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三 地头蛇

章八十三 地头蛇

    来此之前,李察已经了解了蓝水绿洲的概况,于是在城市外扎营,吩咐众人守好营地,就带着几个随从进入城市。这次在蓝水绿洲,李察准备再次出售几幅魔纹构装,以换回需要的魔法材料,并且初步组建起一支属于自己的部队。虽然他现有的实力已经不算差了,至少面对一百名以下的盗贼团基本都有必胜把握。但李察可没把自己的目标放在小盗贼团上。

    进入城市时,已经是入夜时分。李察先是在城市中找了一家最好的旅店开了最好的房间,吃过晚饭后,才带着众人随意找了个颇具规模的酒吧,准备打听一下情报。

    时间还有些早,酒吧里的客人并不算多。吧台后一个略微上了点年纪的人正在擦拭着杯子。他很瘦,有一双非常灵活的眼睛,而瞳孔中全是阴冷的光芒。

    进入酒吧后,李察环视了酒吧中所有人,然后既对他们的实力有了大致的印象。李察让手下们找了张大桌子坐下,自己则直接坐到吧台边,取出一枚金币,在光滑的吧台上滑向酒保,说:“给我的人都来一杯酒,要这里最好的那种。”

    啪!酒保熟练地拍住了金币,然后拿出几个杯子在吧台上一字摆开,为每个杯子都倒满了一种金黄色的液体,顿时浓烈的酒香扑鼻而来,然后他向后面打了个响指,立刻从旁边钻出来几个穿着暴露得几乎一丝不挂的女招待,把酒端到了李察随从那一桌去。

    随从中虽然有两个女人,但是她们似乎对烈酒全无抗拒之意,而是举杯就喝,比在座的男人们动作还要快。在染血之地,如果说有什么出名东西的话,那么酒必然是其中一项。

    李察也端了一杯,浅浅喝了一口,不由得眼睛一亮,说:“好酒!”

    “那是当然。你们是新来的吧,我们这的老规矩,每晚的第一杯半价,后面的可就没有优惠了。”酒保说。

    李察微微一笑,说:“没关系,给每个人再来一杯。”说话间,两枚灿烂的金币又顺着吧台滑了过去。

    酒保熟练地把酒倒好。在李察低头专注品酒的时候,酒保恰好侧了侧头,仔细而又飞快地打量了他一番。

    李察这时又掏出了一个小钱袋,滑向酒保,然后说:“这里是二十枚金币,神殿金币。关于红色哥萨克,你都知道些什么?特别是有关红桃胡克的传闻,我更加感兴趣。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红色哥萨克?”酒保掂了掂钱袋,随手放进了柜台里,然后说:“好吧,你先等会。”

    酒保拿出一个稍大的杯子,然后伸手从上面的酒架摸出个不满的棕色瓶子,倒出来大半杯猩红色的烈酒,手指一弹,滑到了李察面前,带着玩味的笑容说:“红色哥萨克来了!”

    李察双眉微微一皱,伸手握住了酒杯。

    “好了,现在请付酒钱,一共是三百枚神殿金币!我这里的规矩,酒水一旦送出,概不退换!”酒保环抱双臂,斜视着李察,阴笑着说。

    李察淡然地笑,说:“你敢黑我的钱?”

    酒保狭长的眼睛一眯,说:“毛都没长全的小子,居然想在这里赖酒钱?也不他/妈/的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黑鬼!”

    角落一桌上围坐的几个面目狰狞的大汉应声而起,其中一个高近两米五,脑袋都快要撞上天花板吊着的魔法灯了。这是一个浑身黝黑的大汉,**着上身,胸口用苍白色颜料涂画着一个骷髅头。在李察的感知中,苍白骷髅头上散发出一阵阵奇异的波动,看来是某种部落秘法传承的图腾。

    这是一个十级的战士,而且力量上显然具备某些特殊的天赋,从体型上就可以看出。

    这几个大汉走到吧台前,酒保指着李察冷笑着说:“这个小子不懂规矩,居然直接想要向我买消息!不过他金币倒是挺多的。”

    黑人大汉点了点头,不断揉捏着自己的拳头,指节发出噼噼啪啪的脆响,说:“没毛的小杂种,把所有的钱都留下,外加你的右手,然后带着你的人给我滚!如果敢说个不,那就把你的手和脚都留下吧!”

    “你想要我的右手?”李察的笑容中已经开始渗出寒意。

    “我讨厌讨价还价!现在还要加上你的左手了!”黑鬼吼叫着。

    李察握着酒杯不停地晃动着,猩红色的酒液飞速在杯中旋转着,他的目光落在酒杯中,看都不看酒保和黑鬼,只是淡淡地说:“你们哪只瞎了的狗眼看到我是好欺负的?”

    黑鬼勃然大怒,咆哮着:“现在你别想走了!爬都不成!”话音未落,他巨大的拳头已经带着恶风,砸向李察的脸!

    李察仍然看着杯中的酒,尽管头发已经被拳风激得飘了起来,他却象是什么都没有察觉。

    黑鬼的拳头在距离李察额头不到半米时,就突然停在空中。一只钢钳般的大手握住了黑鬼的手腕,就此让这势大力沉的一拳无法寸进。

    刚德不知何时站到了李察身边,出手拦下黑鬼的一拳。刚德的体型比黑鬼要小了一圈,可是身躯中透出的恐怖杀气却比黑鬼强了不知道多少。黑鬼的手上肯定沾过不少鲜血,却哪里比得上死亡训练营的血腥恐怖?

    黑鬼胸前手臂上的肌肉急剧鼓胀,脸也憋得黑中透红,可是任由他如何用力,拳头都无法再前进一丝一毫。刚德就象一具钢铁铸就的人像,完全无法撼动!

    刚德冲着黑鬼咧了咧嘴,露出森白的牙齿,手臂上肌肉也开始蠕动,身体突然先后涌出两道不同的气息,于是黑鬼忽然嚎叫了一声,露出痛苦之色,被握住的手臂臂骨也在喀嚓作响。他的拳头不由自主地被扳向上方,然后手臂也被扳成一个很不自然的角度,最后黑鬼终于忍受不了剧痛,哀号一声,双膝落地,竟然被压制得跪到了刚德面前!

    刚德这时才狞笑,手上再加了一把力,于是喀嚓声中,黑鬼的臂骨被彻底握碎!

    酒保的脸色由开始的戏谑变成随后的惊讶,再到后来的震惊。看到黑鬼双膝落地,酒保立刻尖叫一声:“砍死他们!一个都别放跑了!”

    黑鬼身边的几名大汉立刻拥了上来,掏出随身兵器,有铁棍,有砍刀,劈头盖脸地向李察这一方的人砸了过来。其中一把砍刀更是轮圆了斩向李察脑袋。这一刀如果砍实,李察的头肯定被劈成两半!

    染血之地果然险恶,酒吧中的一场斗殴都会直接下致命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