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七十四 祭祀 下

章七十四 祭祀 下

    随着歌声,迅影的头颅居然开始颤动,脖颈处本已凝结的断面再次破裂,狼血不断流出,而且竟然在祭坛上缓缓爬升,汇入到雕像脚边的战锤锤头,逐渐渗透到雕像内。吸收了新鲜的狼血,那座雕像似乎活了过来,李察隐约感觉到有一缕强大的意识正在雕像中缓缓苏醒。

    雕像的眼睛也泛起了血色,流转的血光如同目光,扫视着祭祀大厅中的每一个人。当那个意识注视到李察时,雕像双眼中的血光骤然旺盛,李察意识中如同骤然炸响一个霹雳,又似有成百上千头雄狮在齐声咆哮,刹那间震得他眼前一黑,几乎失去意识!

    然而几道强大的意识立刻汇入了李察的灵魂,与雕像中的意志发生剧烈的碰撞,瞬间把它抵冲了出去。那是来自于灵魂守卫水花、母巢和魔法奴仆们的力量。

    意外的是,母巢现在强大精神力量竟然已经超过了水花,而在刚刚的交锋中,还在旅馆埋头研究的亡灵法师山德鲁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于是也参与了这场战争。只是他的魔法誓言比魔法奴役契约力量要弱得多,过于模糊的联系使他无法传递过来太多的力量。否则的话,以当日沼泽中展现出来的强大精神力量,山德鲁或将会给入侵意识以重创。

    精神和意识层面的交锋瞬间结束,雷锤和其它半兽人的脑海中忽然传入一阵极为强烈的阵痛,于是纷纷倒地。当他们骇然爬起时,发现狼头已经彻底干瘪,如同放置了很久的干尸。而雕像已黯淡无光,祭祀到高氵朝时那缕缭绕不散的力量已经散去。

    雷锤有点晕眩地按着头,茫然地望向祭坛,摔倒让他浑身的伤口都在抽痛着,脸都痛得有些变形扭曲。他和其它半兽人互相看了看,却都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于是只能当作是祭品不错,引发先祖显灵。而他们实力太差,承受不住先祖的威能。

    长者和勇士那边很快恢复平静,而雷锤则拖着略有点跛的脚步,走到李察面前,凝视着他的眼睛,沉声说:“远道而来的异乡人,尊敬的**师,由于你的帮助我才能杀掉迅影,为部落中被它残害的勇士们报了仇。现在你观看了我们的祭祀,从此之后将是血石部落永远的朋友。我们虽然并不强大,但在必要时,绝不会吝惜于为朋友牺牲生命!”

    说着,雷锤伸出双臂,与李察拥抱了一下,完成了仪式。

    感受着雷锤强劲有力的拥抱,看着他苍老的面容和满身的伤痕,李察忽然觉得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味道。如果自己做出一个和刚德一样的构装,那么雷锤就用不着使用流砂的神术卷轴,也不会加快走向生命的终点。

    至少在现在这一刻,雷锤是个真正的勇士、合格的领袖和一个可以依赖的朋友。

    但是随即流砂的话语涌上心头,李察又想起了那堆显然是抢掠而来的魔法材料,每一件材料上,都肯定染着不少的鲜血。而且血石部落,乃至血石营地,都不是对普通人类友善的地方。雷锤的一生中,手下不知道产生了多少条亡灵。

    各种莫名的感觉交织在一起,李察忽然不知应该如何评判雷锤和他的血石部落。于是他心底暗暗叹息一声,却是又想起了自己位面入侵者的身份。

    即使是混乱残酷得十分单纯的染血之地,是是非非,原来也依然复杂得无法说明。

    在离开祭祀大厅之前,李察又向祭坛上的雕像看了一眼。那缕意识应该已受到重创,现在潜伏回雕像深处,开始休养生息了。不过在刚刚的交锋中,李察已经察觉到那缕意识的力量带有几分神力的性质了。不然的话,也无法保留一缕血石当年留下来的意志。

    这是李察第一次接触到先祖崇拜的力量。

    现在李察明白了母巢为何想要先祖崇拜的雕像了,它是想要吸收在雕像中蕴含的那缕神力。只不过,李察现在暂时不想去动血石部落的这处祭坛。

    “反正这样看来,染血之地乃至整个位面都会有无数多的先祖崇拜部落,我只要慢慢找,肯定会找到不少。至于血石部落这里……就等雷锤死后再说吧!反正他也活不了多久了。”李察如此想着,也如此安慰着自己。

    祭祀之后,就是带有浓重部落色彩的晚宴。

    战堡前半圆形空地上燃起了几堆篝火,烤肉和劣质烈酒都源源不断地供应上来,围着篝火的半兽人们踏着鼓点的节奏跳着战舞,不时停下来顿足捶胸仰天发出咆哮,这是自古以来的仪式,向先祖英灵起誓保卫家园,跳累了的就坐下来喝酒吃肉,然后再次加入队列。

    今晚血石部落的宴会多了几个特殊的客人,除了李察之外,还有他的两头食人魔。因为提拉米苏和三分熟的存在,晩会还多了一大锅浓香扑鼻的肉汤。这锅肉汤比血石营地的任何大厨做出来的东西都要好吃,因此更是受到没什么厨艺传统的半兽人们的狂热欢迎。单以这锅肉汤的水准,两头食人魔美食家的称号就名不虚传,可是他们似乎也只会煮肉汤,至今李察还没有看到过他们做别的熟食。

    一场狂欢,惟一让李察有些受不了的就是酒。他被迫和雷锤喝了满满三碗酒,那个碗极具半兽人的风格,粗、大。他还和每个半兽人长老喝过一碗,再和血石部落中最著名的几个勇士喝过一碗……

    所以狂欢晚宴结束时,李察是趴在三分熟背上回去的。他还未曾完全醉倒,可是翻滚的胃让他全身无力,意识中也如同着了火,模模糊糊的,平时所有的谨慎和顾虑都在一一离他远去。这一顿酒其实收获不少,至少李察可以带走的半兽人战士从二十个变成了三十个。不过多出来的十个就只能是普通的半兽人战士了。

    食人魔的背部宽大厚实,三分熟走得也十分平稳,可是在路上李察仍然狠狠地吐了两次。呕吐让李察稍稍好过了些,深夜时分变得有些清冷的风也让头脑开始清醒,但是血管中流淌着的酒精却依然在燃烧着,让他的意志飘忽不定。

    在路上,李察开始思索明天。

    到了这个时候,李察继续停留在血石营地的意义就不大了,区区一口水井,哪怕是整个营地都不是他的终点,甚至连——沸腾文学——都算不上。

    此外,他毕竟是入侵者,而血石营地距离人类王国并不遥远,如果勇气之神的军队也进入染血之地,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仍然十分危险。神殿一战中,埃辛的强大和神殿骑士的悍不畏死都给李察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假如是正面战斗,那么李察很可能只是获得惨胜结果。既然在血石营地已经收获到了能够收获的一切,那么就该继续深入了。

    下定了决心,李察也到了旅店门口,这时他已经可以勉强靠自己走路了,于是就挥手让两头食人魔去休息。相对于人类而言,睡觉对于食人魔的意义更加重大,锻炼或战斗的成果,要在睡觉的过程才能够固化下来。

    已经空了的胃中一阵翻涌,李察又想吐了。于是他快步穿过旅店大堂,推开后门,准备在后院找个角落解决一下问题。

    ps:今日似乎应该爆发了。

    【……章七十四祭祀下——沸腾文学——网文字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