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四 约定 上

章三十四 约定 上

    夜幕降临,湖畔的营地也变得寂静。一天下来,无论是战士还是俘虏们都筋疲力尽,早早进入了梦乡。只有饱食后的迅猛兽重又变得精神奕奕,担当起巡逻守夜的重任。

    等魔力重新补满,李察就结束了今天的冥想,走出自己的帐蓬,向湖边信步走去。湖边早已站着一个窈窕的身影,那是流砂。她似乎很少冥想,而神力却恢复得并不比李察慢。此时此刻,她静静地看着湖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挂在腰畔的时光之书不断散发出淡淡流光,与湖面蒸腾起的薄雾交织在一起,恍若梦幻。

    李察走了过去,随意地问:“在想什么?”

    “你和我。”流砂淡而略带沙哑的声音总是这么有杀伤力。

    李察一窒,咳嗽了几声,想要掩饰自己的尴尬。流砂有种异乎寻常的吸引力,如果不是如此,李察也就不会对这些充满了暧昧的对答感到尴尬了。不过在败退过几次后,李察这次却不想退让,于是顺着她的话题问:“你我之间的什么?”

    “关系。”

    李察一咬牙,继续问:“什么关系?”

    话一出口,他就觉得自己有些笨了。显然,这等于是变相的又输了一次。

    流砂转身深深向李察望了一眼,才说:“我在想,我们这个样子,还能够有多少年。”

    流砂的话中隐约有其它的意思,又似乎什么都没有。李察叹了口气,说:“应该会有很多年吧,只要我们能够活下去。”

    流砂淡淡的笑了,说:“如果你想我们活下去,就一定可以。”

    李察有些好奇地说:“你对我好象比我自己都有信心。”

    “因为你有种奇怪的能力,战场的纵深对你来说似乎是平面和透明的,而且你有母巢……”流砂有意停顿了一下,才说:“你也有我。”

    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对的,但是其中有一些特别具杀伤力。

    在夜色月光下看着流砂,李察总有些控制不住地想起她的身体。好不容易,他才把冲动的欲望控制下来,然后严肃地说:“你也看过我们周边地区的资料了。从这些资料当中,我发现这里的普通领民并不是必然的敌视我们,甚至与贵族之间也有可能合作。一心想要消灭我们的只有本位面的诸神。”

    流砂回答说:“那是当然。我们的到来本身就在破坏位面规则,也就是说,威胁了诸神得以存在的根基,它们必然会想要除掉我们。贵族们则不同,哪怕你将来统治了整个位面,他们也能够在你的秩序里找到自己的位置。”

    李察点了点头:“所以说,我们其实有很大可能性找到合作的对象。我感觉,有两个可以尝试的目标,一个是西方的恶狼公爵比列,他的信仰是先祖崇拜。另一个则是南方的奥立佛伯爵,传说他研究了近二十年的暗黑魔法,和深渊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些来自冒险者的流言说他秘密建立了血池,还经常屠杀囚犯作祭品。从这些迹象看,一定是在尝试召唤恶魔,那些恶魔可绝不是本位面的产物。他们和勇气之神绝对走不到同一个阵营去。最值得注意的是,他们的领地距离并不遥远,但是还都安稳地存在着,说明他们有实力,勇气之神神殿无法轻易毁灭。”

    “嗯。一个暴君,一个杀人狂。”流砂一针见血。

    李察点了点头:“我们现在也只能和暴君与杀人狂合作。”

    “小心他们吞了你。”

    李察笑笑,说:“那他们多半会崩掉牙齿。”

    两个人说笑了一会,李察终于觉得轻松了不少。他凝望着平滑如镜的湖水,说:“还有,我感觉到了这个位面后,似乎魔力提升的速度变慢了。”

    “这很正常,如果是我们原本的目的地低等位面,力量提升的速度会更慢。位面规则对力量限制越大,力量提升就会越慢。主位面几乎对力量没有多少限制,所以才叫做主位面。某种意义上来说,去低等位面的征讨等如是在浪费生命,或者是用时间换取资源。如果只想做个强者,当然是在主位面探险更加快些。”

    “还有,这个位面只有两个月亮,为什么我在使用精灵秘剑的时候,还能够引动弦月之力呢?”

    流砂摇了摇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位面之间的奥秘太多了,我也仅仅知道一点有记载的常识而已。”

    李察长出了一口气,说:“好,我明白了,我最近刚刚有了些新想法,在火球术上的研究有所突破……”

    “又是火球!你那个烤猪战法效果就不错啊!”流砂失笑,唇边眉梢浅浅的笑意,在月色湖光的映照下,让她看上去说不出的美丽。

    “不,还可以更进一步改进!我现在在魔法延时上的控制力可以精确到一秒了,也就是说,如果如果连射三发火球术,落点分别是三角形的三个顶点,然后通过魔法延时让它们同时爆发的话……”李察蹲了下来,不停地在湖边地上写划着。

    流砂初时还没觉得什么,深入思索一下,立刻就脸色微变。假如李察真能做到他说的那种控制精度,那么谁站在三角形中心,就不止是烤猪那么简单了。只不过流砂还没听说过大魔导师以下的法师,能够把魔法控制的精妙发挥到如此境界的。

    李察说着说着,忽然抬头向远方望了一眼,咦了一声。

    “怎么了?”流砂问。

    “没什么,我们继续。”刚刚母巢给李察传来一道讯息,说是发现了一个穴居怪群居的山谷。现在母巢已经封堵住了谷口,准备进食。穴居怪和地精一样,勉强可以划入智慧生物的群落。它们的智慧其实比地精要差些,但是个体战斗力又比地精强得多。李察浮上一缕对母巢的担心,然后又自摇了摇头。母巢看起来很能分辩自己食物的危险性。

    李察刚刚说了几句,忽然又向森林中看了一眼,站起来,皱眉说:“这么晚了,奥拉尔往森林里跑干什么?巡逻的任务我已经交给迅猛兽了。走,我们过去看看。”

    PS:晚些时候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