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四十九 相同的意外 中

章四十九 相同的意外 中

    这批黑甲骑士异常高壮,个个接近两米五,体魄完全可以和强健兽人相比。战马也是异常高大,即使是神殿骑士的个头,也只是勉强接近马背。无论近百公斤重的双手巨剑或是骑枪巨斧,在黑甲骑士的手中就象完全没有任何重量,看他们使用的招数就知道了,多是横扫、抡舞、圈拦,甚至很少用到点刺。但是这些重兵器只要碰到了东西,无论是人还是兵器,不是立时崩断就是被砸飞!

    当两名上了年纪的魔法师也从传送门内走出时,战局就开始逆转。两名魔法师看清战场态势,竟然出手就是两个六级酸雾术!而且酸雾术覆盖的范围根本不避忌已方的黑甲骑士!

    随着魔法的完成,空中瞬间开始弥漫大团黄绿色的雾气,笼罩了近半的战场。雾气一接触到皮肤,即刻冒出嗤嗤声响,明显可以看到鼓起一个个小水泡。

    神殿骑士们一个个高声呼喝,鼓荡斗气,竭力把酸雾排斥在外。然而普通战士,哪怕是六七级的老兵或低级军官都没有这种能力,刺骨的疼痛让他们忍不住叫出声来,然而酸雾立刻开始向咽喉推进。瞬间战士们阵脚大乱,而且眼睛也受到酸雾侵蚀,变得通红,不由自主地流下泪水,再也难以睁开。

    黑甲骑士们则人人身上升腾着斗气光芒,毫不在意地穿入雾里,挥动着重兵器制造出一蓬蓬血雨和肢体或者其他什么东西的碎片。而那些异种战马也行动自如,显然根本不怕酸雾。

    在酸雾范围内,刹那间就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远处的神官极为愤怒,用力一顿权杖,随着咒语完成,一点神圣光辉从他指尖射出,落在酸雾的中央。到达指定位置后,这点光辉骤然爆发,化成极为强烈的刺眼光球,鼓荡着的神圣力量又引起旋转的强风,一举吹散了大片酸雾。但就是这短短几次呼吸的时间,已经有十几名战士和两名神殿骑士被砍倒。虽然酸雾被驱散,然而已经沾在战士皮肤上的酸滴依然在腐蚀着。

    其余的牧师们更加忙碌了,治疗,驱散,净化,一个个神术脱手,可是战局却越加的绝望。

    传送门忽然静止了几秒,光幕猛烈鼓荡起来,喷出一团浓郁如墨的黑雾。黑雾翻涌不定,竟从里面发出几声猛兽的怒吼!随后猛然一缩,在空中凝聚成一个跨坐在黑色巨兽上的女骑士。她轻轻一拍巨兽的脖颈,那头巨兽即刻舒展身体,轻盈地落在了地上。

    落地之后,才让人感觉到猛兽的巨大。它是一头如狮子般的魔兽,两根长长剑齿从上唇探出,厚重的鬃毛无风飞舞,显得极是威武。当它站直扬头时,居然比黑甲骑士们还要高大,但是落地的姿态,无比巨大的身躯却有着难以想象的诡异轻盈。片片深色鳞甲在它背部显现,一直延伸到尾巴上,一路不断收窄,最末端呈现类似于蝎尾的针状。

    巨兽颈背处跨坐着一位女骑士,身材在正常人类中也属于略显娇小的那种,坐在这头巨型凶兽身上简直就象一个人偶娃娃。她一身黑甲,黑色披风,甚至是黑发黑眼,和巨兽乃至周围的黑甲骑士们都显得非常协调。然而,她身上的黑甲式样奇特,防御力和特殊功能有多少还不知道,但是奇特之处其实在于面积。这套盔甲比血之圣骑士森马的护甲还要暴露,如果不考虑护臂和战靴的话,整体遮盖的面积甚至还比不上一套内衣。除了胸口和下腹三片薄薄甲叶,几乎就是赤身裸/体。

    她的表情慵懒,似乎酣梦方醒,一手抓着巨兽的一缕鬃毛,一手握着小拳头,在唇上按一按,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她睁着一双有些迷茫的眼睛往周围看了一眼,随即踢了踢胯下的变种蝎狮,那头巨兽即刻蹲伏在地。

    “这是怎么回事?”她的声音极为柔媚,舒缓得似乎刚刚从清晨的床上醒来,正和身边的情人在倾诉着什么。

    站在蝎狮旁边的黑甲骑士自走出传送门后就没有加入战斗,在黑雾凝聚后,更是第一时间就靠近护卫。他的身材比在场的黑甲骑士还要高出一头,外放的气势和威压也比其他人要更强上一筹,显然是首领级的人物。此时闻言立刻回答:“是本位面土著!他们埋伏在传送门前,看来想把我们一网打尽。只不过这些人的实力实在太差了。大人您稍稍等待,我们这就可以把这些不知好歹的土著斩尽杀绝!”

    “土著设伏?这倒真是一个意外的惊喜。”女骑士带着如水媚意的眼睛完全张开了,环视四周,然后目光落在了不远处的神官团中,明眸微微一眯,说:“十五级的神官?看来这次的伏击对方可是下了血本呀,志在必得嘛!不过,他们真就以为级别就是一切了?”

    “大人放心!我这就去把他们斩杀干净!”黑甲骑士首领沉声说。

    女骑士嫣然一笑,说:“我哪里等得了那么久!”

    话声未落,她就从异种蝎狮上一跃而起,在空中时忽然一抖斗篷,将自己完全包裹起来,小巧玲珑的身躯全部缩进了进去,然后整个人居然凭空消失!

    一刹那间,她就已出现在神官团中央,数百米距离似乎根本不存在使得。女骑士从斗篷中露出小小的面孔,温柔妩媚地从背后贴上了一名牧师的身体,左手绕过他的肩头,极为暧昧地从神袍领口伸了进去,轻轻抚摸着他的胸膛,而右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柄漆黑如墨的短剑,搭在牧师的脖子上,几乎好像没用什么力气般一压,锋利无匹的刃锋即刻切入牧师脖颈大半,然后悄然撤出。

    所以一切都发生在短得几乎无法察觉的一瞬,那名牧师甚至还成功释放出了最后一个神术,才发觉脖颈处有些异样,而这时颈侧鲜血已喷溅如帘!当他摇晃了几下,还坚持着没有倒下时,八名牧师或神官颈侧或已开始喷溅鲜血,或是已出现一道刺眼红痕。

    位于中央的神官已然觉察到不对,怒目向四周扫视,同时双臂举起,圣光如水般从双手间流淌而下,浇向自己身上。再过半秒,强大的七阶神术勇气之壁就会完成,那时只有十五级强者的全力一击才有可能打破神术壁垒。

    然而就在神术行将完成的最后一瞬,老神官的身体忽然一颤,凝聚了大半的神圣力量四下散溢,勇气之壁终于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