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七 混乱的秩序

章五十七 混乱的秩序

    入夜时分,天空中升起一轮巨大的明月,照耀着整个染血之地,星辰反而变成了布景上的点缀,似乎连这里的夜空都和动荡之地的另外一边不同。在水银般流泻的月光下,许多风化严重的石柱也在散发着微弱光芒。借着皎洁夜色,李察带领着众人出发,并且在凌晨时分和先遣出发的队伍汇合。

    然而李察见到的是一队残兵,人人带伤,所有的战马都失去了,当初的降兵如今更是只活下来十二个。

    在流砂忙着给先遣队的伤兵们治疗时,李察阴沉着脸,绕着他们走了一圈,把每个人的伤势都看了看,然后才对为首的步战骑士说:“谁干的?”

    “据说是红色哥萨克的人,他们看中了我们携带的战马,就说想用一个金币一匹的价格来购买,这只有市价的百分之一。我拒绝了,他们立刻就翻脸动手。对方有两百多人,其中还有十个左右的骑士,实力比我们强了太多,所以最终只逃出来这么几个人。”步战骑士说。

    这名步战骑士后背上有一条巨大的伤口,几乎露出了骨头。刚见到李察时,伤口还在不断向外流着脓水。除了这道伤口外,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还有十余个,可见当日战况的惨烈。

    “红色哥萨克……”李察反复念了几遍这个名字,脸色越来越深沉,然后问:“袭击你们的那些人,以后见到了你还认得出吗?”

    “肯定能认出来!为首的是一个至少有十三级的骑士,他穿了一身红色重甲,用锯刃双手剑,非常好认!”步战骑士说。

    李察来回踱步,等流砂处理好所有人的伤势,他才停了下来,拍拍步战骑士的肩膀,叹了口气说:“这次干得不错,因为你们都活着回来了。战马丢了可以抢回来,你们要是战死,我到哪里还能够找到象你们一样可以信任的人?”

    现在李察越来越发现,歌顿送给他的这些步战骑士的价值几乎无法衡量。

    步战骑士露出感激之色,挣扎着行了一个一丝不苟的军礼,才说:“为歌顿大人和阿克蒙德效力,本来就是我们一生的目的!”

    步战骑士效力的对象中没有李察,而只有歌顿和阿克蒙德。

    李察觉察到了这一点,但是没有说什么,而且周围听到这句话的人也觉得理所当然。这就是家族和一个传奇般领袖的凝聚力。他们效忠的对象以前是歌顿,现在是李察,以后或许会是李察的儿子。不论哪一个,在这些步战骑士的眼中都是阿克蒙德的一员。歌顿被单独提出来,是因为他对阿克蒙德家族的贡献已经大到了足以载入历史,可以与史上最为出众的几位阿克蒙德相提并论的地步。或许再过几十年,歌顿的功绩就会超越所有先辈。

    许多步战骑士都是一代代为阿克蒙德效力的,阿克蒙德则给他们提供了教育、训练、社会地位、财富和一条通向更高位置的通道,如果他们本人足够强大,受到荫庇的范围还会更大,血亲、亲族、甚至团队。双方就如冬青藤和冷杉树,互相缠绕,互相扶持。这也是诺兰德众多贵族豪门的生存方式。

    借着清晨微微清凉的天气,李察带领着队伍继续向血石营地进发。随着第一轮太阳跃上天空,天气又开始变得炎热。踏在滚烫的红色泥土碎石上,汗水又开始从李察的额头冒出流下。他已经渐渐习惯了染血之地的干燥和炎热,安稳地一步一步向前走着。不过,一个让他失去了全部战马和大半战士的名字此刻正在李察心中反复盘旋。

    红色哥萨克。

    染血之地也是有道路的。其中大多数都是往来的旅人踩踏出来的,踩得人多了,也就逐渐变成了大路。绿洲和拥有水源的中立营地自然是许多大路的终点,大型商队往来密集的路线也经常出现大路。如果绿洲干涸,营地变迁,那么大路也就会逐渐变成小路,然后自然而然的消失。

    在炎热的天气下走了大约半个小时,李察面前就出现了一条小路。说是路,其实就是车轮马蹄压碾出来稍许平整的一片地面。根据地图的标注,沿着这个方向大约再走几公里,就是通向血石营地的大路了。

    李察的运气显然不错,仅仅凭着那副粗糙地图上的标注,加上一点经过岔路时的方向判断,至今为止都没有出现太大的偏差。

    不过眼前这条道路看起来并不通畅。几根削尖的树干钉在一起,就构成了一个人工路障,在李察前方的道路上,就横了这样几个路障,把两根高耸石峰之间的道路封死大半,只留下几米宽的一处空隙。路障后面,可以看到几个面相凶狠的男人正在无所事事地游荡着。路障一端最高的支架上则绑了一面旗帜,在无风的天气,耷拉着与地面垂直展开,露出血红色的死神镰刀图案。

    染血之地大多地势四通八达,偏离大路并非不能通行,只是比较容易迷失方向,或者遇到一些未知的危险而已。就象眼前,即便封锁了这条道路,稍稍多走点几步,绕过高耸的石峰也是应该能够过去的。可是对方既然如此堂而皇之的封路,那么绕路就不会那么简单了。看样子对方是在这里设了一个长期的路卡,拦截从这个方向来往于血石营地的人,躲是没有用的。

    李察略皱了皱眉,就向路卡走去。

    远远看到李察一行人,路障后的一个人立刻跳了起来,用力吹响了哨子。于是十几个穷凶极恶的大汉纷纷站起,抓起自己的武器。同时从路障一侧的石峰后,还奔出了几名骑士。

    一名壮汉大模大样地走到了路障前,用力挥舞手斧,高声叫着:“喂!那边的人都给我过来!这里是血镰马克老大的地盘,凡是想去血石营地的人都要交税!”

    还距离路障百米左右,李察就停下了脚步,回答说:“我们不准备去血石营地!”

    那名壮汉一怔,按李察的前进方向,不去血石营地完全不可思议,如果只是要穿行染血之地,那就根本就不会折到这个方向来。他认真地想了想,也想不出除了血石营地,李察还能去哪。

    就在这时,一个比其它人至少高出半个头的大汉从路障后走出,一巴掌扇在还在用心思考的那个人脑袋上,怒斥一声“废物!”他向李察一指,吼叫道:“不管去不去血石营地,既然让我们看到了,就都得过来交税!这是马克老大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