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三 访客 上

章四十三 访客 上

    然而就在夜色将褪,山区湖泊已遥遥在望时,流砂和李察几乎同时抬头,望向西北方向的夜空。茫茫夜幕下,可以看到一颗如火流星划破天迹,坠向大地。那颗流星极为灿烂,瞬间似乎黯淡了无尽星河的璀璨之光,十分夺目,而且尾迹绵延不绝,久久不散。

    李察和流砂同时感觉到那个方向传来一阵隐隐的时空动荡。这种感觉十分熟悉,在他们跨越位面而来的时候就是仿佛置身于具象化时光河流之中,和现在十分相似。随着流星落下,本是晴朗无云的夜空中竟然响起了阵阵雷声!

    李察仰头望天,更是从雷鸣声中感觉到了数道晦涩而庞大的意志,正是它们的愤怒咆哮,才引动自然之威,使晴夜生雷,让凡人有种天穹将要坍塌的心惊感觉。

    这就是诸神的愤怒?

    流砂和李察互相看了看,随后流砂说:“看来,又有入侵者来到这个位面了。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人。”

    看着远方流星坠落之处,李察的精确天赋自动计算落点和距离,同时在脑海中搜索区域地图比对。闻言他嘴角落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好事啊!我们现在至少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而且本位面诸神的目光也不会全部放在我们身上了。”

    “这可不一定吧,头儿,我们还是要小心些才好!”精灵奥拉尔有些忧心忡忡地说。

    李察微笑着说:“不用担心。不管从异位面过来的是什么样的队伍,总比我们这支原本要去低级位面的队伍强大得多,所以诸神应该担心他们更多一些。”

    “他们只是等级高而已。”水花冰冷而生硬地说。在死亡训练营,她杀的猎物几乎都比自己高个两三级,高四五级的都有。

    “如果只是等级高,那不就更好了吗?”李察哈哈一笑,接着说:“这样用不了多久,除了诺兰德之外,我们又可以得到一组珍贵的座标了。”

    流砂在一旁提醒着:“一般只有主位面才能打通通向次级位面的通道。所以我们得到的很可能是另一个主位面的座标。”

    “那这组座标不就更珍贵了吗?”李察淡淡地回答。然而细细体会他话语中的深意,身后的众人却是逐渐有些热血沸腾。

    回到营地时,新来人质已经和高约爵士的家眷关在了一起。降兵的数量则近五十人,其中还有几名受封骑士。

    营地的气氛十分微妙,仅有的两名步战骑士显然没有入睡,靠坐在营火边,武器都在最趁手的位置。两头迅猛兽也没有被放到树林里去巡逻,就安静地伏在不远处。降兵们的营地则一点灯火都没有,寂静无声。但是李察一回来,营帐就被拉开大大小小的缝隙,显然他们也没有睡着。不过原先笼罩在营地上方那安静得紧绷,似乎随时随地会断裂的气氛也完全松弛下来了。

    在看到被抓来的三名战死爵士的家眷,又听说李察攻入港口领城,全歼神殿骑士团,并且焚烧了勇气之神神殿的战绩,有三名受封骑士终于决定投降。这样,至少李察暂时不会去洗劫他们的领地。

    于是李察把降兵分为三队,分别由三名步战骑士统领,每队配一名受封骑士,外加几个带过路,杀过人的降兵作为骨干,再辅以其它的降兵,就构成了一支队伍。如此编组,可以保证部队的控制力,同时也能够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步战骑士的战斗力。这一批步战骑士可不是只会上阵冲杀的小兵,他们的临战指挥经验同样丰富。

    在湖畔又过了两天,估计伯爵的援兵已经快到男爵领地时,李察做出一个出人意料的决定,释放全部的人质。他安排那两位说什么也不肯投降的受封骑士护送这批夫人小姐和少爷们回去,至于交通工具,就是那两辆马车了,身份不够,坐不上车的只能自己步行。

    送走这批人质后,李察就拔营出发,队伍一分为二,三名步战骑士率领着降兵,并且带上部分战马向西进发,试图穿越山区,找到一条通向恶狼公爵领地的秘密道路。李察则带着其余的人回到了前进基地,这里还有不少物资补给,需要整理打包。其实整个前进基地中最珍贵的就是那座时光灯塔,可惜它根本是带不走的。

    李察的计划是在基地中再休整几天,把埃辛的日记破解了,反正现阶段应该是安全的。

    这天午后时分,通向佛萨男爵领城的道路上烟尘大起,一队队衣甲鲜明的骑士纵马轻快前行,一式鲜亮的银色铠甲和猩红的披风,让他们看起来无比威武。骑士们身后,是三倍数量的骑兵扈从。他们是服侍骑士们的扈从,独立作战时则会变成骁勇的轻骑兵。扈从之后,才是大队的步兵。这些步兵大多披着锁甲或半身板甲,持各式攻击性重兵器,或者巨大的塔盾。而队伍的最后,则是上百名弓箭手,身后背着和人等高的长弓,显然是精锐的长弓射手。

    这支军队规模不大,只有五百人左右,但是装备精良、人员威武,仅看气势就远远超过男爵的军队。十几面迎风飞舞的红金双色旗帜,则是加列昂伯爵的标志。这些张扬无比的战旗,曾经在许多战场上招展,并让无数敌人闻风丧胆。

    此时早有卫兵通报了佛萨男爵,男爵登上城堡的瞭望塔,用炼金望远镜向道路尽头望去,于是看清了那些飞扬的战旗。佛萨男爵的视线停留在其中一面黑底装饰染血之斧的旗帜上,久久不动,嘴唇紧紧抿在一起,嘴角则不断向下坠去。

    “佩利萨金男爵!怎么会是他?”佛萨喃喃自语。他忽然觉得头又开始痛了,最近的麻烦已经够多了,而佩利萨金的意外到来,又添上了大大的一笔。而且这个麻烦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

    佩利萨金男爵披挂着标志性的深黑重甲,纵马走在骑队中央。他身材十分高瘦,有着一张腊黄色的脸,精心修剪的短须并没有增添优雅,反而让他多了几分阴森狠辣的气息。他的双眼永远是半睁半闭的,好象昨夜刚刚失眠,唯有坐在马上的身姿挺直,甚至没有多余的晃动,才能稍稍看出他强者的风姿。

    这支精锐的部队很快就到了城堡前方的路口,与从另一个方向上赶来的一队士兵相遇。那是一队普通的常备军,由三名受封骑士率领,护送着前后十几辆马车。他们看到了伯爵的旗号,立刻停下了车队,恭候佩利萨金男爵的队伍先行。

    城堡正门已经打开,佛萨男爵带着几名亲近随从自城堡中迎了出来。而佩利萨金的目光却漫不经心地从男爵身上扫过,反而把注意力集中在车队上,他忽然举起了手,于是身后的军队立刻整齐划一地停下。

    “去把那三个人叫过来。”佩利萨金那车队中的三名受封骑士一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