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五十八 特别赚钱的事业 上

章五十八 特别赚钱的事业 上

    李察率领着众人走近关卡,一面不动声色地说:“我们想去血石营地碰碰运气。每个人的税是多少?以前从这里过可是不收税的,你们在这设卡,就不怕血石营地知道吗?”

    那名大汉向地上啐了一口,然后摩挲着沉重的双刃战斧,恶狠狠地说:“每人一个银币!大块头要交两个!不过一看你们就知道是一帮穷鬼,连匹马都没有,也想到血石去碰运气?乖乖把税交了,如果没钱的话,身上有什么好东西抵税也行。交了税,我就会给你们一块牌子,在血石营地里就没人敢欺负你们。血镰马克就是血石营地的老大!”

    李察皱了皱眉,说:“我怎么听说血石营地的老板是雷锤?难道那里换老板了?”

    大汉的脸色顿时显得有些不自然,怒道:“雷锤当然还是老板,但是血镰老大在血石营地也是说得上话的人!少他/妈的废话,赶快把税交了!”

    食人魔三分熟大怒,呲起了獠牙,再用力跺了下脚,就有些想要冲上去的意思。他的大脚在地上一踏,顿时地面就为之震颤了一下。

    看到体型庞大的食人魔发威,那名大汉的脸色立刻变了,握紧战斧全神戒备,一边叫道:“你们想干什么?!”他身后的伙伴也都一个一个抓住武器,摆出战斗准备的架势。

    大汉虽然不怕成年食人魔,但也不敢小看了,尤其三分熟和其它食人魔还不一样,身上那套重甲厚得和食人魔督军都有一拼。

    李察此时早已看清了关卡内外的情况。在关卡后有一个营地,大约能够容纳二三十人的样子,现在所有人应该都集中在关卡内外了。连同大汉在内,一共是二十八个人。这些人的武器铠甲各式各样,有穿皮甲,有穿锁甲,甚至还有一身皮甲,脚上却踩了双板甲战靴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门。这些战士大多皮肤黝黑透红,说不出是曝晒还是由于油污积垢过多。看染血之地的环境气候,洗澡显然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的福利。

    观察了这些时候,李察对这批战士的实力也心中有数。为首的大汉大约有十级,属于受封骑士的水准。而战士们大多是在五至八级之间,并且个个神情狠辣,显然都是经常见血杀人的家伙。不愧是染血之地,一个拦路设卡的小营地里,居然都是相当于老兵甚至于士官的战士。

    李察摸出一枚金币,抛给了为首的大汉,说:“我们不干什么,交税。我身后这些人的税,一枚金币已经够了吧?”

    金币在空中欢快地飞舞着,划出一道高高的抛物线。在阳光下,旋转的金币折散出耀眼的光芒,晃得人眼睛都有些睁不开。在启辉大陆上,一枚金币可以兑换到接近120枚银币。李察这队人还不到三十人,就算加上十几只风牙,过路税也用不了一枚金币。

    啪的一声轻响,金币消失在壮汉的大手里。他摊开手,凑近仔细地看着这枚精美的金币,忽然吸了口凉气,低声惊呼着:“是神殿金币!”

    大陆上流行的金币虽然标重是一样的,但是按发行主体不同亦可分为神殿金币,王国金币和贵族私铸金币三大类。其中各大神殿铸制的金币因为成色更好,工艺精湛,仿制不易而拥有更高的价值。李察扔出来的就是一枚勇气神殿铸造的神殿金币,至于来源自然不用多说。一枚神殿金币经常可以兑换到一百五十枚银币。

    盯着这枚金币,壮汉的眼睛都有些红了,那些战士们更是看得目不转睛。

    最后还是李察咳嗽了几声,才惊醒了他们,然后问:“我们的税已经交了,血镰大人的名牌呢,是否可以给我们了?既然交过了税,我觉得还是到血石营地去看看比较好。”

    壮汉把金币放进了口袋里,脸上已经全是不加掩饰的贪婪,大声说:“不,一枚金币不够,要两枚……不!十枚金币才能放你们过去!”

    “人头税不是一枚银币吗,怎么会不够?”李察这也算是明知故问了。

    “现在是一枚金币了!”壮汉咆哮着。

    “什么时候涨的?”李察问

    壮汉用力挥了挥双刃巨斧,说:“就在刚刚涨的!”

    另一个战士凑到壮汉身边,捅了捅他,提醒着:“头儿!还有女人!”

    壮汉双眼一瞪,怒骂道:“什么女人!我们在这是收税的,不是抢女人的。有了钱,回到营地里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瞧你们那点出息!”

    那个战士被吼得畏畏缩缩的,不过还是坚持着说:“头儿,这两个女人不太一样,您再看看……”

    壮汉这才望向李察身后的人。这是一只很奇特的队伍,不光有两头食人魔,有精灵,还有十几头驯化过的魔狼。壮汉当然无法把风牙和魔狼区分开来。就算不看它们,刚德也是很吸引注意力的人物,他庞大的体型和横溢的霸气,甚至会让人怀疑他会否是强大的野蛮人武士。除了刚德之外,降兵中三名受封骑士也自然而然地有着威严。而队伍中的两个女人,流砂和水花,此刻全身都裹在白布长袍内,以抵御过于强烈的阳光和热力,虽然看不清面貌,但是站立的姿势却可以用优雅来形容。

    那名战士的目光,就是落在水花的双足上。在任何环境下,少女都是赤足的,从长袍下可以看到一双雪白的脚,正以足尖微微点地,就那样站立在滚烫的砂石路面上。

    看到这样一双如珍珠贝母般莹润闪亮的脚,壮汉喉节剧烈地上下运动了一下,咕咚一声吞下一口口水。

    李察又从口袋中掏出一把金币,壮汉却一摆手,说:“税不急着交!喂,那两个女人,把长袍脱了给我看看!如果你们肯陪我一下,过路税就全免!”

    水花的身体微微一沉,十根晶莹的脚趾张开,牢牢抓住了地面。这是她准备动手的标志。李察则是哈哈一笑,把金币抛了起来,足足数十枚金币在空中飞舞着,闪耀的光芒一时甚至盖过了水花双足的魅力!

    金币在空中碰撞,发出丁丁当当悦耳的声音,然后又全部落回到李察手中。这一大把金币居然没有一枚掉落,于是在悄然间透露出一些李察的战技水准。

    哗的一声,李察把所有的金币都装回到钱袋里,然后微笑着对壮汉说:“你怎么称呼?”

    “别人都叫我巨斧山姆!”壮汉傲然地说,甚至还挥了挥双刃战斧。不过刚德的脸色立刻变得有些难看了,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粗糙大斧,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刚德的右脚忽然前后动动了,这是他冲锋的准备动作。

    “山姆,税我是不准备交了,如果一会你不想死的话,记得叫投降的时候声音大些!”李察微笑着,然后一挥手,说:“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如果反抗强烈的话,杀了也无所谓!”

    李察话音刚落,轰的一声,身后就跃出数道身影,狠狠扑入人群,大杀特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