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二十八 突袭 下

章二十八 突袭 下

    几名巡逻兵高举着火把向大门冲来,正好看到一伙武装匪徒涌进了庄园。在火把的照耀下,最前面的一个巡逻兵看清了匪徒的脸。他忽然从里面分辨出几张熟悉的面孔,吃惊地叫了起来:“皮尔!是你?啊,那不是约芒叔叔吗,怎么会是你们?你们不是跟着高约大人征讨异位面恶魔去了吗?”

    被叫破身份的皮尔和约芒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其余三个俘虏也停了下来,双方一时对峙,而巡逻兵们显然还没有弄清楚状况。在几名俘虏身后,刚德露出残忍的笑容,握紧了手中的巨斧。几名步战骑士则向两翼移动,成包抄之势,白衣的少女静静站在刚德身后的阴影里,气息收敛。

    就在这微妙时刻,伫立在哨塔里俯视全局的李察冷冷地发出指令:“约芒!杀了他们!”

    李察的声音一入耳,名叫约芒的中年战士如同听到了恶魔的耳语,下意识挥手就是一刀!

    对面的年轻人愕然,然后低头,看着胸前突然出现的伤口,一脸的难以置信。这道伤口即深且长,几乎露出了里面的内脏,可见约芒已经用了全力。而且一刀直奔要害,又快得让那年轻人完全来不及反应,断骨破体的一刀,却没震得他身体晃动,可见精湛狠辣。

    约芒这一刀显现出了老兵的功底。

    一刀落下,约芒自己也是愣了一下,但是立刻反应过来,又上前一步,狠狠一刀刺进年轻巡逻兵的腹内!

    “杀!杀光他们!”这次吼叫的不是李察,而是约芒!

    他每吼一声,就会砍倒一名巡逻兵。其他俘虏们如梦初醒,也纷纷扑上,以少杀多,刀光闪烁间,转眼就把七八名巡逻兵全部砍倒在地。这批被俘的战士不论年纪大小,都是杀过人见过血的老兵,这一发狠厮杀,对面的民兵又哪里会是对手?

    既已开了头,这几名俘虏索性放开了手脚,举盾持刀,又迎上了一股奔来支援的巡逻兵。血光迸射间,那一小队巡逻兵又全数被砍倒,连一个活口都没留下。偶有重伤没死的,也会立刻被动刀的或者旁边的人补上几刀。一旦没了退路,这几名老兵的狠辣让刚德也耸了耸肩。

    李察本已备好了一个火球术,现在却已用不着了。他给自己加持了羽落术,从哨塔中一跃而出,有如一片飞羽翩翩而下。这时不远处的主楼和侧楼都已响起嘈杂的人声,大队民兵成群涌出,他们虽然衣甲凌乱,甚至有的还没有拿武器,但人数上的优势却是实在太大。

    五名俘虏紧紧地靠站在一起,急剧地喘着粗气,他们每个人身上都多少带了点伤,但是反而激发了凶性,双眼血红地盯着对面那些旧日同僚,牢牢握住手中的钢刀。

    这时流砂自黑暗中走出,治疗微伤已落在两个伤口较深的俘虏身上。这些降兵都很是意外,却是士气大振!

    李察已从空中飘落,以魔法力量扩大了自己的声音,高声喝道:“敢于抵抗的,全部就地格杀!”

    李察的声音笼罩了整个庄园,冲来的巡逻兵猛然受惊,不由自主地慢下脚步,然而被后面的人一推,就又冲了上来。这次他们的喊杀声格外凶狠,仿佛是为了给自己壮胆。

    李察越众而出,高高举起右手,然后往前一挥!

    夜空中忽然响起一声尖啸,一支利箭破空而来,把冲在最前方的一名巡逻兵钉死在地上!而当李察的右手压下时,又是四头凶暴野猪在前方出现,这些庞大强悍的身影出现瞬间,流砂的祝福术一丝不落地倾泻在它们身上。四头奔腾的凶兽瞬间就将巡逻兵的队伍冲得乱七八糟,一个倒霉的家伙被野猪獠牙刺穿了腰,高高顶起在空中,凄厉的叫声穿透了夜空!

    刚德兴奋得满脸红光,越众而出,刚咆哮一声“我的大斧早已……”,耳边就传来呼的一声,随后是炽热的能量袭来,一颗燃烧的火球已越过他,在巡逻兵中间炸开!火浪四溢,威力边缘距离刚德只有数米之遥!刚才如果刚德动作快了一点,真的跃入巡逻兵中央,那么也将承受一遍火浪的洗礼。

    刚德很清楚自己头儿的恐怖,普普通通的火球术到了李察手里就是变态的快,当第一颗火球炸开时,第二颗火球肯定已经出手。不由得速度后退,比前冲的势头还快。

    果然,前颗火球术引发的火浪还在扩散,另一颗火球又从刚德身边飞过,在残余的巡逻兵中间炸开。两颗火球术的打击范围都笼罩了正在人群中左冲右突的凶暴野猪。第一颗火球爆裂时,受到重创凶暴野猪有两头脱离了控制,开始转头并仇恨地盯上了召唤者李察。可是第二道火浪随即滚过,将四头凶暴野猪和周围的二十多名巡逻兵全部送入地狱。

    庄园一时寂静。

    前后不过十几秒的时间,三个魔法过后,第一批冲上的巡逻兵就被清场。看着狼藉而空旷的广场,不光是巡逻兵被震慑,就连李察一方的许多人也都暗暗心惊。

    刚德眼角大跳了几下,如果刚才没听李察的命令,真的按照自己想法一个大跳跃入人丛,恐怕大斧还没开张,自己先就被李察的两颗火球术轰倒了。任何一个十级的战士,都不会愿意硬挨魔法师两个火球术的,何况两颗火球前后间隔也就一秒多,这让十级战职者连重新凝聚斗气都没有可能。高约爵士穿着精良重甲,又是十二级斗气,也照样被李察五颗火球放倒。当初如果不是为了‘照顾’高约的手下,而是将所有火球威力中心直指高约本人的话,那么四颗火球就足以放倒爵士了。

    第二批刚刚集结起来的巡逻兵忽然炸起一片惊呼,他们纷纷掉头,竟逃入了主楼!他们似乎忘了,如果李察再来两发火球把主楼点燃,那时大火就足以把他们所有人送入地狱。

    庄园中还有近百名民兵,只是他们的战斗意志都已被李察的三记魔法彻底轰散。李察再次高举右手,向主楼一指,喝道:“留下女人和小孩,杀光任何敢于抵抗的男人!!”

    李察话音未落,刚德已如旋风般扑出,他雷鸣般的吼声在夜空中回荡着:“早就等着这句话了!爬虫们,看看我这把粗糙的大斧!它早已饥渴难耐了!”

    扑的一声,刚德的巨斧划过一个落在人群最后的巡逻兵腰间,几乎将他一分为二。然后刚德就撞入主楼,在无数惊呼与惨叫声中,刚德的咆哮不断响起:

    “我的大斧早已饥渴……”

    “大斧早已饥渴……”

    “饥渴!”

    “大斧!”

    “斧!”

    “斧!!”

    显然刚德杀得太快,口号已经跟不上杀人的速度。

    俘虏、步战骑士、迅猛兽,甚至水花和流砂都冲入主楼,食人魔的庞大身影则分别堵住了侧楼的前后门。但是仍有几个人影趁乱逃出,想要翻越庄园围墙逃跑。但是他们怎么逃得过孤身站在广场上的李察的视线?李察只是简单地伸手向那几个身影一指,恍若死亡之神的谕令,黑暗中响起连绵不绝的弓弦声,几支利箭瞬间穿过他们的身体,也带走了他们的生命。

    不过是短短几分钟,主楼中的杀戮声音就明显减弱,刚德震耳欲聋的口号也变得越来越完整。

    一个幸运的巡逻兵从主楼后门逃出,他聪明地跳上了后边马厩里的一匹战马,然后纵马狂奔起来,贴着围墙疾驰,想要借疏落树木的掩护,跑向现在已经没有敌人的庄园大门。

    精灵奥拉尔悄然出现在李察身边,长弓早已拉满,箭尖上也燃起淡淡的追踪魔法火焰。而在奥拉尔的心里,已经预见到这一箭将会准确穿过马上骑士的心脏。就在奥拉尔将要松弦时,李察忽然按住了他的手。

    奥拉尔有些惊讶,说:“主人,他肯定会去骑士营报信!”

    “让他去。”李察淡淡的说。

    就这么耽误了一下,那名巡逻兵已经策马出了庄园,消失在夜色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