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 暴徒 上

章六十 暴徒 上

    一队人逐渐远去,身后战死者的尸体和死去的战马都没有掩埋,直接抛在了废弃的营地外。这是染血之地的传统,等人们一走,秃鹫、鬣狗和食腐鼠就会把所有的尸体都变成一堆白骨,只有这样死者的灵魂才能够摆脱笼罩着这片土地的诅咒,顺利前往死亡国度。

    风牙们暂时没有跟上来,它们也需要食物,死去的几匹战马足够饱食一顿了。和染血之地的食腐生物不同的是,风牙就连骨头都不会留下来。

    对于风牙这类战斗单元,李察现在的约束是有足够食物的前提下不去动人类尸体。

    黄昏时分,血石营地已经遥遥在望。这是一片被石峰包围起来的空地,石峰之间修筑了简陋的城墙,一根根粗大的石柱和石峰就是天然壁垒。修筑在它们顶部的了望塔视野辽阔,而且高级箭手的射程可以覆盖整个营地。

    看到血石营地时,有关营地的情报再次从李察心头流过。

    血石营地靠近染血之地边缘,与红杉王国和黑水大公国相距不远,属于冒险者和商队离开人类国度后第一批重要的据点之一。血石营地常住人口有两千人左右,往来商队的高峰时节可以达到五千人。这也是血石营地八口地下泉眼能够负担的极限。

    整个血石营地的八口泉眼中,有四口是控制在一个名为血石的半兽人部落手里。余下的四口泉眼则是分别为四股相对小些的势力所控制,血镰马克就是其中之一。

    血石部落大酋长雷锤,也即是血石营地最强有力的控制者。十四级的雷锤无论是自身的战斗力,还是部落内上百名强大的半兽人战士,在整个血石营地都占据了绝对优势。即使在人类王国中,雷锤也至少可以弄到一个爵士地位,更不要说血石营地这块小小的地盘了。

    血镰马克,独眼龙卡隆,瘸子霍文,以及剃刀胡利,是血石营地另外四个实权人物。他们大多拥有百名左右的战士,自身的实力则在十二与十四级之间。其中剃刀胡利也是十四级的战士,但据说从来不敢向雷锤发起挑战。

    血镰马克,现在已经成为李察的第一个目标。他凶悍残暴,自身是十三级的战士,使用两把沉重的附魔短柄镰刀,除了天生力量够大之外,没有其它的特殊能力。在李察眼中,没有特殊能力的血镰马克是最好对付的一个目标,以目前他的队伍配置,可以有多套方案对付这类只是等级够高的家伙。

    李察思索着,不知不觉间又在马背上开始擦拭着本来就是一尘不染的手。无意中瞥见流砂似笑非笑的目光时,李察才蓦然惊觉。不过一阵窘迫后,他忽然想通了什么,于是从容不迫地收起了方巾。

    几名半兽人守在血石营地的门口,李察队伍的到来也让他们起了一阵骚动,毕竟两头食人魔太显眼了,而那十几头风牙也是一支不小的战斗力。最重要的是,李察这批人是完全的陌生面孔,又不是商队,阵容也不象普通的冒险者。对这些有丰富经验的半兽人战士来说,独特往往意味着麻烦。

    “干什么的?”半兽人队长说。

    奥拉尔把血镰马克的名牌抛给了半兽人队长,向李察努了努嘴,说:“我家主人想弄点野蛮人好货,所以过来碰碰运气。我们已经交过过路税了。”这也是事先准备好的说辞。

    半兽人队长看看名牌,再看了眼众人簇拥着、神情冷淡而高傲的李察,鼻子一皱,喷出两道粗气,说:“又是马克那个狗娘养的!血石营地不需要入城税,这块东西可不能给你们带来任何东西。马克是个让人讨厌的家伙,所以你最好把这块东西丢到垃圾堆里去。另外,既然你们已经交过了钱,那对马克来说你们就是根本没用了,除非你想要交更多的钱。”

    “谢谢,朋友!”奥拉尔真诚地说着,并且递过去几枚银币。

    半兽人队长接过了钱,脸色显得好了些,不过却说:“半兽人和精灵可不会成为朋友!不过还是祝你们好运,进去吧!”

    一摆手,半兽人队长让开了通道。

    一进入血石营地,一股浓烈的异味立刻扑面而来!这是混合了粪便、腐烂的食物、垃圾以及从不洗澡的奴隶体味而成的味道,杀伤力异常强悍,堪比六阶的酸雾术。一时之间,许多人脸色都为之一变,甚至两头食人魔的表情更加精彩些,爱好美食的他们,不幸的嗅觉也格外灵敏。

    血石营地到处是高高低低的房屋,墙壁大多是用随处可见的红色风化岩砌成,看得出并没有做过统一规划布置,是在长期的无序发展和争夺地盘中形成了这样的格局。不过大体上还是还是看得出围绕着泉眼分布的势力脉络,比如在一些建筑和巷道间有高墙拦断。

    营地中央伫立着一座足有五层高的城堡建筑,墙壁上伸出一根根伸向天空的削尖木桩,带着浓郁的兽人风格。城堡上飘着几面旗帜,在暗红底色上绘着一柄滴血的战锤,这就是血石部落的图腾旗帜。

    除了这座战堡外,营地内的建筑物杂乱无章,几乎谈不上有什么风格可言。特别是西部有一大片明显的贫民区,里面那些所谓的房屋都是用石头堆了三面墙壁,上面再随便加个什么顶,就算一个房屋了,低矮到任何一个成年人类都得低头才能进入的地步,象刚德和食人魔这种形体,基本是别想在保持墙壁和屋顶完好的情况下进入。贫民区内到处都是垃圾和脏水,飞舞的苍蝇多得几乎变成一团团黑云。

    李察路过一条小巷巷口时,正好看到里面几个衣衫破烂却神态凶狠的人正围着地上一个布袋。他们不停踢打着布袋,其中一个家伙甚至拿着一根带钉的木棒不停地砸在布袋上,每砸一下,布袋表面就会多出一块暗色的色渍。

    布袋不停地扭曲着,从里面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从大小看多半是装了一个人。而围着的这些人下手极重极狠,完全是往死里打的架势。

    李察停了战马,扫视着几个正在行凶的人,皱眉不语。这几个人只是普通人,但是当众行凶,一点也不避忌,那种嗜血和疯狂让他很有些不舒服。如果染血之地到处都是这样的嗜血和疯狂,那么他的应对方式也似乎有必要稍稍调整。这种调整,就是流砂为他选的方向。

    那几个人也发现自己被注意了,于是都停了手,转而盯着李察。他们的身体干瘦肮脏,一点也不强壮,但是布满血丝的双眼中却全是狠意。虽然李察一方明显人多势众,并且有两头一看就知道绝不好惹的食人魔,可是他们却丝毫不惧,其中一个甚至扬起了头,斜视着李察,轻蔑和挑衅之意非常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