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六 送马

    酒吧虽然不是城市中心,但也不偏远,而且颇具规模。从酒吧内发生杀戮时算起,到现在也有了不少时间,虽然很仓促,不过也足够一些势力反应了。

    走出酒吧后,李察深深吸了。夜晚清凉的风,掸了掸衣服,反而不急着离开。

    旁边一家杂货店还开着门,看店面的老人坐在一张一半在店内一半在店外的长凳上,对李察神秘地笑笑,说:“年轻人真是冲动,刚到蓝水绿洲就杀了史迪克那么多的人,他肯定不会和你罢休的。”

    这时李察的手下已经陆续出了酒吧,不过李察却还是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对老人微笑着说:“这可不是我冲动。我可不喜欢被黑钱,更不喜欢被黑钱后还要留下手脚。这仇可不算小。”

    “也不算太大,至少在这里是这样。”老人说。

    “也许,那我就把仇再弄大点好了。”李察说。

    老人叹了口气,说:“年轻人总是很有自信。但是喜欢惹麻烦却不是一个好的性格。”

    李察已经取出了一块雪白的手帕,开始清理自己的手。刚才在混战中,他的手上的确沾染了几滴酒。听到老人的话,他只是深沉地笑笑,回答说:“我的确不喜欢麻烦,但是如果谁因为这个就来找我的麻烦,那他就会发现自己非常麻烦!”

    老人摇了摇头,说:“你毕竟是外来人。”

    “蓝水绿洲的湖面很大,史迪克所拥有的也不过是那么小小的一杯。而且外来人也不一定都很好欺负,既然在这片土地上生存,那么长一双瞎得不那么厉害的眼睛就很必要。”李察淡淡地说。

    “好吧,你已经快杀光了酒吧里史迪克的人,为什么还不走?”老人问。

    李察神秘地笑了,说:“在等人来给我们送马。”

    说话间,远处已经传来隐隐的马蹄声。

    马蹄声越来越近,一队骑士转眼间从百米外的街角奔出,向着酒吧这边飞速驰来。这队骑士有十多人,奔势如风如火,但操控技巧却很高明,在入夜后仍很热闹的大街上纵马飞奔,居然没有撞死撞伤什么人,看来除了骑术之外,也很克制。

    蓝水绿洲中势力众多,除了奴隶商人外,没有哪家一家独大。而奴隶商人则是分成了四个大商团。想必正因如此,这些骑士才行为谨慎。

    在他们冲过来的短短距离,李察已经看出为首的骑士是十二级,身后跟着的就只是些七八级的骑兵了。看来这应该是史迪克手下的一名队长,因为离得近,接到出事的消息后第一时间赶来。

    李察好整以暇地把手帕收起,同时不忘对老人说了一句:“我们的马来了。”

    还在数十米外,为首的骑士就看到了李察一群人,用力一踢马肚,加速冲来。一方面是李察这批人实在太过醒目,在奴隶贸易横行的染血之地,一个处于〖自〗由状态的纯种精灵放在哪里都是十分耀眼的。昏暗夜幕下,奥拉尔这样的浓血半精灵和精灵没什么区别。

    另一方面,则是骑士们远远就大吼一声:“是谁在我们双头龙的酒吧里捣乱?”而长街上有六七个看似很闲的人同时抬手指着李察。

    骑士们不再犹豫,而是加速催动战马,向李察等人冲来。为首队长更是抡起了链锤,布满利刺的精钢锤头发出慑人的呜呜声响。

    李察已经开始念颂咒语,但是看骑士们冲刺的速度,只给他留下了两秒的施法时间。然后就在骑队冲进二十米距离时,水花忽然向前踏了一步,双瞳中闪起幽幽的光芒,短发飘飞,骤然发出一声有若狼嚎的嘶叫!

    最前面的几匹战马骤然受惊,人立而起,直接把背上的骑士们甩飞出去。随后它们发疯般地左转右折,乱踢乱咬,胡冲乱撞,只想找条路逃出去,离那个少女越远越好。在这些战马意识中,不远处站着的并不是什么可爱少女,而是一头随时可以把它们撕成碎片的强大魔狼!

    为首骑士的战马同样人立,但是他的武技明显高出手下太多,双腿一夹,居然没有从马上被甩出去。但是陡然失却重心,那柄急速飞旋的链锤却再也没法控制,轰的一声砸进了旁边的一栋楼房里,在墙壁上犁出一道深沟。然而他虽然勉强控制住了战马,但是身后的骑兵们还在全力冲刺,哪里收得住势头,于是纷纷撞上前面已经发狂的战马,又是一阵人仰马翻。队长最终也没能幸免,座下战马被连撞两次,他的马术再好,也没法控制住被同伴们恐惧浪潮席卷的坐骑,终于滚倒在地。

    混乱之极的场面下,李察的魔法终于完成,又是一个群体迟缓术,把大部分的骑士都笼罩在内。魔法范围中还多了三名为骑士们指路的人。

    刚德、水花和两名步战骑士都已冲出,不过三支利箭越过他们,抢先射倒了三名骑兵。队长挣扎着从地上坐起,他的一条腿还被压在翻到的马匹下面,忽然看到刚德大步奔来,手中巨斧带着凌厉恶风横切而至!队长大吼一声,已来不及躲闪,只得竖起链锤,试图用锁链挡住这一斧。

    刚德脸上闪过一层戾气,身体猛然泛出一阵淡黄色的光芒,衣袍下的魔纹构装同时点亮。在力量爆发和大地之力的双重作用下,巨斧上带起的劲风骤然尖锐,就像一场大雨骤然化身风暴,让那名本来还安稳坐在杂货店门口的老人也张大了眼睛,愕然看着刚德。

    巨斧带着无可匹敌的力量切断锁链,然后斩开骑士盔甲,最后成功从颈甲上切过!队长的头高高飞起,身体却尤然坐着,不肯倒下。

    骑士队长被就地斩杀,仍然处于混乱中的剩余骑兵就再不是这批凶神的对手,被干脆利落地一一斩杀。二十多匹马中还能够骑乘的大约有十七八匹,足够李察等人每人两匹了。

    李察悠然看着手下们迅速而专业地打扫战场,收拢马匹,顺便惩治了一个给骑士们指路的家伙。所谓惩治,无非是切手切脚。

    为骑士们指路的一共有六个,这个家伙倒霉是因为在战况已定的时候还想做点什么,比如说把藏在衣袖里的匕首拔了出来。

    如此死硬且不怕见血的敌人十分让人头疼,所以李察的手下们也很明确对付这些人的处理方式。其实只有两种,一是杀了,二是让他永远失去战斗力,比如说断手断脚。一般来说,李察队伍中的某些人很倾向于后一种。因为前者解决问题虽然立竿见影,但是后者却能够给仇敌制造一个甩不掉的负担。虽然在染血之地,这一条不是很好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