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三 求援

    “那些异位面的入侵者都是魔鬼!就算他们不是真的魔鬼,也会被当成魔鬼来处理。和他们牵扯上关系,不管是什么理由,都会被视为魔鬼的同伴,绑到勇气之神的神殿烧死!你……你怎么会干出这种事来!”科卡特爵士咆哮的时候,却刻意压低了声音,生怕被人听见。

    在爵士对面,马文正舒适地靠在沙发里,品味着浓郁的红茶。等科卡特爵士的怒火稍稍平息,他才悠然地说:“父亲,现在的情况是,我已经成为魔鬼的同伴,您可以看看这个。”

    说着,马文伸出右手,手上忽然跳跃起一丛淡淡的暗红色火焰,深得好像凝固了几个世纪的血。火焰一闪而逝,而马文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喘息也粗重了些。暗焰虽然持续的时间很短,却消耗了他大半神力。

    科卡特爵士忽然吸了口冷气,骇然说:“暗影火焰!你,你成了堕落神术师?”

    “我现在只有六级,所以只能称为堕落牧师,还没有资格称为神术师。”马文从容地纠正着爵士的错误。

    “你新信仰的是哪一个神?”爵士盯着马文,紧张地问。

    “永恒与时光之龙。”马文说,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它不是我们这个位面的神。”

    科卡勒脸色阴晴不定,缓缓地说:“能够跨位面传送神力,不管怎样,这个永恒与时光之龙都是一个堪称伟大的强力神明。”

    马文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微笑着说:“我亲爱的父亲,现在你应该相信我已经和魔鬼捆绑在一起,再也无法分开。而您,作为一个堕落牧师的父亲,一旦被发现,也会被送上火刑架的。所以与其愤怒,倒不如帮我想想办法。这些异位面来的入侵者显然不象神殿牧师们说的那样弱小。他们很年轻,大多还不到二十岁,但是战力却是惊人强悍。您能够想象得到,十几个十级左右的入侵者,在没有什么强力装备的情况下,却在正面交战的情况下,让敏泰、胡伯率领的军队全军覆没?那可是男爵半数的精锐!”

    爵士重重地哼了一声,没有说什么。马文是他的儿子,自然不会说谎。显然,这些入侵者在原本的位面身份必然不简单,他们身后多半矗立着某些非常恐怖的势力。

    科卡特在会客厅内来回走了足有数十圈,才下定决心,说:“恶狼公爵比列,或许能够为你们解决落脚点的问题。比列公爵家族崇拜的是家族祖先,和勇气之神神殿经常发生冲突。我给你写一封介绍信,你拿着他去找方丹男爵,他是公爵的表弟,可以替你们引见公爵。不过……”

    爵士停顿了一下,关切地看看马文,才说:“不过恶狼公爵出名的残忍暴虐,你们和他打交道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他一个心情不好,就有可能直接把你们撕碎!另外,这是你要的佛萨男爵城堡地图,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离开的时候小心些,不要让人认出是你。”

    马文接过一卷厚厚的羊皮纸,又仔细收好介绍信,才向爵士深深鞠躬,说:“父亲,我有预感,您不会为了今天的决定后悔的。”

    科卡特哼了一声,不置可否。就算是六级堕落牧师,以马文的年纪来说也算不上什么成就。而预知、预言一类的神术,至少要十二级以上的牧师才能施放,并且要神恩足够浓厚的牧师才行。马文的预感,显然是胡说。

    而同一时刻,在佛萨男爵的书房,一只比科卡特爵士藏品更加昂贵的花瓶飞到墙上,砰的一声变成无数碎片。地板上已经有了许多破片,男爵显然心情极度不佳。砸完花瓶后,男爵喘着粗气,又重重在桌上砸了一拳。

    风暴一开始,就缩进书房角落里的仆人这时才敢开口:“大人,神殿的埃辛神官已经等了您半个小时了。”

    佛萨重重哼了一声,整理一下凌乱的头发,这才跟着仆人慢慢走向会客厅。埃辛是勇气之神的神官,等级已达十二级,也是他领地上神殿的主持者。论世俗的地位和权势,埃辛并不比他这个偏远地区的男爵差多少。连续两次战败,让男爵实力大损,特别是高端战力折损过半。现在,埃辛手下那支三十人编制的神殿骑士就成为领地内一支举足轻重的力量。

    佛萨男爵身材精瘦,头发早已大半花白。长期过度活跃的夜生活给他留下苍白的脸色和深深的眼袋。一进会客厅,男爵就对正休闲欣赏着墙上一幅春日女神油画的埃辛神官说:“尊敬的埃辛阁下,如果您找我是想说有关异位面魔鬼的事情,那我想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

    埃辛微微一笑,丝毫不把男爵的冷淡放在心上,而是说:“男爵阁下,我这次过来正是要讨论异位面魔鬼的事情。您知道神谕……”

    “别跟我提神谕!”佛萨愤怒地提高了嗓音,说:“神谕究竟是什么内容,就只有你知道!如果那些入侵者实力真的只是‘微不足道’,数量不超过20人,那么我前后派出的三个爵士,几百精锐的战士怎么会全军覆没?”

    埃辛脸色一正,说:“神谕是不会错的,我身为侍奉勇气之神的神官,更不可能在神谕的事情上说谎。眼前的战局只有惟一一种解释,那就是……恕我直言,男爵大人,您真该好好训练一下军队了。”

    佛萨哼了一声,脸色极为难看,却没有说话。埃辛是在指责他的手下太过无能,而男爵自己得到战报,思前想后其实得出的也是这个结论。但现在他束手无措,余下的两名爵士都不以武力见长,而是依靠血缘和裙带关系上位的,更不可能派出去。

    “佛萨大人,现在您的处境并不是很好,我给您的建议是尽快向加列昂伯爵求援。如果您现在派出信使的话,三天内就能抵达伯爵的城堡,我们还来得及抓住入侵者。您损失的不过是一些金钱和名誉,这比再发生一次约凡镇的事件要好得多了。”

    男爵冷冷地说:“就算伯爵阁下能够应我所请,他的军队至少需要十天才能到达。这段时间,神殿又准备做些什么呢?”

    “我已经派出信使,向公国的大神殿求援了。”埃辛的回答让佛萨愣了一下。向大神殿求援意味着埃辛承认自己没有能力处理辖区内发生的事件,今后无论是升迁还是获得更多神恩,都会变得非常困难。

    虽然觉得埃辛的决定有些古怪,但毕竟还是让男爵的感受稍稍好过了一些。他叫来贴身仆人,当场写下一封信,吩咐务必在三天之内把信送到伯爵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