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四 准备

    接下来的三天都是在忙碌中度过。精灵诗人、刚德和水花轮流在外警戒,防止男爵的军队突袭。食人魔法师则日以继夜地抄写着通晓语言的卷轴,或者是直接施放在某个人身上。食人魔从来都缺乏耐心,美食家的兼职也没能给提拉米苏增加哪怕是一勺的耐心。所以枯燥的工作简直把它折磨得要发疯。可是它是个聪明的食人魔,知道什么事情最重要,不会为自己的喜好而影响了真正的大事。这些通晓语言的卷轴可以让所有的人,包括那七名步战骑士,在三天内初步学会本位面的通用语,虽然还会生涩,但这是在本位面站稳脚跟的第一步。它们的回归之途已被断绝,作为入侵者,一旦失败,那么死亡就是最好的结局。

    提拉米苏不喜欢干活,可是和死亡相比,能够干活就是件幸福的事了。至于枯燥,聪明的食人魔用美食弥补了自己。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抄写卷轴,睡觉和吃东西。食人魔法师和牧师最独到的天赋就在于不用冥想,睡觉就是它们最好的恢复法力办法,效率比大多数人类法师冥想的效果还要好。

    三分熟则是另一种忙碌。他承担了尽可能多的需要力气的活,并且有空就会打制和修补钢甲与武器。在这方面食人魔再次让他的人类战友们大吃一惊,他手艺之精湛堪比最熟练的矮人工匠。

    工作虽然同样枯燥,但三分熟把这视为锻炼力量的一种手段。力量是食人魔最重要,也是最引以为傲的天赋属性,更强大的力量不仅意味着攻击力的直接提升,还意味着更强大的防御,因为可以披上更加厚重的钢甲了。而且随着力量的进步,也会让食人魔的等级随之提升。食人魔也有斗气,但并不象人类骑士那样依赖斗气。他们强大的力量总会把战斗变得很简单。三分熟已经感觉到自己距离十一级不远了,特别是这场战斗又让他前进了一大步。等他真正到了十一级,就可以把重锤从一百公斤换成一百二十公斤的。到了那时,哪怕是力量型的受封骑士也会被他一锤砸飞,而敏泰爵士或许能挡几下,但也绝不会愿意和三分熟硬拼力量,那是自取灭亡。

    大家都以各自的方式在忙碌着,水花在研究着自己的长刀和新衣服。她执着地喜欢偏白色的衣裤,却又不喜欢受束缚的感觉,于是自己把裤角撕开,变成类似于裙裤的装束,这才觉得舒适。而不管什么时候,她总是赤足的,而那双雪白的脚很少会变脏。永眠指引者是水花另一个研究的东西,这把灰暗的长刀握在她的手里,总有一种让人心悸的感觉。

    而奥拉尔则不断试图接近水花,并且得到她的心。

    精灵吟游诗人每天都会为她创新一个新的诗篇,并且献给这个从来没有笑过的少女。很少看到他练习什么,或许喋喋不休就是吟游诗人的晋级方式,不然实在难以解释他现在那已晋升到9级的吟游诗人等级是从哪来的。

    在两个美丽少女之间,奥拉尔经过短暂的试探,就本能地远离流砂,选择了水花。他对这个充满了野性的少女简直就是着迷了,而且对于他的恭维、试探甚至是隐晦的求爱,水花都没有明确地拒绝,甚至有时候似乎还有些鼓励。

    对于水花自选的衣服式样,奥拉尔从不吝惜地大加赞叹,对于长刀永眠指引者则是发出震惊的哀叹。以上都还可以理解,于如此充满野性的绝色少女,无论什么样的衣服穿上去都是不错的。

    至于衣服的具体式样,只要符合轻薄短小露的标准,那就肯定不会错了。

    而永眠指引者只要不是瞎子,通过这几天的战斗都可以看出它的绝伦威力。此刀在手,就连本身实力要更强一筹的刚德都不愿意招惹少女。

    但是精灵诗人并不是对水花每个举动都很认同,或者说,是有难以理解的地方。比如说在他看来,永眠指引者绝对是罕见的附魔兵器,把它用好比什么都重要。可是水花却用了许多宝贵的时间在摆弄着一把简陋粗糙的钢凿,有时候甚至还会特意地打磨几下。

    但是她的打磨并不是把多棱钢锥弄得锋利,而是恰恰相反,是把它弄得更加粗糙。据她自己说,这样可以增加威力。奥拉尔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会增加威力,可是看到刚德一脸了然的样子,他就无由的愤怒。

    这个野蛮人,居然在不懂装懂!优雅、渊博、富有艺术气息的精灵诗人愤愤地想。

    如果说基地中让奥拉尔觉得碍眼的风景,刚德绝对算是一个。这个野蛮人在少女身边的时间相当的多,而少女也不介意他在旁边,甚至练刀都不避忌着刚德。而另一点让奥拉尔不满的是,刚德看他的眼神总是显得很诡异,而且目光经常会在他的屁股周围转来转去。

    这种目光让精灵诗人警惕着野蛮人性趣爱好的同时,又勾起了他一些不那么美好的回忆。

    而刚德,每每看到水花在摆弄她那枚多棱钢椎时,也总是觉得下半段脊椎有些发冷。他忽然觉得,自己应该抽点时间打磨一下自己的大斧,把它磨得锋利些。那把大斧有些过于粗糙了,都和多棱钢椎差不多了。他还期待着什么时候精灵诗人会忍不住去摸一把水花的屁股,那样的话,肯定会有一个非常精彩的结局的。

    这种情况在死亡训练营发生过不止一次,每次都会是训练营很长一段时间的谈资。

    死亡训练营的生活其实非常枯燥乏味,所以所有的人都向往着能够早点离开那个鬼地方。能够看到一个无知的家伙身心遭受重创,绝对是件赏心悦目的乐事。这类事情多了,倒霉鬼们做过些什么也就被区分出来。那些勉强能走路,但不敢坐下,只能卧睡的,就是啥都没摸到的。而真的摸到点啥的,都会变成死人。

    李察则是抽出大量时间完善着流砂的构装。在接下来的三天中,李察没有再犯任何错误,直到魔力增幅顺利完成。就象流砂说的,看多了,也就不再惊艳了。

    最终完成的构装,对魔力增幅在21%,已经达到李察预想的上限,在现有情况下不能要求更多了。据流砂自己估计,这个构装为她带来了额外的一个强效治疗,三个治疗术和七个微伤治疗。这等于一个步战骑士的一整条命。

    流砂能力的提升,也直接提升了这个队伍的战斗力。李察现在对于对付佛萨男爵已经很有信心。但佛萨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公国边缘地区的小领主而已。

    三天时间,在充分的休息,足够的食物,以及流砂神术的作用下,所有人的伤势都已经痊愈,恢复了巅峰的战斗力。而且有三分熟意外的手艺,战士们的盔甲都翻整一新。

    是时候做点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