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五 约定 下

章三十五 约定 下

    流砂点了点头,伸手向李察和自己分别指了一下,一点神力没入两人身体,于是外散的各种气息全部收敛,只要小心点不发出声音,就是老道的侦察兵也难以发现他们。流砂又施放了一个融入自然的神术,这是偏向于森林女神及德鲁依的神术,在此效果下受术的生物可以和自然完美地融为一体,哪怕是碰到树木枝叶,发出的声音也和风吹过森林发出的自然之声音没什么不同。

    不经意间,流砂又显露了自己一点特殊。不过李察此前也没有接触过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牧师,也就并没有感觉到奇怪。

    李察和流砂与夜幕下的森林融为一体,悄悄向奥拉尔的方向潜去。因为双方存在魔法契约,精灵吟游诗人的位置根本瞒不过李察。就在几分钟前,精灵移动到森林中某个地点后就不再动了。李察先是觉得奇怪,又隐隐感觉到了可能发生的事,于是有些犹豫还要不要再靠近。不过他脚下一放慢,身后紧紧跟着的流砂就贴了上来,轻淡的呼吸吹进他的脖颈,又用手轻轻推着他的后背,催促继续向前。

    流砂可感觉不到精灵的动向。

    靠近山麓,夜里的风很大,在林间呼啸而过,就是有什么声响,也都被风声掩盖了。可是夜下林间,李察却觉得气氛似乎有些变了,说不出的暧昧。和流砂之间的碰触感觉也变得格外清晰。流砂的身体再一次在脑海中浮现,而且怎么都驱赶不走。

    精灵诗人并没有深入森林多远,所以李察和流砂也很快接近。

    顺着风声,已经送来一缕奇怪的声音,除了奥拉尔,还有其他人的声音。李察慢慢压下面前灌木茂密的枝叶,探头望去,就在十几米外,精灵吟游诗人正紧抱着一个女人,一边凶猛剧烈地撞击着她的身体,一边用歌咏般的悦耳声音在她耳边低吟着肉麻的情话。女人背靠着一棵大树,手臂环绕在精灵诗人的脖子上,双腿则绞在精灵的腰上,整个人除了靠着大树借了点力外,完全挂在精灵身上。她正处于极度兴奋的状态,叫声一声比一声高亢。精灵赶紧提醒了她一下,于是女人低下头埋进精灵的肩颈间,随后又一口咬住了精灵的肩头,从喉咙中发出呜咽的声音,如哭泣如欢悦。

    精灵显然受了刺激,动作更加猛烈,女人的身体立刻开始更为剧烈的抽动,夜色下那双白得耀眼的腿反复盘绕、绞紧!

    “该死的!”李察低低地咒骂了一声。他没想到会看见这些东西,如果平时,倒不介意多欣赏一会,可是现在流砂就在身后,怎么好意思多看?而且若是只有李察一个人,那么倒是可以很平静地看看,再加上一个流砂可就不同,至少李察开始有些控制不住身体反应了。

    要命的是,流砂这时已整个人伏到李察背上,从他肩上探头向前望去,恰好看到了疯狂的一幕。

    “是奥拉尔和那个……嗯,爵士的情妇。他们在做什么?……哦,我看懂了。”流砂略带沙哑的声音在李察耳边响着,让他对身体的控制力濒临崩溃边缘。

    精灵和女人的肉搏依然在持续,激烈程度超乎想象。看来他的体力要远比俊美外表显示的强得多。

    李察终于忍受不了视线和身体的双重煎熬,就准备站起,喝止精灵的行为。理由其实很好找,俘虏并不是可以随意动用的,至少精灵不行。

    不过流砂似乎感觉到李察的行动,伏在他背上的身体忽然重重一坠,牢牢压住了李察,轻声说:“不要动,继续看。以前没有看到过。”

    李察这次终于控制不住身体的反应,雄性象征瞬间涨至极限。他大怒,反手抓住流砂胸口,用力揉了一把。

    流砂只是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精灵和女人的身体都在剧烈颤抖,显然已经攀升至快乐的最高峰。不过他们在峰顶上停留的时间格外长,看来吟游诗人不光天赋出众,而且经受过特殊而严格的训练,才能有如此强悍的战斗力。

    在他们忘情飘摇的时候,李察却感觉到格外的辛苦。

    好不容易精灵的撞击才停了下来,女人则早已瘫软如泥,软软地挂在精灵身上。他们简单整理了一下衣服,就匆匆离去。一路上,还可以听到吟游诗人隐约的情话和诗歌般音韵的承诺。只不过那些承诺能够有几句兑现,却没人知道。

    李察和流砂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一动不动。精灵吟游诗人的狂欢已经结束,感知肯定恢复到平时的水准。他可是个不错的侦察人员,一旦发现李察和流砂,那时就尴尬了。李察开始时没有站出来喝止,现在就更不能让他看到了。

    等到奥拉尔走远,森林中重新平静下来时,李察忽然抓住流砂,一下把她按在地上,然后揪住她的神袍领口用力往下一拉,整件神袍一直褪到腰际,让她大半个上身彻底裸露出来。那两点琥珀色略显透明的乳尖,再次刺激得李察血脉沸腾。

    看着咬牙切齿的李察,流砂伸手,轻轻捏着李察的手臂,淡淡的说:“吃掉我,可就没有可能再吐出去了,你要想清楚。”

    “什么意思?难道永恒龙殿的神职人员必须保持纯洁吗?”李察问,那只略带凉意的小手在他正贲发用力的手臂上轻一下重一下地捏着,血脉更加汹涌地喧嚣着在全身奔腾。

    “不,永恒龙殿没有这项要求。不过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吃掉我会是件很麻烦的事,比你预想中的还要麻烦。同时,我也是一个很麻烦的人,如果你把我当成女人看的话。但如果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可以依靠的牧师伙伴,那绝对不会失望,也不会有麻烦,相反,我会帮你解决很多麻烦。”流砂这次的话倒是罕见的多。

    李察的回应则是彻底掀开流砂神袍的下摆,让她两条腿裸露出来,占据了最终攻击的位置。然后才说:“你这是在挑衅!我可不是一个会怕麻烦的人,而且为了证明这一点,似乎吃掉你是惟一的选择了。还不知道能不能回到诺兰德呢,所以今后的麻烦没有考虑的必要!”

    流砂淡淡地说:“反正明天可能要死了,就在死之前疯狂一下,是这样的吗?有些不象男人了吧!”

    流砂的话有如一盆冰水当头浇下,让李察已经做好准备,时刻可以攻入流砂要害的凶器再也难以出击。

    李察索性保持着这个最暧昧的姿势思索着,整整一分钟,他忽然想明白了,说:“我会活下去,会把你们都带回诺兰德!不过,在回归的前一夜,我会……吃掉你!”

    流砂淡淡的笑,淡淡的说:“好,那时我会反抗的。”

    这一句话让李察一颤,差点忍不住直接洞穿她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