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六十八 灵感

    李察失笑,摇了摇头,放开流砂,来到桌前,开始仔细检查桌上的一面兽皮。那是一幅裁好的兽皮,上面已绘制了完整的魔法阵。

    “哦?准备工作了吗?”流砂却似乎不准备放过李察。

    李察的左手在兽皮上轻轻抚过,透过指尖极为敏锐的触觉,魔法阵上最微小的瑕疵也无法逃过他的感知。他一边作最后的检查,一边说:“是啊,这是给刚德准备的构装,初级力量。虽然只是最初级的构装,却非常适合刚德。再配合他的大地之力,完全可以在战斗时给敌人一个非常大的惊喜。”

    “这似乎不是一个普通的初级力量。”流砂忽然说。

    李察微觉惊讶,不过对于流砂的渊博,他早就习惯了,于是解释说:“这幅初级力量结构上有所变化,在需要时才会被激发,瞬间爆发力量增幅可以超过50%,缺点就是激发需要斗气,而且持续消耗是普通初级力量的一倍,就算以刚德的体力,估计在激发状态下也最多坚持五分钟。但是在战斗中,配合他的大地之力,这幅构装却可以让他的战斗力瞬间激增,原本实力相当的敌人很可能在双重暴发期间被他斩杀。”

    “听起来和你的血脉能力爆发有些类似。”

    李察点了点头,说:“的确是从爆发上得到的启发,不过我的血脉能力应该不止是爆发,而且爆发这一能力似乎也可以继续得到强化。”

    “这个构装……”流砂触摸着已经变成一件艺术品的兽皮,似乎想到了什么,越来越显得惊讶。“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构装,可以和天赋能力共同加成。李察,你做出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东西!”

    “没那么夸张吧?”李察笑着说,“和初级力量相比,这幅构装只不过是加成幅度提高了一些而已,而代价就是消耗同样大幅提升。或许被动提升变为主动爆发也是一个变化,但是意义似乎不大。”

    流砂摇了摇头,说:“不,没有那么简单。如果把这个构装视为一个能力呢?它和你的血脉能力爆发几乎没有什么不同,惟一的区别或许就是增幅不若你的爆发强烈。可是,世界上又有多少人能够拥有血脉能力?但相对而言能够承载构装的人就多多了。听说可以模拟出血脉能力的构装至少都是三阶,而你却用一个一阶的构装实现了三阶的能力。李察,你有没有想过,用一阶构装模拟三阶构装的能力?如果能够做到……”

    李察全身一震,流砂的话在他面前打开了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

    一刹那间,所有的三阶构装都在他心中流过。在这一时刻,深蓝五年高强度学习中培养出的极为扎实的构装基础发挥了作用,无数难题瞬间被一一破解,于是李察发现,竟然过半的三阶构装都能够以性能削减为代价,用一阶构装模拟出来!甚至个别的四阶构装也能够如此处理!

    而在这一瞬间,又一个新的模糊想法如闪电在李察心中掠过,他似乎抓住了些什么,却又似乎并无所得。

    “李察……”流砂刚刚呼唤了一声,李察就立刻抬手,让她安静。而他自己则盯着窗外,视线的焦点却已不知落到了哪里。他的大脑正极速运转着,极力去捕捉刚刚一闪而逝的灵感,可是需要思索的内容是如此庞大,即使是拥有智慧天赋的李察,也开始感觉到阵阵剧烈的头痛。

    就在头痛得快要裂开时,李察忽然抓到了那缕灵感!

    为什么一定要做标准构装呢?大多数构装师的思路是做出标准构装,然后再以标准构装为基础,根据对象身体条件的不同,设计出所谓的构装方案。标准构装之所以会成为一种标准,其实是因为经过千百年的完善,它们实际上已经是非常成熟的一种设计方案,在稳定、性能、适用性和成本之间达到了相当程度的平衡。可以说,能够批量生产的构装骑士即是标准构装的最极端体现。

    然而,标准构装却不可能完全适应每一个人的要求。任何一个强者都有不同的特质,不同的能力,等级越高就越是如此。因此在真正高阶强者身上,标准构装就难以完全发挥出他们的战斗力。所以真正的构装大师,都会根据每一个强者自身的特点为他们量身定制一套构装方案。

    魔纹构装可以是科学,但更加是艺术。如果说标准构装是科学,那么量身定制的构装方案就是艺术。大构装师相互之间的高下,就是以艺术水准来区分的。

    而李察这时才明白,为何深蓝为他度身定做的课程设计里会有绘画等等大量的艺术类科目。经过最严格、也最开放艺术训练的李察,此时更加发现,眼前展开的并不仅仅是一条道路,而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艺术是有灵魂的,真正的构装方案或许是一个,或许是几个,不论方案是由多少个构装组成,也不论这些构装究竟是几阶,它们都应该和接受构装的对象成为一个完整的整体,拥有同一个主题,同一个灵魂!

    李察霍然抬头,望着流砂,郑而重之地说:“谢谢!”

    流砂认真地看着李察的眼睛,脸上慢慢堆起笑意。这一次不再是浅浅的微笑,而是越来越灿烂明媚。直到这时,李察才发现,原来流砂最美丽的时候,就是她笑得最欢畅的时候。这一刻的流砂,美艳已是不可方物!

    “你啊,是应该谢谢我的。”流砂笑着,用手指轻轻点了点李察的胸口,说:“其实你非常有天赋,也很有才华,甚至还具备了许多难能可贵的品质。可是你的性格却很有问题,你很内向,也很执著,同时非常骄傲,但另一方面却又十分的敏感和脆弱。有时候我甚至会觉得你更象一个诗人,整天把自己的内心收藏起来,让它沉浸在忧郁和哀伤之中,好象所有位面的人都伤害了你一样。”

    李察脸微微一红,怒道:“流砂!”

    流砂吐了吐舌头,连忙说:“好吧好吧,我不说了。其实,你一直最缺乏的就是自信!”

    李察伸手拧了一下流砂的脸蛋,哈哈一笑,说:“可是我现在好像已经有自信了!所以要谢谢你,我的自信很多都是你给我的。”

    流砂哼了一声,挺直了身体,说:“那当然!因为让一个男人拥有自信最快的途径,就是通过征服女人。而无论谁征服了我,都会自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