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八十九 双头龙 下

章八十九 双头龙 下

    当的一声巨响,巨斧和黑武士的双手巨剑相交,这一次魔马终于支撑不住,跪倒在地。史迪克立刻跃下战马,挥舞巨斧和黑武士战在一起。黑武士力量虽大,反应却不够灵活。史迪克本来能够占据绝对优势,可是刚德又从后扑上。以二对一,史迪克就已经有些吃力了,而随后身上魔法光芒一闪,又被忙碌于追杀骑兵,正从他身边跑过的提拉米苏顺手上了个迟缓术。

    李察并没有急于出手,而是居中指挥,不断感知着战场环境和态势。他忽然察觉时机成熟,于是高喊一声:“两翼骑兵回撤!”

    于是两翼的步战骑士立刻徐徐后退,收缩回营地范围内。

    “半兽人后撤!”随着李察的命令,半兽人战士也开始回撤,收缩到步战骑士们组成的阵线后方。

    “山德鲁,左前方三十米,强化恐惧!”李察话音落下五秒,一团几乎看不见的暗淡光球就从破损的帐篷中飞出,随后一道强烈的魔法波动以光球为中心扩散开来,笼罩了左翼几乎所有的敌人,过半的骑兵和他们的坐骑即刻陷入了混乱,惊叫着,有的抱头倒地,有的则漫无目的地四下乱跑。

    随着李察的声音,又是一个强化恐惧术扔在右前方四十米处,于是右翼的敌人也开始混乱。战场局势急转直下,在风牙的带领下,收缩的半兽人们抓住时机再次出击。他们形成了六个明显的箭头,顷刻间史迪克麾下就有超过十名骑兵被击倒!

    而在正面,史迪克却被黑武士和刚德牢牢缠住,根本无法脱身。可是五名先前就已落马的队长却在两头食人魔和水花的强力突击下迅速崩溃,被一一斩杀。

    山德鲁没有继续召唤不死生物,而是按照李察的命令开始对史迪克不断加持诅咒,削弱他的战斗力。当扮演中坚力量的队长们被全部斩杀后,战局迅速倾斜。李察开始指挥部队进行强有力的反复穿插突击,转眼间就击溃了普通骑兵们的阵形。强大的魔法契约者们开始围攻史迪克,而李察手下的骑士们则向两翼散开,开始包抄残敌的后路。

    战局已彻底崩坏,于是史迪克的手下开始有人逃跑。

    史迪克也感觉到越来越强烈的威胁,他忽然狂吼一声,巨斧在身周狂轮几周,把黑武士和刚德逼得后退,然后再次怒吼,竟然用尽全身之力把巨斧掷向李察!

    巨斧飞旋斩来,力量极为猛恶!

    刚德狂吼一声,用尽全身力量,拦在李察和巨斧之间,把手中残破的重斧砸在飞斧上。又是一声闷雷般的巨响,刚德的大斧终于裂成两半,脱手飞出。刚德自己也腾空飞出数米,重重摔在地上,一时完全爬不起来。好在飞旋的巨斧终于偏了方向,从李察身侧掠过,把两名半兽人战士切成两半,余势未尽,一头插进地里,斧柄犹自在不停颤动。

    而李察身上魔法光芒闪烁不定,魔法护盾,远程防护,免伤结界,整整三个防御魔法先后在巨斧的冲击下炸开,李察自己也被魔法的力量向旁边推送出数米。给自己加持了如此多的防护,就算没有刚德的拼死防护,史迪克这一斧想要彻底击杀李察也十分困难。

    掷出巨斧后,史迪克即刻转身逃向城市。

    可是夜幕象有灵性般涌动,水花如幽灵似地在他身后出现,长刀永眠指引者一闪而逝,随后少女就持刀静立,不再追赶。

    黑暗呼吸,构装套装的最强能力,在这一刻才骤然展现。

    史迪克犹能狂奔百米,后背铠甲才突然裂开,喷出如旗帜般的血雾。他再挣扎着向前走了两步,终于一头栽倒。

    史迪克一倒,残存的骑兵们终于再无斗志,少部分一哄而散,也有十几个就此投降。

    李察则走到那柄仍然插在地上的魔法大斧前,轻轻抚摸着斧柄,手看似微定,其实指尖在轻微地颤抖着。史迪克的飞斧威力极大,如果李察的魔法防卫不起作用,被飞斧正面斩中,就是必死无疑。那时除非流砂是十八级的神眷者,才有可能以复生术救下李察的命,而复生术的副作用几乎和它的力量同等。

    当然,在重重护卫之下,李察被正面斩中的可能性也不大。但是看到那柄威力无伦的巨斧迎面而来,李察仍有差点再次亲吻死神的感觉,心中一时战栗,却又有一丝奇异的〖兴〗奋。

    这种与死神贴面起舞的感觉,似乎又会是一个构装系列的核心灵感。李察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有些偏执和疯狂了。

    “今晚干得不错,这是你第一次单纯靠指挥赢下的战斗呢!看来当我们回去时,诺兰德不光会增加一位未来的圣构装师,还会多出一位天才的统帅。”流砂的声音从李察背后传来。

    李察苦笑了一下,用力握了握拳,借以舒张紧张得有些僵硬的手指,压低了声音说:“差点被杀,有什么可不错的。”

    “哈!”流砂笑了起来,说:“你可是深蓝出来的魔法师呢!”

    “什么意思?”李察没明白。

    “如果是在诺兰德的话,你只要参加战斗,很多人就会立刻知道你是深蓝培训出来的魔法师了。”流砂说。

    李察十分疑惑:“不可能吧?我刚才根本没有使用什么特殊的魔法啊?也许深蓝有属于自己的独特魔法,但是那多半是老师独有的传奇魔法,我根本不可能学得到。”

    流砂摇头,说:“不是指特殊魔法,而是战斗风格。但凡是深蓝出来的魔法师,都是体格强壮,保命能力显著过人一等,并且极具自保意识。”

    在诺兰德,魔法师身边总有可靠的骑士保护,危急关头,骑士们的反应就会和方才刚德一样,以身为盾。所以许多魔法师崇尚追求极致的进攻力量,而不愿把宝贵的魔力投入太多到自身的防御上。因为在战场上,当防卫法师的骑士们都被击倒后,魔法师本身也活不了多久。

    李察微微一怔,倒是没有想到这一点。在战斗开始后,他一边指挥调度,一边抓住空隙给自己加持了所有能够加持的防护魔法。如果不是因为灵活性和速度下降带来的危险更多,李察还会给自己加持石肤术。

    在总结了经历的诸多场次战斗后,李察重新审视过深蓝对魔法师在战争中的定义,并且深信不疑:“在战场上,一个魔法师对敌人最大的威慑,就是他还活着,并且有魔力。”

    “去救人!”李察在流砂后背上一拍,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记得留一半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