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 黑暗呼吸 下

章八十 黑暗呼吸 下

    章八十黑暗呼吸下从荒野召唤,炼银纹饰,再到黑暗洞察和暗影封禁,都是李察独创的构装。它们虽然只是一阶构装,但均是附加了类似于能力的效果,而不是普通一阶标准构装那样单纯的属性加成。因此严格来说,它们均是介于一阶和二阶之间的构装。而且四个构装完全是为水花量身而制,不仅考虑到少女的战斗方式、特殊能力,还最大化地运用了构装位置,和少女完美地融为一体。换了任何一个其它人,都不可能把四个构装的威力发挥到淋漓尽致。

    但这还不是结束。

    当少女心口位置多出了一团深紫色的魔纹时,李察所有的灵感才彻底得到倾泄。

    守护反击,即是少女心口处的构装。它的作用是当灵魂主人,也即是李察,受到精神或是灵魂攻击时,提高少女分担灵魂攻击的能力,并且会增强灵魂的稳定性,降低精神攻击对自身行动力的影响。守护反击也是所有五个构装最核心的部分,用去了李察整整五天的时间,当它完成时,由导魔溶液绘制出的纹路瞬间点亮,然后将所有构装都联接在一起,彼此融合,成为一个整体。

    当五个构装融为一体后,整套构装就多出一个能力黑暗呼吸,在能力发动时,少女将会与周围环境融为一体,她的攻击将更为有效而致命,而且会附加黑暗与阴影伤害。发动能力时的少女,会成为敌人真正的梦魇。

    至此,李察有生以来的第一套魔纹构装套装:“黑暗呼吸”,就此完成。

    片刻之后,流砂也被李察叫到了水花的房间。在一一介绍了从荒野召唤直至守护反击五个构装的详细能力后,李察才说:“当五个构装合为一体时,就会产生一个全新的能力:黑暗呼吸。所以我把这套构装命名为‘黑暗呼吸’。而且黑暗呼吸只是一个起步,设计这套构装的核心思路今后还会继续发展和强化,最终会形成一个系列。这个系列,我称它为‘深黯的蛮荒’。”

    接下来,李察让水花穿好衣服,把她和刚德都叫到后院,准备通过实战检验一下黑暗呼吸的效果。

    此刻仍是深夜,杂乱的后院则是水花最喜欢的复杂环境。不过水花又在后院中摆放了一具用木架支撑起来的骑士全身板甲,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听说要和水花打架,刚德兴奋得咧开了大嘴,手中的大斧都在微微震颤。在得到了新构装力量爆发后,他还没有痛快地战斗过呢。而水花和他同样出身死亡训练营,互相之间非常了解和熟悉。在刚德心目中,少女绝对属于最危险的敌人之一。一个这样的敌人刚刚升级,又得到了整整五个量身定制的构装的话,那又会怎样?

    刚德虽然粗犷地笑着,却早在心底把‘之一’那个词给去掉了。

    而且今晚,静静肃立在面前的白衣少女让刚德泛起一种强烈的陌生感觉,她似乎在黑暗中若隐若现,总让人有些捉摸不定。

    刚德习惯性地大笑了几声,然后摸了摸光头,忽然一摆大斧,严肃认真地说:“水花!事先说好,你不能用那根钢锥!”

    粗糙且带着些锈迹的钢锥出现在少女手中,谁都没看出这把凶器原先被藏在哪里。少女随手一抛,扑的一声,钢椎就钉在了院墙上。然后少女缓缓拔出永眠指引者,双手握刀,刀尖斜指地面,足跟微微提起,双眼则盯上了刚德,短发开始无风飘动。

    刚德双手握斧,也沉默下去,双膝微弯,凛冽的气势骤然迸发!

    似是被他气势所激,水花的短发飞扬起来,身影却不是破空飞击,而是缓缓在黑暗中消失。可是她的身影还没有完全消逝,刚德就怪叫一声,大斧横挥,挡在自己身侧。

    当的一声轻响,永眠指引者在黑暗中无声无息地出现,与大斧交击了一记,又悄无声息地消失在黑暗中。当长刀消失之后,水花的身影才徐徐在刚德身侧出现,只是还没有清晰就又变得模糊。

    又是当当两声,刚德大斧后斩,很有些狼狈地挡住了水花两次斩击。然而大斧还未来得及回收,永眠指引者就又在他面前出现!而这一次,速度更是快了不知道多少!

    少女已迅如闪电,围绕着刚德前后疾行,一刀刀如狂风骤雨般向刚德斩去!

    在使用了风行之后,少女瞬间的速度已经彻底压倒了刚德,让他甚至连反应格挡都来不及,只能强行激发构装,毕竟力量大了轮斧子也能快点。现在刚德就只能凭着本能把大斧轮得和风车一样,至于挡不挡得住,全靠运气。

    然而一阵无法言喻的冰寒忽然袭上刚德心头,他愕然了一瞬,看到水花那张冰冷而美丽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无比清晰。然而清晰只持续了短得根本无法捕捉的一瞬,少女就如风般贴着刚德掠过,永眠指引者一闪而逝!

    刚德僵在了原地,水花也出现在数米之外,安静肃立。少女的呼吸有些急促,体力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可是战斗早已结束。

    刚德慢慢转身,在他身后两米外,就是水花原本立在那里的全身板甲。原本刚德以为这是她增加的一个障碍物,以便让战场环境更加有利于自己,现在却发现根本不是。

    那具全身板甲忽然出现了一条倾斜的裂隙,然后上下两半无声的滑开,哗拉一声,上半段全身板甲摔在地上,在寂静无声的夜里,显得格外响亮。借着昏暗的月光,可以看到板甲的切口光滑无比。

    刚德的喉节忽然上下剧烈滚动了一下,咕嘟一声,吞下一口口水,脸色异常难看。少女那一刀如果不是斩向全身板甲,而是砍向自己,那么刚德知道自己现在肯定就那具板甲一样,会被拦腰截断。

    这一刻,少女在刚德的辞典中,已经上升为天敌。

    在李察身边,流砂忽然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在想什么?”李察沉默了片刻,才问。

    黑暗呼吸的威力,甚至还要超出他这个创始者的想象。只要在夜幕下,现在的少女连雷锤都能斩杀!

    流砂的神情有刹那间的恍惚,然后缓缓地说:“我在想数百年前,圣构装师卢迦迪摩公开发布他的第一个构装套装时的盛大场景。那套构装,即是轰动整个大陆的绯色骑士系列的开始。”

    李察微微一笑,说:“我现在关心的只是接下来你会不会反抗。”

    流砂回望了李察一眼,宁定而坚决地说:“绝不让你轻易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