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 凶残

    史迪克可还有近半的战士没有出现,不过由于他的战死讯息被逃掉的骑兵及时传了出去,远远可以看到从城市方向蜿蜒而来的火龙又半途折返了,这样看来,他残余手下继续来袭击的可能性不大。

    毕竟由史迪克亲自率领的八十多名骑士都接近全军覆没,剩下的几名队长再带着百名不到的骑士过来同样是送死。

    李察开始在营地中四处巡视,一边把任务分配下去:“打扫战场!治伤,把所有俘虏集中到一起,拖尸体,收拢战马……”

    一切井井有条,战场数据也都清点出来,一共是十六名俘虏,五十多匹完好的战马,逃走十一人,战死六十余。而李察方面战死三名士兵和五名半兽人,另有十几人受伤。有流砂在,只要不是当场战死,或者是断手断脚的残疾,都能够被救回来,并且恢复战斗力。

    作为核心战力的魔法契约者都没有参与到清扫战场工作中,而是就地休息治疗,以尽快恢复战斗力。不光需要防备城市中的第二波袭击,同时也要防御周边的那些营地。

    那些营地中可都不是什么好鸟,想捡便宜的大有人在。只不过李察刚刚几乎算是以压倒性优势取得了胜利,而周围的营地也不了解李察的底细,暂时不知道有多大的利益可以图谋。在看过刚刚的战斗后,更是要盘算一下自己能不能啃动这块硬骨头。

    “主人,尸体已经全部搜检完毕,准备如何处理?”一名步战骑士过来请示。

    李察沉吟一下,说:“普通战士都穿在木桩上,竖在营地旁边!五个队长尸体都收集起来,交给山德鲁。至于史迪克……山德鲁!”

    “您有什么吩咐?”正忙着把受创的黑武士送进召唤法阵的亡灵法师头也不抬地问。

    “史迪克的尸体我有重要用处,在木桩上晒几天不是问题吧?”

    山德鲁吃了一惊,然后无奈地说:“如果预先作过处理的话,还是可以被转化成骷髅武士的。不过实力会比黑武士要低两个等级。若是现在就把他的尸体给我,也许我有可能召唤出一个死亡骑士出来。”说实话,他对李察那句话的反应和表情几乎看不出是个亡灵法师。

    已经看过黑武士战斗力的李察现在对死亡骑士也不抱太大的幻想。所以看到山德鲁把黑武士送回召唤位面,立刻说:“你有三十分钟处理史迪克的尸体,但是不许弄花他的脸。”

    山德鲁所谓处理,其实就是从**中抽取残余灵魂碎片,并且把死亡能量灌注进**,以保持尸体生前力量。仅仅几分钟亡灵法师就完成了处理。

    所以半小时后,李察营地外的空地上,竖起了数十根木桩,每根木桩上都钉着一具被剥去盔甲的尸体。中央高出其它人三倍的柱子上,则吊着史迪克。而在空地周围,还插了几十根火把,把史迪克和他的手下们照亮。李察还是照顾了一下亡灵法师的需要,要不然还准备把史迪克尸体的手脚都切掉再吊起来。

    在夜幕的掩护下,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看到了这恐怖的一幕。

    蠢蠢欲动的营地都安静下来,城市中原本聚集的大片火把也逐渐散去,没了下文。

    “我就是要让这些家伙看清楚,想杀我的人是什么下场!”远眺城市的李察如是说,然后他挥了挥手,说:“今晚看来不会有事了,睡觉!”

    李察钻进自己的帐篷中休息了。刚德站在一片空地上,赤着上半身,正用一桶水清洗着身上的伤口。强健有力的肌肉和右胸肩上的魔纹都充满着力量感。

    等李察回到帐篷中时,刚德才抚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说:“头儿越来越凶残了啊!”

    精灵诗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过来,非常赞同地点了点头,然后深有感触地,用近乎抒情的语调说:“每个凶残的头目身后,都站着至少两个凶残的女人。”

    刚德用力点头:“这话有点道理!谁说的?”

    “我!”

    精灵诗人的话让刚德一脸失望,如果是历史上某位很有名声的大人物说出来的那还有点哲理,精灵诗人自己的话,说服力未免就有些太不足了。不过他硕大的脑袋中念头忽然一转,于是说:“两个凶残的女人……你招惹水花和流砂了?”

    奥拉尔的脸色立刻变得有些难看。于是刚德的目光也为之转变,不是好奇、讽刺或者幸灾乐祸,而是深深的同情。

    “哪一个?”刚德问。他不信精灵诗人两个女人都敢招惹,如果他真做了的话,现在显然不会完好无缺地站在这里。

    奥拉尔迟疑了很久才说:“……水花。”

    刚德耸了耸肩,说:“为何不找流砂?”

    “水花似乎对我有些意思,而流砂显然没有。另外,试探水花最多受点伤,她不至于杀了我。可是流砂……她想要害死我的话,办法似乎很多。”

    “有点小聪明!”刚德赞道,然后一把把奥拉尔勾了过来,压低了声音问:“你是怎么‘招惹’水花的,说详细点!”

    钢德粗壮的手臂一根就抵得上精灵诗人的两根胳膊粗,而力量则至少是精灵诗人的三四倍。在钢铁般的臂膀中,奥拉尔被勒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他明白这是**裸的威胁,不说出来的话刚德绝对不会客气,而他跑过来找刚德,其实也是想要找个人倾诉一下内心中的苦闷和压抑。

    “……就摸了下屁股……”奥拉尔从喉咙中挤出了这句话。

    “摸了下屁股?真的摸到了?”刚德的眼睛非常明亮,充满了期待。

    可惜精灵诗人还是让刚德失望了,尽管失望是在意料之中。

    “其实没有摸实,刚刚手指碰到了一点,就……”虽然只是微小得根本不足道的一点收获,仍然让精灵诗人回味不已。

    “然后呢?”刚德很期待,更加同情地问。

    “然后……”精灵诗人怅然一笑,说:“然后,我就知道了她那枚钢椎的真正用处。”

    刚德哈哈大笑,目光如电,在精灵诗人全身上下扫过,重重一拍他的肩膀,说:“知道钢椎的用途,今晚你还能站在这里,并且战力不弱,是不是偷偷找过流砂小姐了?”

    奥拉尔身体不由自主地轻颤了一下,点了点头,随后以无比沉重的语气说:“那时我伤得只能勉强走路,要想不被主人发现,而且不留后患,就只有去找流砂小姐。可是……整整一晚,她都只给我用治疗微伤!”

    刚德的眼角也不由得跳了几下。

    治疗术的原理都差不多,通过神力来加速伤口愈合,只是效果不同。治疗微伤也是如此,让伤口血肉生长加速,愈合加速。只不过这个过程中往往较为痛苦。在崇尚战争与暴力的位面,受伤是男人的标志,忍痛是男人的基本。所以没有哪个合格的战士会在受到神术治疗的时候叫痛,都是咬牙忍着。

    只不过奥拉尔那伤绝对够得上用强效治疗了,流砂却始终如一地使用治疗微伤。这样算起来,至少需要二三十个治疗微伤才行,持续治疗时间达数个小时,在神术持续生效期间,由于伤处血肉的蠕动,奥拉尔的伤痛被成倍地放大着。而且精灵诗人并不确定在治疗过程中,流砂是否偷偷给他加持了某种能够强化感知的神术。

    奥拉尔旁观过李察和流砂审讯犯人的过程,一想到流砂当时不动声色地把一个个治疗微伤施放在犯人身上的情景,他就不寒而栗。

    刚德咳嗽了一声,重重拍了拍奥拉尔的肩膀,同情地说:“你受惊了!”

    “根本不是受惊那么简单!你不明白那种感觉!”精灵诗人忽然激动起来。

    “好了好了,看在你的遭遇的确值得同情的份上,我再给你一个忠告吧,别把水花想得太简单。”刚德说。

    “水花?”奥拉尔一怔,在他眼中,少女就是凭力量和本能行动的。

    “你好好想想,为什么水花会让你的手指碰到她?她不是有意的话,你绝对没有半点机会。就是你有十只手,她都能一一给切下来!”刚德意味深长地提示着。

    奥拉尔开始渗出冷汗:“难道她是为了……是为了让我无法向主人申诉?毕竟是我动手在先……”

    刚德咧开大嘴,说:“你碰到一手指,她还你一钢椎,这不是很公平吗!”

    精灵诗人的脸色苍白得象是死人,甚至开始有点失魂落魄的样子。他甚至都无力抱怨,这算是哪门子的公平?

    “每个凶残的头儿背后,都站着两个更加凶残的女人。这话可是你刚才说的。”刚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