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六 染血之地 下

章五十六 染血之地 下

    这是由红、黄和褐色构成的世界,放眼望去,到处都是大大小小风化的石峰石林。无以计数的峡谷、洞穴和石林组成的复杂地形,构成了天然的藏身地,不知有多少危险的家伙躲在阴影和洞穴里。

    这又是贫瘠的土地。除了岩石和风砂,几乎看不到别的什么,在石峰脚下,偶尔可以看到几丛低矮的灌木,在顽强而悲壮地生存着。在这片数十万平方公里的辽阔地域内,几乎没有一条全年奔流的河流。当雨季来临,大地上会出现为数众多的河流,然后随着旱季的到来而渐渐干涸。为数不多的绿洲,则如点缀在大地上的珍珠,成为各个势力拼死争抢的对象。

    染血之地也有物产富饶的区域,但那是在西部靠近野蛮人祖灵高原。无数的冲突和战斗让那片沃土不产粮食,只收获鲜血。

    一阵风扑面而来,李察用力地呼吸了一下,立刻感觉到一阵干燥而热辣的气息冲进了鼻腔,还夹带着几颗粗糙的砂粒。天空中高悬着两轮火热的太阳,炽烈的阳光如同流泻的火焰,泼洒在干涸的大地上。放眼望去,远方那些红色的石柱,有如一根根燃烧的火炬。

    就在一天前,他还在森林中与阴暗和潮湿搏斗着,而现在离开崎岖高耸的山区,则是立刻进入了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在这片土地上,栖息着数不清的恶棍、流氓和劫匪,而一支支奴隶商队更是双手染满了各个种族的鲜血。染血之地大部分是贫瘠的土地,却也是饱含机会的土地。来自西部辽阔祖灵高原的特产,许多都可以在人类世界中卖出天价。而人族的炼金与魔法制品,也是祖灵高原上竞相争夺的宝物。

    在染血之地深处,据传还有着几片神秘的生命禁区,那是时空紊乱地带,不光盘踞着奇异的外域种族生物,还有掩埋着巨大宝藏的废墟,因此虽然紊乱时空对于强者来说也是大敌,仍然吸引着无数掘金者的到来。

    这时正是正午时分,在如火的戈壁上走了半个小时,李察就出了一身大汗,其它人也都显得有些疲累,于是不得不找了一座石峰下的阴凉之处暂时休息,等热力稍稍消退再启程。

    到了染血之地,马匹就显得格外重要了。所有从佛萨男爵领夺来的战马都在先遣部队手里,他们业已成功穿越了红杉王国边境地带,抵达了染血之地。先遣队中有两头迅猛兽跟随,只要有它们,李察就能够大致感应到先遣队的方向。

    一到山峰阴影里,一群人就即刻以各种姿势倒下,开始喝水和小憩。李察则走到阳光下,眯起眼睛看了看空中似乎一动不动的两轮太阳,无奈地摇了摇头,回头大声说:“都休息吧!我们看来得等到晚上才能出发!”

    于是男人都挣扎着爬起来,开始整理出一块可以休整的平地,三分熟则架起简易炊具开始准备做饭。李察擦了下额头的汗水,回到了阴影中,打开一份地图研究起来。这份地图十分简陋,连染血之地整体的轮廓都描绘不出来,只在核心地带标注了染血之地内几个著名绿洲和营地的大致方位。明显是出自游荡者的手绘地图谈不上精度,如果以此为前进依据,那多半会离最终目标偏差十万八千里。就是这样一幅简陋地图,还是在扫荡勇气之神神殿时得到的战利品。

    在这个位面,一份地图就是无价的财富。

    染血之地充满了莫测的危险,除了绿洲和几个固定的中立营地外,大片区域在地图上完全就是一片空白,只简单地写了几个名词,有些是公认的地名,有些甚至只是当地人的称呼。这片土地真正的通路秘密,都掌握在长年在此穿行的奴隶商队手里。

    不过在这幅粗糙的地图一角,李察已经勾勒出了一条短短的前进路线,以及路线周围的地形,这是他们先前经过的地方。精确天赋可以让李察绘出复杂的魔法阵,绘制地图就更不是问题了。

    精灵诗人跑到李察身边,问:“主人,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

    李察指了指地图上一个营地标记,说:“先和我们的人汇合,有了马匹之后,我们去血石营地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熟悉这一带的向导,并且找些‘活’干干。”

    奥拉尔有些不解:“为什么我们要到那里去碰运气?”

    李察笑了,说:“从今以后,我们就要在染血之地扎根了。因为这里到处都是异族、人渣和垃圾,而现在,他们就是我们天然的盟友。在这里,不会有人在意我们是什么人,来自何方,只要我们有足够的实力。”

    “也包括野蛮人吗?”精灵诗人小心翼翼地问,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李察有些奇怪地看了奥拉尔一眼,回答说:“当然!”

    精灵诗人的脸色现在就不只是难看,而是有些惨白了。李察若有所思,开始猜测究竟在精灵诗人的身上发生过什么,才让他对野蛮人有如此浓重的心理阴影。

    打发掉奥拉尔,李察又走到食人魔提拉米苏身边,拍了拍他,说:“多抄几份魔法卷轴。听说这东西在这个位面贵得要死,我们可都指望着这个发财了。另外抄写魔法卷轴也有助于魔力成长,你的法师等级何时能够晋升?”

    提拉米苏抓了抓头,说:“大约再有一个月吧,我就是十级法师了。”

    食人魔和人类有所不同,他们的魔力要少于同等级的人类法师。十级法师和人类八级法师大致相当。

    李察点点头,说:“不错!不过我可是很盼着你到十二级的那一天呢!”

    十二级的食人魔就有可能产生变异,包括再长出一个头的种族变异,或者是可遇不可求的特殊血脉能力变异。即使是最常见的双头食人魔变异也是好的,至少提拉米苏的施法速度就会加快许多。

    转了一大圈,和每个人都聊了几句后,李察才找了个地方坐下,取出一块兽皮,继续绘制这幅没有完成的构装。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练,李察已经完全适应在各种环境下绘制构装了,无论是深蓝限量版侏儒王室专用炼金台,还是阿克蒙德浮岛那张三十年前的小台子,甚或是眼前这块仅仅算得上平整的石头,此时对他来说都完全一样,丝毫不会影响魔法阵的精度。

    这幅构装是为刚德准备的初级力量,按现有材料制成后可以提升30%左右的力量,这样刚德的力量就可与当初的敏泰爵士相当,战力亦相应会大幅提升。

    流砂坐到李察身边,一边看着他绘制构装,一边问:“当头儿不容易吧?”

    李察的魔法笔没有停,声音则如绘出的线条那样工整平淡:“是的,需要考虑每个人和每一件事,也要了解你们每个人的想法。将来,我还要得到你们,以及更多的人的信任,而不是单纯依靠魔法契约的力量把你们束缚在我身边。就算我想,我们也没有那么多的魔法奴役卷轴了。”

    这时一条完整的曲线画好,李察收了笔,若有所思地说:“可是信任似乎很难得到。”

    流砂浅浅一笑:“我的你已经得到了。”

    李察也相应笑笑,说:“可是还有他们呢!”

    流砂拢了拢自己的长发,说:“这也简单,你带着他们多打几场胜仗就行了。”

    李察点了点头:“这倒也是。”

    “不过你似乎忘了一个人。”流砂提醒着李察。

    “谁?”

    “水花。”

    “水花?”李察先是有些奇怪,不过随即醒悟过来。水花和他之间是有灵魂上的联系,李察也能够感觉到少女的位置和有意识地召唤,可是这却并不意味着李察能够知道她在想什么,是高兴还是沮丧。原来在无意之间,李察已经忽略了她许久。

    “我明白了,谢谢!”

    流砂淡淡一笑,说:“不用谢我,我还期待着你能够把我们带回诺兰德的那一天呢。”

    李察也微笑,意味深长地回答:“我期待的可是回归之前的那一天!”

    流砂愕然,然后小脸一板,哼了一声起身走人。不过能够看到流砂露出意外的样子,倒是让李察小小的有了些成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