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八 相同的意外 上

章四十八 相同的意外 上

    李察看着地图,顺手在某个方面增加了一个小小的标记,那是他推算出的另一波入侵者的落点。虽然不知道对方来历,但绝对不会是友军就是了。在位面战争中,与外位面探索者联手,其实比和土著结盟更加危险。

    李察推演了几条线路以后,不由有些犹豫。前进基地是必须放弃的,这里位置早已暴露,一旦被围剿,就有全军覆没的危险。回到这里只不过是为了收拾东西,并且可以通过误导对手拖延点时间。

    他犹豫不定的是究竟要不要在男爵领地内再多停留一段时间。几场大战下来,李察已经将佛萨男爵彻底打残,只要能再给加列昂伯爵的援军以迎头痛击,那么男爵领地就等如是门户洞开,可以让自己予取予求了。真到那个时候,一座城堡绝对挡不住李察和他那些如狼似虎的手下。但是这样做还是会有风险,因为对于游击战来说,最忌讳的就是在一个地方徘徊太久,而被人摸清实力和行为方式。说到底李察只是一个外来者,虽然有诺兰德更高阶的力量体系和文化作为支撑,但是却扭转不了在本位面孤立无援的事实。

    现在行动的关键在于佛萨男爵方的援军力量。

    李察又拿出一张资料,上面是一份十分详尽的白岩公国势力分布图,在白岩大公之下,还有一位侯爵,三大伯爵,两位普通伯爵,十几位子爵,五十多位男爵。从地域和隶属上看,三大伯爵之一的加列昂是最有可能派出援军的人选。而在加列昂伯爵名下,则列着一位子爵,四位男爵,一名爵士将军,以及两位大魔法师的名字。当看到佩利萨金的名字和介绍时,李察的瞳孔微微一缩。

    佩利萨金男爵和敏泰爵士的特点类似,即是个人强者,又能领兵打仗。据说他还算是整个白岩公国的名将之一。如果伯爵的援军由此人率领,那么想要给予他们迎头一击无疑是痴心妄想。

    李察没有绝对优势的兵力,就算不考虑普通战士的层次,就凭他手上现有的核心力量,与佩利萨金及其必然会有的近卫直接对阵的话,恐怕都只能是惨胜,不死个一小半根本不可能。除非能够如前几次再抓到分化击之的机遇,找到地形适合的战场,但是这种可能性实在太渺茫了。而佩利萨金带来的援军论战力也肯定远远在佛萨男爵之上,也就是说,李察这边不但整体战力悬殊,在高端战力方面也毫无优势。

    李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终于打消了洗劫佛萨男爵城堡的想法,虽然男爵城堡中多年积累的财富吸引力可以说是无以伦比。但是无论如何推演,面对伯爵援军他也几乎没有获胜的可能,万一领军的是佩利萨金,那更是没有一点机会。

    于是他重新拿起了地图,开始研究西行北进的路线,手指在地图上勾勒出一条曲曲弯弯的线路,一路向西北方向前进。沿着动荡之地和恶狼公爵的交界地,向北路过恶狼公爵所属的红杉王国,就会进入一片荒凉而动乱的土地:染血之地。

    染血之地是人类与蛮族和沙民们交界的地带,那里土地富饶与贫瘠交织,地势也复杂多样,但是却很少有稳定的食物出产。那片地方是罪犯、小偷和杀人犯的乐土,也是普通人的梦魇之地。无数穷凶极恶的盗贼团和奴隶商人盘踞在这片土地上,如同高地上的鬣狗,把所有往来的生物都视为自己的猎物。

    这片混乱而染满鲜血的土地,却正好适合李察生存。

    至于佛萨男爵这里,种子已经种下,就等候时机来收割了,收获的时节,或许不会太远。

    不过李察此时还不知道,就在他筹划的这条路线的延伸端上,刚刚发生了一场十分激烈的战斗。那个地方到他标注的另一个入侵者落点,有一段不近不远的距离。

    染血之地北方数十公里,正矗立着一座异常高大的传送门。传送门竖立张开在地面上,门沿各色光带不断出现,闪烁,而后又湮灭。连重力都已紊乱,许多碎石土块失去了重力,在空中随机飘浮转动着。但是另外一些碎石却牢牢地钉在地上,甚至在泥土中越沉越深。

    空中不断闪过种种模糊的景象,又有些猛兽魔物横空掠过。当它们猛然扭曲消失时,才会发现这些原来不过是些幻影。传送门过于庞大,以至于周围的空间都开始有扭曲紊乱的迹象,不时有些深色的条纹飘过,那是极度危险的空间裂隙,被它们撞上,就是诺兰德的圣域强者也会被拦腰斩断。

    传送门不断伸缩着,一个又一个身披黑甲的重装骑士从中跃出。他们个个身材极为高大,面目狰狞,胯下的战马也很奇怪,通体都是深黑色,毛厚重粗长,嘴里还多出两根伸到外面的长长獠牙。

    传送门周围并不平静,而是充斥着厮杀与喊叫,俨然是一片剧烈的战场,一批批装备精良的本位面战士和神殿骑士已将传送门区域彻底包围,正拼命冲击着黑甲骑士们构成的破入这个世界的锋刃。在这批战士的身后,则有整整十名神官和牧师正不断吟唱咒语,双手缠绕着夺目圣光,将一个个神术加持到已方战士的身上。

    加持了神术的战士们斗志明显高昂了一个等级,他们吼叫咆哮,赞美神明和诅咒敌人的声音同样响亮。哪怕是敌人双刃巨剑刺进身体,甚至可以感觉到剑刃上的锯齿在冰冷地切割着内脏,这些战士也会嚎叫着把自己的武器砸到对方身上,只要给敌人添上少少的一点伤害,在他们心中也就觉得值得了。

    悍不畏死的勇敢和人数上的巨大优势的确产生了效果,从传送门中涌出的异位面黑甲骑士们一个个被拉下战马,随后被数量众多的战士淹没。然而每当一位黑甲骑士战死,他周围都会倒下十倍以上的战士。骑士们那些生着獠牙的战马也极为凶悍,即使失去了主人,只要没被彻底砍倒,就还是在战场上奔腾冲撞,四蹄和利齿都是它们致命的武器。而一匹无主的战马在一口咬掉了一名战士半个脑袋后,居然伸出带刺的舌头开始舔食脑浆!

    恐怖一幕吓坏了几个胆小的战士,却彻底激怒了大多数战士。

    一名神殿骑士狂吼一声,合身撞在战马身侧,用佩剑深深刺入它的心脏。战马深黑色的毛皮极为坚韧,简直堪比魔熊的防御,但是在神殿骑士奋不顾身的全力一击下,毛皮也无法完全护住要害。战马长嘶一声,声音竟和魔兽的吼叫有几分类似。就在这一点空当中,又有十几件各式武器刺在它的身体上,大多数只刺入十几厘米就力尽,但也有几件深深刺入战马体内。

    垂死战马一阵抽搐,用尽最后力量往前一冲,张嘴咬住一名神殿骑士,獠牙瞬间刺穿了他的铠甲,强烈的咬力亦让铠甲剧烈变形,最后骑士的肩头连同半个胸口都彻底扁了下去,惨叫声也嘎然而止。

    尽管一个个战士用自己的血肉和生命冲击着,然而,黑甲骑士组成的锋刃却如激流中的礁石屹立不倒。一名名黑甲骑士源源不断地从传送门中跨出,锋刃开始拉长,形成坚固的防线,随着时间推移,黑色的阵线反而开始徐徐向外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