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四 逼问 上

章八十四 逼问 上

    李察脸色已经阴沉得如要滴下水来,他伸手从怀中取出承载之书的残页,随手展开。一片昏黄色的魔法光辉从残页中喷发出来,笼罩了大半个酒吧,凡是在魔法光辉范围内的人,动作都立刻慢了三分。

    这是五级魔法,群体迟缓。既然蓝水绿洲之行的主基调是交易,李察的储备魔法也适时换成了群战辅助,而非群战攻击。

    效果很不错,不仅是扑来的几名大汉动作陡然变慢,连后面几桌想站起来的酒客都呈现出一个一个古怪的姿势。显然至少在这个酒吧中,除了李察的人,还没有谁能够抵抗五级的魔法。

    而对于头顶的砍刀,李察同样视而不见。他相信,同时激发了大地之力和力量爆发的刚德不会对付不了区区一把砍刀。果然,刚德直接飞起一拳,先行砸在袭击者的脸上,在一片密密麻麻的骨裂声中,袭击者飞越了大半个酒吧,砸翻了三四张桌子,这才摔在地上。只见他肢体抽搐,却没见他再次站起。

    刚德随手操起一个酒瓶,砰地一声砸碎在黑鬼头上。虽然是普通酒瓶,但在刚德手里的威力已截然不同。黑鬼晃了一晃,就栽倒在地,随后刚德踩上了他的左手,战靴用力碾动,从靴底又传来阵阵骨骼碎裂的声音。黑鬼凄厉的叫声立刻再次压倒了酒吧内的一切声音。

    可是现在已经没人顾得上黑鬼了,精灵诗人拔出短剑,已扑入人群,诡异狠辣的剑法顺手放倒了两名大汉,并且接手一根铁棍,然后用尽全力砸在另一个大汉的后脑上。虽然这一棍杀伤力其实远不及他的短剑,但无论是砰砰闷响还是飞溅的血花,都比短剑要刺激火爆得多!而且奥拉尔挥棍时用上了全身的力量,连嘴角都有些扭曲,于是让人看到了他优雅外表下的阴暗一面。

    一棍把壮汉砸倒,奥拉尔犹自不满足,铁棍挥舞如飞,一棍棍披头盖脸地砸在倒地的壮汉身上,棍落处血肉横飞!

    就在他疯狂发泄时,耳边忽然传来水花冷冷的声音:“让开!”

    奥拉尔一个寒战,瞬间从狂暴状态中清醒,极速退后。少女的身影已自他刚刚站立之处掠过,周围几名壮汉如同遭遇了九级魔法时间停止,所有的动作都僵在原处。而后,至少五六颗头颅飞上空中,鲜血喷溅如雨!

    整个过程中,几乎无人看清少女是何时出刀的。水花的身影清晰了一瞬,手中的永眠指引者已经指向了另一桌的酒客。这批人和迟缓魔法挣扎了一会儿以后,终于全部站了起来,大部分人手上都握了兵器,没兵器的也抄个酒瓶在手,显然是要参战,只不过还没来得及冲锋。

    少女再向前一步,这些人的脑袋也将飞上天空。

    “水花,别杀他们。”李察的声音远远传来,让已经跨出半步的少女停了下来。

    李察环视着酒吧,此时他带来的另一名步战骑士已经打倒了自己的两个对手,下手是冲着关节部位去的,对手立刻就失去了活动能力,并且注定要留下残疾。而酒吧中还有十几名酒客,大部分面露凶光,正有意参战,又有两三个人正想向往外溜,显然是看到战况不妙,打算通风报讯,去找援兵。

    看到这里,李察寒声说:“水花,凡是想跑的,都砍掉右脚!”

    李察的尾音未落,少女已自贴着酒吧围墙绕了一圈回来,那几个准备逃跑的均再跑了两步,右脚才突然从身体上脱落。他们猝不及防下摔得头晕眼花,随后腿上传来剧痛,立刻让他们发疯般的号叫起来。未等李察下一个命令,少女就扑向了那些拿起了武器的敌人。

    一时间酒吧中又是断肢横飞,左手拿武器的断左手,右手拿武器的断右手,少女的目光和刀法犀利无比。当然,最倒霉的是一个拿起了双手重斧的大个子。

    还不到一个呼吸的功夫,少女已经做完了一切,重新闪现在原本的座位上,安静地坐着。永眠指引者也不知在何时回到刀鞘内,这把杀戮之刃从来不会沾染血迹。

    少女的动作实在太快,快到李察都来不及阻止或者改变。在这个酒吧中喝酒的凶徒虽然大多有七八级的实力,可是面对拥有‘黑暗呼吸’的少女,他们简直比待宰的羔羊还要脆弱。

    李察摇了摇头,忽然大力扔出手中的酒杯,可以装下一升烈酒的酒杯带着尖锐的风声越过吧台,砸在想要偷偷溜走的酒保脸上,砰的一声碎成了无数破片。猩红的液体四下飞溢,已经分不清是酒还是血。

    李察翻身跃入吧台,一把拉住酒保的头发,把他拖了回来。入手时遭遇的反抗力量小得让李察倒是微微吃了一惊,这个血案的始作俑者,竟然只是个普通人。

    酒保用无比尖利的声音惨叫着,不断地说:“我是双头龙史迪克的人!你要是敢动我,你就死定了!史迪克大人会把你们都抓起来,切碎了喂他的狗!那两个女人可以多活一段时间,每天都会有上百个男人去操你们的!”

    “话还挺多,难怪只是个酒保。”李察提着酒保,一把把他按在了吧台上,然后拉起他的左手,压在台面上,让刚德过来按住。

    酒保叫得更加凄厉了,这次他似乎也感觉到事情大大不妙了,拼命挣扎着,不停地说:“史迪克大人有最强大的马队!你要是现在就把我放了,今晚的事就这样算了。不然的话,史迪克大人会把你们的全家都杀光!”

    李察坐到了吧台上,听到酒保的话不由得笑了起来,说:“这位史迪克大人要是能够找到我的家人,倒真得谢谢他了!现在,把你知道的关于红色哥萨克的一切都告诉我,一个字都不许漏,也一个字都不许撒谎。”

    酒吧里的战斗已经平息,满地都是尸体和呻吟着的伤者,鲜血漫流成河。还能保持完好站着的人已经不多了,大部分是女招待,还有几个够聪明、反应够快的人。他们及时抛下了手中的武器,蹲在地上,又没有逃跑,才躲过了水花神出鬼没的刀。

    虽然李察没有做任何的威胁,但是酒保被压在吧台上被迫摊开的左手,已经揭示了答案。酒保终于颤抖起来,努力发出最后的威胁:“史迪克大人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还是先担心自己的手指吧。”李察说完,向酒吧中打了个响指,叫道:“奥拉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