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二 收获

    比如说在刚德看来,不能用的卷轴就和废纸差不多,如果不想留给敌人的话,一把火烧了最简单。因为真正清扫战场的时间只有寥寥十几分钟,神殿内有价值的东西数不胜数,根本不可能全部清理出来带走,比如说勇气之神神像上就嵌着不少黄金宝石。

    本来埃辛手中的那柄权杖可说价值连城,只可惜为了抵挡李察威力无伦的火球轰炸用尽了储存的神力,估计埃辛的神术也是通过权杖取得最大增幅的,所以白水晶已彻底化为灰烬,连权杖本身都扭曲变形。不过这把由黄金、精金和少量黑晶铁混合铸造的权杖,光剩下的这部分可以回收再造的材料就价值上万金币。

    深蓝的学习生涯,已经让李察成为魔法材料领域的大师级人物,自然清楚知道这次的收获有多大。在财富初期积累的过程中,抢劫和掠夺的确具备无可比拟的优势。虽然是带血的资本,但无疑是最快的途径。

    另一项特殊的收获,则是在神官埃辛房间中搜出来的一本日记。这本厚重日记光是上下封皮就占了一半厚度,缠绕的搭扣上附加着复杂的魔法锁。如果破解失败的话,魔法锁中的狂暴能量会立刻把日记摧化成灰。仅从如此严密的防护,就知道这本日记上记载的内容肯定非常重要,一个位面真神牧师的经验是十分珍贵的。

    李察决定先把这本日记带回去,至于魔法锁,本质上属于魔法阵的一种。只要是魔法阵,对李察来说就没什么太大难度,特别是次级位面的魔法阵。他随意看了两眼,就知道破解不是问题,只是要花点时间而已。虽然他还不了解这个位面的魔法语言和符号,但是与诺兰德位面的高相似度意味着世界结构和规则的高相似度,尤其这是一个正在运转并且用途明确的魔法阵,规则无非那么几种,殊途同归。这事不妨回去后再做,或许还能够稍稍解析一些规则出来,以便于他能够准确地使用这个位面的魔法材料制作构装。

    李察重新上马,有些遗憾地看了一眼仍然闭门死守的男爵城堡,心中不免觉得可惜。佛萨男爵不知是变聪明了,还是单纯的胆小,居然见死不救,闭门不出。让满心准备在半路上打一次伏击的李察狠狠失落了一下。

    就算无视城堡本身的防御设施,佛萨男爵手下至少还是一支几十人的精锐卫队,强攻的话损失肯定不轻,而李察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经不起哪怕是最小的减员。如果死的只是降兵还好,可要是折损了哪怕是一名步战骑士,都是无法弥补的重大损失。

    即使现在手上有男爵城堡的图纸,但是想要打第二次硬仗,也得等流砂神力充沛时再说。现在不光是李察,那些冲杀在第一线的家伙更是离不开她。如果流砂没有站在身后,那他们冲杀时都觉得全身别扭。可现在流砂已经意外地消耗了大部分的神力。

    一名流砂这样的牧师,往往就意味着战场上额外的一条生命。而李察对众人心理士气上的支撑,则不仅仅在于威力强悍的大范围攻击火力,更在于他对战场的掌控。只要李察在,一直紧跟李察行动的流砂就可以保证出现在最关键的时刻,最关键的地方。从这点上来说,李察的作用丝毫不下于流砂。

    李察又向守备兵营的方向看了一眼,那里黑沉沉的一片,同样全无动静,如果不是早就知道那个方向大片长屋就是兵营,在这夜里还真看不出和普通民居有什么区别。

    只有战斗刚开始时有几个守备兵探头探脑过来侦察,被奥拉尔射死几个后就再也没有后继者出现了。看来统领守备兵的受封骑士也是个聪明人,他按兵不动的后果如果被追究,最多就是失去封地,总要比丢了性命强。

    李察回头看看已彻底被烈焰吞没的神殿,心头不无遗憾。今夜一战战局大体如他所料,过程也和他预想中相去无几。只是战果有些差强人意,除了夺到的财富让人满意外,其它方面都不怎么样。埃辛神官逃掉了,男爵方面甚至连一个受封骑士都没有损失,神殿骑士团的覆灭倒是个不大不小的战果,但是己方也有点损伤。况且战争的核心应该是清除对方的高阶职业者。

    “走吧!”李察放下遗憾,挥动手臂,带着骑队向城门方向奔去。

    城门依旧洞开,被搬开的路障也完全保持着之前的样子,连倒在血泊中的守备兵尸体都没有人管。大队战马呼啸而出,然后是两头食人魔和一群迅猛兽。

    等驰离一段距离以后,李察回头望去,港口领城内依然火光冲天,在这个距离,还可以看到吞噬着建筑物的片片明火以及滚滚浓烟,似乎也没有任何救火的迹象。好在神殿周围都是空旷地带,不然的话这场大火如果蔓延开来,有可能让小半个城市葬身火海。

    李察忽然想到了怀中的书页,隐约有种直觉,或许这张书页才是今晚最重要的收获。

    在离开前,李察吩咐把早就准备好的告示贴到了城市主干道一直到城门的醒目地方。这些告示内容完全一样,就是通知佛萨男爵三名战死爵士的家眷都落在自己手里,让佛萨男爵准备好5000金币以赎回人质。如果两天内佛萨男爵不付赎金的话,那么这些战死功臣的家眷都会被卖到其它地方当奴隶。

    要求对战俘或人质支付赎金,是贵族战争时很通行的一种做法,一般不是生死血仇,很少有在战争中屠城的行为,而且李察提出的赎金数额也并不过分,完全是在合理范围内。不过因为勇气之神的神谕,佛萨男爵根本不可能答应这个要求。李察也知道男爵不会妥协,他想要做的,就是让男爵这个决定广为人知而已。三名爵士和一个爵士之间,已经是质的区别。

    刚刚离开港口领城,李察就把几头迅猛兽散了出去,继续分头巡视一片区域,以防意外的追兵和突袭,包括侦测前路的陷阱和伏击,如果有的话。

    队伍的路线则是取道约凡镇,并且两头迅速兽一左一右前出数公里探路。不仅仅是因为这条道路已经是走熟的了,也是为了观察一下约凡镇驻军的动向,如果军队敢于回返救援男爵领城的话,那么李察也不介意再打一次伏击。那些普通战士彻夜奔波,肯定没剩多少战斗力,一次迅猛的冲击就有可能把他们击溃。

    流砂的神力正在缓慢恢复,而李察拥有活力构装,恢复速度比流砂还要快得多,并且他隐隐感觉,在连续数场恶战之后,自己的魔力已经隐约有了突破的迹象,很快就可以成为九级法师,能够学习和施放五级魔法了。以上这些都是战斗胜利的保证,也是李察敢于再发起一场战斗的信心。只可惜带领常备军的受封骑士也是谨慎之人,完全龟缩在军营之内,看来打定主意不到天亮不出军营。而远远看去,从大路到军营的岔路起点,就开始有可见的路障布置了。

    从约凡镇经过时,再次回望被远远抛在身后的军营,李察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围困一地,歼灭援军的战术的确有效,免去打攻坚战的麻烦,可惜现在援军个个不肯出动,这就让李察无可奈何了。他只好改变路线,向山区转进,准备消化这次的战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