果是十级左右,那么燃烧的神力就会直接把他烧死。以原本神仆的身份,对所侍奉的神明下了最恶毒的诅咒,必然会引起神的关注和注视。可以说这一刻,马文承受到的神的注视比原本一生中能够得到的总和都要多。

    这时流砂打开手中的时光之书,一束光芒从书页中射出,在马文面前勾勒出一抹流动的金色时之砂。时砂上散发出淡而威严的气息,那是高高在上的神意。

    “放开意识,以你的全部灵魂来承接新的神恩,你所见的,就是你将永生膜拜的。”流砂的声音威严肃穆,被神力燃烧着的马文再也忍受不住,跪了下去,向着那抹流动时砂大声祈祷着。他的祈祷声刚刚出口,时砂就化作一缕金光,冲入马文的身体,然后化作缕缕凉意,压住了体内沸腾之火。

    马文身上忽然涌出一层淡金色的光芒,他骇然看着自己的双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就在这短短一瞬,马文原本的牧师等级已经降到了零,而在新的神力填补了勇气之神神力撤走留下的空白后,马文的牧师等级竟然开始飞速攀升,一直到六级才缓缓停下!

    但是马文身上燃烧着的金色光焰带着些许苍白,还可以嗅到隐隐腐朽的味道,和流砂神力的苍凉而庄严截然不同。

    马文把双手放在眼前,仔细看着,慢慢身体都开始颤抖。他抬起头,好不容易才从喉咙中挤出一句话:“我……堕落了?”

    流砂已经合上了时光之书,淡淡地说:“恭喜你,你现在已经是六级的堕落神术师了。现在好好体会你强大的力量吧。”

    当一个牧师开始诅咒他原本信仰的神明后,就会得到神罚,最常见的就是神力燃烧。如果他能够闯过这一关而不死,那么就有可能为敌对的神明所接受。比如说许多邪神都十分欢迎善神堕落的牧师,当然相反的情况也时有发生。但是这种牧师虽然能够从新的信仰那里得到神力,但是灵魂中旧神的印记已不可抹除,从而变成一名堕落神术师。他们最有力的战场并不在传播信仰上,而是在于清除异教徒。

    马文的双眼直勾勾地盯着流砂手中的时光之书,走上一步,想要伸手去触摸它。可是他的刚刚接近时光之书,流砂眼瞳中光芒一闪而逝,马文的指尖立刻燃起一点苍金色的火焰,痛得马文惨叫起来,转眼间就大汗淋漓。

    “神力燃烧?!”李察也大吃一惊。

    流砂点了点头,说:“他现在一身堕落神力都在我控制之下。三级的神力燃烧最多让他体质变弱,可现在他是六级牧师了,背叛我的话,神力燃烧可以立刻要了他的命。这只是小小的惩罚。现在惩罚力度已经足够,可以结束了。”

    果然,随着流砂的话,马文指尖上燃烧的火焰忽然熄灭了。他手指上半点伤痕都没有留下,可是方才那直接烧灼灵魂的痛苦已让马文深深记住。

    “回到俘虏那里去,去听着他们都在说什么。”流砂吩咐,马文立刻跟着一名步战骑士离去。

    等马文走后,李察忍不住问:“他怎么沟通到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力的?这个位面我几乎感觉不到永恒之龙的力量。”

    流砂扬了扬手中的时光之书,说:“这本时光之书可以让我直接沟通到永恒与时光之龙,无论身处哪个位面。”

    但李察还是觉得,如此干脆利落地收伏马文虽然有时光之书的力量,然而更多的作用却还在于流砂本身。

    夜已经深了,于是李察把流砂轰去睡觉,自己则回到房间冥想,以恢复失去的魔力。

    PS:好吧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