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一 永无休止的战争

章八十一 永无休止的战争

    这是在血石营地停留的最后一晚。

    营地的夜晚很平静,但是旅店中并不平静。

    砰的一声,流砂窈窕的身体横飞过大半个房间,摔在床上。

    李察这一掷距离和力量都把握得异常精准,即没有让流砂撞上墙壁,又没有把她真正摔重了。然而流砂却伏在床上不断喘息着,似乎再也爬不起来的样子。她身上的神官袍已经破破烂烂,露出一侧雪白的肩膀和大半个后背,长袍下摆也被撕成根根布条,一条雪白的大腿几乎整个露出来,几根脚趾似是无意识地抓着床单。

    李察哼了一声,当然知道流砂在演戏,如果真以她没了反抗的力气,可以肆无忌惮地享受,那就大错特错了。他刚刚已经连续有了几次堪称惨痛的教训,这一次自然不会再次上当。于是他不急不忙地先把自己的衣服脱光,露出比真实年纪和职业更加匀称健美的身体,然后慢慢走到床边,问:“有没有摔到你?”

    流砂的脸埋在床单里,轻轻呻吟,没有回答。

    李察一把抓住她的脚踝,猛然把伏着的她拖近自己,随后掀开长袍,进入了最后攻击的姿态。然而李察正准备享用大餐时,流砂的双腿忽然缠上了他的腰,猛然一收,身体向后撞去。她的双腿异常有力,于是两个人立刻紧密接触在一起!

    然而位置仅仅是偏差了还不到十厘米,这个动作的性质就从深入变成了撞击。虽然流砂同样非常艺术地控制了力量,只对李察造成重击的后果,而没有实质性的创伤。可是要害被袭击,重击同样不好受。

    李察闷哼一声,顿时一口气赌在了胸口,再也吐不出去。而流砂则骤然活力四溢,双手在床上一撑,腰腿用力,整个呼的一声从李察头顶翻了过去,在空中一个轻巧的翻身,盈盈落地。灵活得完全不象身体孱弱的神官。

    她双足落地,即刻向房门冲去,显然是要逃。可是眼看着手指就要触碰到房门的刹那,她的身体忽然向后滑去。

    李察一把流砂捞了回来,一边哼的一声,说:“还想跑!”

    两个人纠缠在一起,倒了下去。可是流砂不知怎地扭了几下,居然又脱身出来。不过这次的方位不佳,面前就是呈九十度的两堵墙壁,她来不及折向,就被李察堵在屋角,又被按了下去。

    就如流砂自己所说,她的确不会让李察轻易得手。

    两个人已经纠缠了不短的时间,而流砂则充分展示了自己不为人知的近战搏击之术,这是一种类似于摔跤的战斗技术,爆发的力道和方向每每出人意料。而流砂柔软力量兼而有之的身体更是把这种战斗艺术发挥到了极致。事后李察才得知,这是永恒龙殿中神官必然学习的一种近身搏斗术,以备在战斗中被敌人近身后能够有一定自保之力。可是眼前,这却成了李察最大的障碍。

    不过随着李察对这种搏击术的熟悉,反击也越来越具有针对性,流砂的处境也就相应地变得更加危险,好几次都差点被李察得手。她的长袍和贴身衣物都被撕开,能够提供的阻碍和保护也就相应减少,几近于零。

    连续的激烈搏斗之后,流砂的体力也开始下降,李察虽然同样是满身汗水,却越来越是兴奋。这就是男人,越是遭遇反抗,越是觉得有趣。

    流砂逃脱得一次比一次困难,也一次比一次更惊险。最后的挣扎很快到来,她被按在了桌子上,腰身一个扭动,可是力量却稍嫌不足,身体只弹起了一些,就又被压了下去。李察抓住流砂的手,按在了她的腰上,然后抓住战机,整个人都压了上去!

    房间中同时响起了两声叫喊,男的是如野兽般极度兴奋地咆哮着,而女的则是沙哑中带着喘息和痛苦。

    李察紧紧压着流砂,直到深入至极限,身体才微微后撤,待流砂稍稍透了口气,又重重撞了上去。接下来,就是不断的沉重冲击。

    这一次流砂终于象是到了极限,她伏在桌上,单纯地忍受着似乎永远不会停止的攻击,只能不断从喉咙中发出低低的呻吟,汗水如泉浆般冒出,很快打湿了桌子。

    因为之前进行过长时间的搏斗,一阵急促冲击后,李察就濒临临界点。他深吸了一口气,停下了动作。这可是得来不易的战利品,绝不可能如此轻易地就享用完了。然而李察动作一停,看上去已经全无反抗之力的流砂却稍稍抬起了上身,然后腰臀忽然快速而奇异地摆动起来。李察只觉一阵无法形容的感觉骤然冲上头顶,刚刚惊怒交织喝了声“你干什么!”,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精华喷薄而出。

    当李察伏在光滑的裸/背上开始喘息时,流砂才抬起头,摩擦着李察的脸,说:“我什么都没干,不过是想逃,却没逃掉而已。”

    李察大怒,岂有她这种逃法?

    他一言不发,沉默了几分钟,忽然起身,把流砂抱起来,一把扔上/床,然后又压了上去。这次轮到流砂大吃一惊,没想到李察如此迅速地恢复了战斗力。

    第二次战斗格外的激烈和长久。

    按照诺兰德军事专家的说法,第一次战斗可以视为破袭战的话,那么第二次的战斗就是持久战。而第三次战斗……

    汗出如雨的李察仰躺在流砂身边,哼了一声,很是意气风发地问:“怎么样,这次终于老实了吧?”

    流砂浅笑若水,抬手就给李察上了个神术活力,以作回答。

    从军事的角度,第三次战斗可以视为反击战,被压迫和欺凌的一方不但开始反击,而且很快转入了战略反攻,并且有望彻底颠倒原本上下的秩序。

    第三次战斗结束的时候,夜还很漫长,所以战争并未结束,特别是在一方不断挑衅的情况下,第四次战役不可避免地开始了。

    这一战,李察视死如归。

    天终于亮了。

    李察疲累欲死,只想昏昏睡去。流砂却活力四溢,光彩照人,在破晓晨光的照耀下,全身上下都美丽得如雾如幻。她缠着李察,不许他睡,并且很有些想要开始第五次战役的意思。

    “在想什么?”流砂把下巴搁在李察的胸膛上,凝望着他,很是期待什么地问着。她双瞳亮得让人心悸。

    “想起了小时候的生活。”李察淡淡回答。

    “小时候?”流砂有些诧异,在这种时候,怎么会有这样的回答。

    “是啊,那个时候我还在鲁瑟兰村,和妈妈生活在一起。等稍大了些,就要帮助妈妈打理药田,也经常看村里的人种地。鲁瑟兰是山村,耕田的人家家家户户都会驯养魔牛,那是用来代替人力耕田的。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对小时的种地方式倒是有了一种全新的感受。”

    “什么感受?”流砂更加好奇了,不过她更确定李察是想藉着顾左右而言它,以逃避第五次战争。

    李察侧过头看着流砂,露出若有若无的笑意:“我感觉我就是牛,而你就是地。从我小时候懂事时起,就只看过累死的牛,没见过耕坏的地!”

    流砂一言不发,只以神术活力作为回答。于是李察离开血石营地的日子,不得不又往后推迟了一天。

    PS: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