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三十六 报复 上

章三十六 报复 上

    和流砂走出森林的时候,李察已经重新充满了斗志,再也不觉得这一位面的主色调总是存在挥之不去的灰霾了。然而他仔细想想,却又觉得和流砂之间的关系充满了偶然和意外。

    回归诺兰德以及前夜,即是李察做出的承诺,也是和流砂的约定。

    可是,怎么就会走到了这一步?

    一路上李察一直在想,却一直没有得到明白的结果,似乎连他的智慧天赋也不足解答这个问题,以至于母巢传递回来的讯息都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已攻克穴居怪山谷,食物逃跑三分之二。”这是十分钟前的消息。

    “第三批迅猛兽将继续跟随我行动,以提高捕食效率。”五分钟前的消息。

    “发现白背魔熊熊巢。”一分钟前的消息。

    李察没有注意到,母巢觅食的效率似乎大幅提高,而且只有在遇到大批有些难以对付的目标时才会向李察通报一下消息。或许正如母巢所说,这片山区没有它的天敌。

    回到自己的营帐后,李察终于把半上不下的**扑熄。不过这种感觉可是十分难受,弄得他睡意全无,索性继续研究地图。经过这晚的小小波折,李察忽然间感觉到思路开阔了许多,他的目光开始在地图上一系列的小镇上来回移动。

    时间静悄悄地流走,虽然李察和流砂都表现得若无其事,但奥拉尔似乎还是觉察到了点什么,后面几天再也没有和高约的情妇纠缠过,不过偶尔他还是利用自己当值的机会,多分给她一些食物,李察就只当没有看见。

    第三天中午,马文回到了湖畔营地,佛萨男爵城堡的结构图是份让李察意外的收获。这位堕落神术师即使是一个糟糕的牧师,此时看来也并非一无是处,显然在阴谋和沟通谈判方面倒是一把好手。李察思索片刻,就决定让他带上科卡特爵士的介绍信,前往方丹男爵处,试探一下能否和恶狼公爵取得联系,并且能够谋求进一步的接触。

    第四天时,刚德带回来了一个李察一直等待的消息。佛萨男爵不仅拒绝为高约爵士的家人支付赎金,还把李察派去送信的一名降兵当众绞死。尸体高高吊在约凡镇的入口,旁边还立起一块醒目的公告牌,上面用腥红的血色写着警告:绞刑架上的人,就是一切敢于和异位面魔鬼勾结的人的下场。

    这个消息转眼间就在临时营地中传开,被囚禁起来的女人孩子们立刻哭声一片,几名步战骑士连声喝骂,才算让她们安静下来。降兵们都是脸有异色,却意外地大多沉默寡言,很少人交头接耳,他们的那片宿区里弥漫着一股绝望的压抑气氛。他们本来就不是什么勇敢无畏的人,要不然也不会阵前投敌。而现在更是连一点退路都没有了,这时再想到男爵以及加列昂伯爵的恐怖势力,他们自然都是面无人色。

    “头儿,现在怎么办?”刚德随意地问着,毫不介意自己的音量足可以传遍整个营地。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李察哈哈一笑,说:“当然是给佛萨一个让他痛得受不了的教训!顺便再给我们这些尊贵而美丽的女士们找些伴!”

    李察随即分配了任务,只留下两名步战骑士和十名降兵看守人质俘虏,其余人全部带上,离开了营地。第一个目的地就是约凡镇,带路的还是最熟悉地形的老兵约芒。行进的时候,队伍出奇的沉默,几乎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李察身上不同寻常的决心和杀气。

    可是了解李察的人却都知道,他肯定不是因为那个降兵的死而愤怒,因为派那个降兵去送信时李察就已经预见了这个可能的结果。那么他的变化又是由何而起?

    这几乎是个无解的问题。

    跟随队伍前进的,还有足足九只迅猛兽。看着这些狰狞的魔兽在身边沉默行进,就是刚德都有些不自然地崩紧了肌肉。最若无其事的就是流砂和水花。流砂知道母巢的来历,而水花则从这些猛兽身上感觉不到敌意。

    夜里九点,是偏远小镇大多数居民进入梦乡的时间。约凡镇上的酒馆饭店还很热闹,不过大多数民房已经熄了灯。就是一些没有早睡习惯的人家,这些日子也早早关门熄灯。

    现在约凡镇上驻扎了男爵近百名战士。这些精力过剩的战士对付异位面魔鬼虽然无能,但欺负领民却是格外精通。而现在约凡镇的主人高约爵士不光失踪,连带着家人都被劫走。所以实际上约凡镇已没有了领主,成了块谁都能来咬上一口的肥肉。

    位面贵族体制的核心,就是领民需向领主尽义务,而领主亦有保护领民的责任。

    当厮杀和惨叫再次响成一片时,约凡镇中不止一个人想起了李察的那句话:“当我再回来的时候,别让我失望就好。”音犹在耳,却没有人想到李察会回来得这样快。不过和他第一次到来的时候不同,这次有些人对此感到一阵轻松,如果不是觉得太说不过去,或许还有人会感到愉快,至少看到那些士兵大爷们得到了一个狠狠的教训。

    近百名战士从数量上说依然对李察这方构成一些威胁,虽然他们只是些普通战士,连一个受封骑士都没有,队长也才不过六级,但是兵种还是比较齐全的,弓箭手加上步兵,如果能够好好发挥镇上防御设施的作用,多少会给入侵者造成点麻烦。然而事实上就连这点小小障碍都不存在,他们并没有认真布防,超过半数都在镇上的酒吧饭馆里滥饮狂欢,当李察带着手下杀气腾腾冲入约凡镇时,这批士兵中有小半竟然连逃跑的能力都没有。

    一场屠杀。

    片刻之后,百名战士就三分之一被俘,三分之一被杀,另外三分之一分散逃走,正如李察下达攻击令时所预料的那样。现在他对于战场的感觉越来越流畅,只要信息量足够,大势总是不会偏离太远。

    不过逃走的家伙并不是幸运儿,因为在夜幕之下的野地里还有九头迅猛兽在等待着他们,李察准备只放走十个人,好去各处报信,告诉佛萨男爵自己又来了。

    镇上的所谓战斗刚开始便已落幕,事实上李察这些人如秋风扫落叶般刚刚杀掉了十来个人,这支队伍就彻底崩溃了。之所以死掉三十余人,倒有一大半原因是因为几个过度暴力的家伙没能收住手,李察自己就是罪魁。他冲入军营时,第一件事就是射出一枚定时五秒的延时火球,虽然立刻感觉到不对,及时收住了第二发火球术,然而延时火球的爆炸足足将一整个迎头撞上来的巡逻小队战士点成火炬。刚德和两头食人魔也是非常暴力,他们的重武器一抡,就是带走几条性命。

    再度占据了约凡,已经没有镇民敢站到街道上来,而李察也只是叫人收了降兵的尸体,再烧掉男爵的公告,就押着俘虏悄然离去,只把几十具尸体和浓郁的血腥气留给约凡。

    男爵领地虽然不算小,但是主要的城镇却都是依着公路而建,快马加鞭下两三个小时时间,足够逃跑的战士们把警讯传到男爵领各个实权人物那里。

    然而此刻统率男爵领常备军的受封骑士却拒绝立刻发兵救援,而是坚持要得到男爵本人的命令,或者是至少要到天亮时才能出兵。天亮?等到天亮时,异位面的魔鬼早都不知道逃出多远了。而男爵早就吩咐过了,这段时间他休息不好,所以睡觉时不许任何人打扰,有什么事和管家说就行了。至于男爵书房窗口透出的灯光,聪明的人都会视而不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