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一 信仰

    能够经受叠加火球术的洗礼而无损,仅从材质看,这片书页就是价值不菲的宝物。而且勇气之神神殿关起门来,郑重而又秘密地搞了个仪式,不管仪式的目的是什么,应该都和魔法阵中心摆放的这片书页有关。

    李察无暇多想,一把从神坛上抓过书页,随手一折,就想塞进怀里。然而他一松手,书页忽然自行弹开,恢复原状,上面一点折痕都没有留下。这张书页比流砂的时光之书大了一倍有余,甚至比李察小时候看到过的月之女神圣典还要大上一圈,不折起来的话实在不好携带。李察无奈,干脆把它卷成一卷,这才得以塞入怀里。

    等到李察奔出神殿,神殿骑士驻地的战斗已经接近尾声,远远地就可以听到刚德那标志性的吼叫,在他饥渴的大斧下,神殿骑士们都变得和爬虫差不多,而扈从们就更加没有战斗力了。

    李察一眼望去,最先突入视线的还是刚德,在已经显得有些冷清的战场上纵横来去,那股劈开前路一切障碍的威势,比前几次表现出来的战斗力还要强大得多。他身上肌肉突起,隐约透出光芒,显然已经发动了血脉力量大地之力,攻击力和防御力都有显著提升,神殿骑士的重武器即使实打实地砍到那具如铁块般的躯体上,也只能留下一道不深的伤口。而刚德饥渴的大斧横砍、竖劈、斜挥,几乎没人能够抵抗到三斧以上。这才是刚德真正发挥威力的一战,前进基地一役他全程和实力远在自己之上的敏泰爵士缠斗,之后的战斗对手又太弱,其实没他多少发挥的地方。

    两头食人魔也是屠杀机器,他们其实根本不需要额外的特殊能力,本身的力量就足以让对手绝望。特别是披了重甲的三分熟,更象是一座移动钢铁铸就的堡垒。而对手们则是那些从驻地中仓促冲出的神殿骑士,刚刚从床上爬起来的,根本没有披挂齐全,有的甚至没拿到趁手的兵器。

    面对三具杀戮机器,毫无准备的神殿骑士们完全成为被屠杀的对象,大斧和重锤欢呼着撞向这些没有任何防护的肉/体,简直是在享受这份血与肉的盛宴,每一记挥动都会带起大片鲜血和肢体的碎片。

    余下的几个骑士省悟过来营地外就是一个杀戮陷阱,重新退回到营地内,试图利用地形缠战,至少为同袍争取穿上装备的时间。但是水花和奥拉尔也赶到了。精灵诗人的战力或许并不强大,但是复杂环境内的战斗却是从不披甲的少女天下。至于扈从们,同样准备不足的他们甚至无法单独面对一只迅猛兽。

    然而,即便是这样一面倒的战局,最终的胜利却依然来得艰难。神殿骑士的战斗力却要远远超过男爵的军队,并不是因为力量等级,而是因为他们死战不退,哪怕是处于绝境,也有很多人要抱着敌人最后咬上一口!

    当神殿驻地的战斗结束后,刚德和提拉米苏身上都带了不少的伤,甚至水花大腿上都被切了一道深深的伤口。即使有流砂在场,仍然有一名步战骑士重伤,并且迅猛兽也战死了两头。

    至于战果,算上之前在神殿中解决的六名骑士,三十名神殿骑士全部战死,近百名扈从则战死过半,余者大多重伤不起,失去斗志肯投降的不过寥寥五六人而已。

    神殿骑士驻地的战斗结束了,流砂一个个神术如流水般放出去,终于把重伤步战骑士的生命挽留在稳定脱险的阶段,并且让水花的伤腿痊愈后不会留下残疾和疤痕。她虽然神力至少相当于三个同等级的牧师,可是当把所有人的伤势都处理过之后,也累得脸色苍白。

    李察已经巡视了战场,也深深为意料之外的惨烈战况所震惊,特别是为神殿骑士和扈从们在绝境下的顽强令人肃然起敬。

    在他原本的计算中,等级在**级之间的神殿骑士们根本构不成威胁,特别这一战还是突袭,从床上爬起来的骑士们根本无从披甲。神殿骑士那些华丽而繁复的全身甲虽然防御力出众,可是穿戴整齐却至少要花半小时的时间。有重甲和没重甲的骑士完全是两种职业。

    然而战争最后的结果却远出李察的预料。如果不是有刚德、水花和食人魔兄弟这种战力直追爵士的强力战士,以及神眷者流砂,此战想要不死人几乎全无可能。

    其实已经有战损了,如果把迅猛兽也考虑进来的话。

    站在流砂身边,看着一地姿势各异、几乎没一具尸体完整的神殿骑士们,李察深深叹了口气,说:“这一仗,打得有些辛苦了。”

    “很正常,他们都是有信仰的。”流砂已经虚弱得站立不稳,所以索性靠到了李察身上,然后用理所当然的平淡说:“真正有信仰的人,都是不觉得累,也不觉得痛。”

    神殿的战斗平息下来,这个角落又恢复了安静,除了圣徽勇气之拳上火炬塔的火焰已经熄灭。

    被警钟惊醒的人们多半都躲在家中,关紧了门窗。虽然男爵领的本土已经十多年没有受到外来攻击,但是作为各种消息汇聚、物质流通的港口城市,人们早已学会控制不该有的好奇心。普通市民期盼着守备兵的保护,而分散在领城各个角落的守备兵则指望着男爵精锐卫队的援助。

    可是高高在上的男爵城堡早在战斗一打响就收起吊桥,放下闸门,以实际行动清晰地表示了战略方向,严防死守,根本没有要出击的意思。

    在此期间,位于城北的守备兵营地内,陆陆续续集结起了上百名守备兵,一一武装起来,负责领城安全的受封骑士则坐镇兵营主楼。但是他丝毫没有出兵的意思,只是说再等等,再等等,等更多的守备兵集结,等更多的消息收集过来。凡是有人建议要尽快去援助神殿的,都被这位受封骑士派去神殿那一带先行侦察敌情了。

    头几批出发的人,有回来的,也有回不来的,于是就再也没有人提出类似建议了。

    当军营内集结的守备兵已经接近两百人时,距离神殿的警钟敲响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神殿方向突然燃起明火,迅速变成熊熊烈火,烟雾冲天,照亮了大半个港口领城。佛萨男爵站在城堡顶层,遥望着正被烈焰吞噬的神殿,脸色阴晴不定。

    李察等人已经重新在神殿前的广场上集结,这次多了几十匹战马,其中一部分战马上驮着捆绑好的盔甲兵器等战利品。

    神殿已经被匆匆搜查过一遍,有价值的东西基本被一扫而空。除了那张奇异的书页外,最令人惊喜的收获就要算是五十块打磨好的魔力水晶了。除此之外,还有价值近十万金币的珠宝和魔法器具。流砂还专门搜罗了两箱关于勇气之神的教典,以备日后研究。此外,各类神术卷轴也装了整整三个箱子。

    勇气之神的神术卷轴流砂是无法驱动的,从标签看又都是些低级的神术,实在让人想不明白收集这些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