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二 审判 下

章五十二 审判 下

    “理由呢?”中央的老神官威严地问。

    “这批入侵者和以往不同,甚至和任何一次来犯的入侵者都不一样,他们极为年轻、潜力无穷,手段狡猾而且狠辣,战斗风格也不是堂堂正正的而是神出鬼没。最重要的是,他们中间有牧师!”

    左侧的老神官严肃地说:“一批‘微不足道’的入侵者,就需要出动战斗神官团和全部的高阶神殿骑士?就是再强上一个等级的入侵者,也不需要大神殿出动全部的神殿骑士。”

    “这次不同,我有预感,这一次的入侵者将会带来全面的位面战争!”埃辛苦笑着说。

    “位面战争?”右边的老神官冷笑,然后说:“几十个入侵者,就能掀起位面战争?不过这个词倒是第一次听说,很有些想象力。可是这些‘微不足道’的入侵者,难道个个都有当年星兽的实力?”

    埃辛叹了口气,无奈地再一次重复说:“他们有牧师……”

    右边的老神官的冷笑声更加刺耳,说:“牧师?一共放了几个神术呢?别告诉我是十多个神术!在勇气之神的位面,哪一个异位面邪神能够把神力传输进来?这已经是小孩子都知道的常识了吧?埃辛神官,我以前还觉得你很有智慧和担当,没想到你为了掩饰这次的失败,竟然会编造出这种没有常识的谎言!”

    埃辛张了张嘴,一时无言以对。老神官说得没错,即使他自己,在亲眼看到那个牧师施展了不止十个神术之前,即使佛萨男爵的残兵带出来的消息汇集起来也指出了这个事实,他也是不曾采信的,一度认为是男爵手下为了卸责的托词。

    虽然知道后果,但沉重地叹了一口气后,埃辛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说:“那个牧师,的确施放了不止十个神术。”这样的回答有可能会引起处罚加重,但是,他一定要向大神官发出警告。

    这句话一出,高台上的三位老神官都变了脸色。不是因为惊讶,而是因为愤怒。沉寂片刻之后,中央的老神官才分别向左右问:“如何处置?”

    左边的老神官犹豫了一下,脸上现出一丝不忍,于是说:“绝地苦役吧。”

    右边的老神官重重地哼一声,凌厉地目光狠狠盯了埃辛一眼,然后才说:“绝地苦役!”

    中央老神官点了点头,望向埃辛,说:“埃辛,由于你的失职,致使神殿被毁,圣物遗失,神殿骑士团全军覆没,因此,神官团一致裁定,判你进入绝地服苦役,期限五十年。你可有异议?”

    埃辛摇了摇头。其实这已经是神官团在维护他了,虽然绝地苦役很少能有活过三年的人,而他身为神官,也最多能够支撑十年而已。但是比起立刻处死,还是给他留下了一线生机。即使是绝地苦役,也还是在大赦的范围里,如果运气够好,并非完全没有生还者。

    中央的老神官最后说:“埃辛,你还有什么要求吗?”

    埃辛抬起头,坚定地说:“我最后的要求,就是尽快派出战斗神官团和至少一百名神殿骑士,剿杀这批入侵者,一个不留!”

    老神官面有难色,最后终于叹了口气,说:“埃辛,有一件事你还不知道。近期又有一批入侵者到来,而且实力强悍。大神殿的战斗神官团和一半高阶神殿骑士都被抽调走,去围剿那批入侵者了。现在战果已经出来了,联合了两个大神殿的战斗神官和神殿骑士们……全部战死。”

    “什么?!”埃辛几乎从地上站了起来。

    “所以,现在佛萨男爵那边入侵者的事情必须得暂时放放,靠加列昂伯爵的军队去处理吧,我们需要全力击杀这些入侵者。这一次已经惊动了主神殿的枢机主教们,很快就会组成一支讨伐入侵者的神殿军团。”

    埃辛叹了口气,无奈地说:“但是我依然坚持自己的看法。再强大的入侵者,如果没有牧师,总是会被剿灭的。但是这批入侵者不同,他们会在这里生根,成长,最终毁灭整个位面!”

    “够了!埃辛,我已经受够了你不切边际的想象!”右边的老神官怒斥着,“如果你不是成天活在自己的空想里,而是多花点时间研究勇气之神的教义,你的成就应该远远超过现在!”

    “也许吧…….”埃辛叹息着,却没有再分辩,而是任由两名神殿骑士把自己拖了出去。

    这天一早,李察就带着队伍从前进基地出发,这将是一次长时间的离开,谁也无法预测归期。

    两头食人魔和刚德各自背了一个大箱子,其他人则带上自己的装备和补给,向森林深处走去。因为缺乏运输工具,还有大量的物资不得不抛弃在前进基地里。销毁还是留下,这个选择花了李察几分钟时间,随即他遵循了自己的自觉。就把这些物资放在这里吧,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以佛萨男爵的实力,至多充当一段时间的管理人而已。等李察回来时,这些都将被连本带利的收回。

    前往西北方向的道路其实并没有标准的公路,都是些蜿蜒在深山和原始森林中的小径,方圆数百公里内都杳无人烟,平时也只有冒险者才会偶尔经过。即便如此,为了隐匿行踪,李察还是避开了已经成型的小路,指挥母巢提前赶过去,在通道平行大约三、四里的地方开出一条新的道路。安全倒不是问题,因为母巢所过之处,所有有威胁的生物都被一扫而空。

    现在李察带领队伍行进的就是母巢经过的路线。

    通行十分顺利,森林中一片寂静,不要说大型魔兽,就连大点的野兽都看不见一只。一路上还经过了几个地精或是穴居怪的营地废墟,可是里面同样没有一点生气,看痕迹就是刚刚废弃不久。

    整整走了一天,始终都是在死气沉沉的环境下,除了李察之外,其他人的情绪都渐渐开始低下去,连一开始精神很好不断插科打诨的食人魔兄弟都有些笑不出来了。在这片宛若死地的森林中走得久了,每个人的心头都难免笼上一层阴悒。

    只有李察知道是什么原因,因为这是母巢觅食的路线,一路上的危险魔兽几乎都成了母巢的食物,而幸存的野兽在嗅到母巢的气息后,也不敢再进入它的活动区域。

    李察忽然停下脚步,闭上眼睛,仔细感应着什么。在意识之海中,一道明显的波动从远方传来,那熟悉的气息是母巢,几乎同时李察感觉到母巢身边的迅猛兽忽然开始减少,转眼间就有三个生命的光点熄灭!

    “母巢,怎么回事?”李察吃了一惊,立刻问。

    “这里有一个很奇怪,也很强大的敌人。主人,我可能需要你的帮助。”母巢的回答传来。李察一怔,这还是母巢第一次向他求援。他立刻判断了一下位置,比较幸运的是,双方距离已经不到十公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