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六 奴隶 下

章九十六 奴隶 下

    李察戴上手套,动作轻柔而优雅,缓缓打开了盒子,于是盒中的魔纹构装就出现在众人眼前。虽然没有人知道盒中的兽皮是干什么用的,可是却有不少人认出那是取自雷电蜥蜴的皮,〖中〗央镶嵌的魔力水晶也是都认得的。至于兽皮上的魔法阵,线条无比优雅繁复,那一条条由珍贵材料勾成的曲线完全是杰出艺术的体现。

    克拉克看得最为仔细,但是他看了许久,也没能分辨出这个魔法阵的真正作用。虽然无法了解魔法阵的原理,但是许多局部的作用克拉克是看得出来的,更重要的是,他很清楚这幅魔法阵代表着怎样的成就,某些局部的笔法和对魔力调配已经达到了大师境界,在克拉克的一生中,这种境界的魔法阵只见过寥寥两三次,那都是大魔导师们的杰作。

    克拉克是最后一个坐回去的,然后重重吐出憋在胸口的浊气,沉声说:“大师之作!”

    老人安曼和克拉克交换了一个眼神,然后问:“李察先生,不知道这幅魔法杰作具体的功效是什么?”

    “它叫魔纹构装,可以植入人体,依靠少量的生命力和魔力水晶激发,激发效果是为力量增幅15%左右,每次激发效果可以持续五分钟。”李察介绍说。

    众人全部开始沉思,思索这个前所未见的魔纹构装的作用。安曼忽然手一抖,颤声问:“这个……魔纹构装,对已经进入圣域的强者也有效吗?”

    “当然!”李察回答。

    诺兰德的魔纹构装对传奇强者都有效,何况是法罗位面缩水的圣域?

    “那么,和其它魔法装备冲突吗?”安曼的声音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提夫曼忽然大叫一声:“这东西我买了!”一边伸手去抢封魔之盒。

    可是一只瘦削而有力的手握住了提夫曼的手腕,安曼盯着提夫曼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罗浮很需要这个。”

    圣域剑士罗浮,是安列克侯爵的弟弟,既是绿洲议会成员之一,也是蓝水绿洲内惟一的圣域强者,个人武力所向无敌。对圣域强者来说,每前进一步都变得非常困难,力量增幅15%,哪怕只是短时间的爆发,对个人战斗力也绝对是实质的大幅提升。

    但是提夫曼显然没有被罗浮的名头吓住,金辉战旗商团看起来也不畏惧安列克侯爵的权势。所以提夫曼的手仍然竭力伸向封魔之盒,一边冷笑着说:“罗浮的仇人们同样很需要这个!”

    “但这东西对你没用!”安曼脸色极为严肃。

    “对金辉战旗有用!我用不上不要紧,能够用上它的人多了!你这话不应该问我,而应该去问问特雷大人。”提夫曼冷笑。

    安曼的脸色变了,显得略有不安。特雷是金辉战旗的副团长,也是所有奴隶生意的负责人。身为十七级的圣域狂暴战士,特雷绝对属于罗浮不愿意碰上的敌人之一。而且他对于力量的需要程度,显然更在罗浮之上。

    另一头的比利尔忽然身体前倾,看着李察的眼睛,慢慢地说:“的确是好东西,你开个价吧!”

    提夫曼和安曼都是一怔,锐利的目光瞬间落在比利尔身上,几乎同时说:“你也要掺进来?!”

    “为什么不可以?”比利尔毫不退让。这可是非常罕见的事,因为他背后的势力完全无法和安列克侯爵和金辉战旗相提并论。但是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同时让提夫曼和安曼变了脸色:“李施龙图将军正准备大举征讨巨龙教徒,他一定很需要这幅构装!”

    李施龙图侯爵是北方强国铁三角帝国的著名将领,一生鲜少败迹,本身亦有十七级的战力,极为暴虐嗜血,麾下铁骑的战斗力也闻名大陆。没想到比利尔不知何时竟然搭上了这条线。

    不过铁三角帝国距离染血之地仍然有点距离,中间隔着两个公国。所以提夫曼和安曼却也不是如何惧怕,而是继续争执。

    最后提夫曼用力一拍桌子,冲李察吼道:“五万金币!这幅东西卖给我!”

    安曼见状反而不着急了,抱臂向后一靠,淡淡地说:“六万!”

    “八万!”比利尔的气势丝毫不亚于两人。

    “八万?你有这么多现金吗?”提夫曼讥笑着。

    比利尔脸色微变,哼了一声,说:“我手上还有五公斤秘银!”作为最出色的导魔金属之一,一公斤秘银在人类国度的售价要接近两万金币。

    “九万!”安曼不动声色,继续加价。

    提夫曼脸上已经开始渗出汗水,他狞笑一声,望向李察,说:“李察先生!你直接出个价吧,不管多少,这东西我都要了!”

    李察思索了一下,笑了笑,也不推辞,说:“那好,我就出价了。”

    他一开口,席间立刻紧张起来。除了竞价激烈的三个人,还有两个人脸色也变幻不定,似乎也有出手可能。李察不动声色间,已经把所有人的表情都收在眼底。

    李察对奥拉尔作了个手势,浓血半精灵又拿出一个封魔之盒,当众打开,里面是另一个一模一样的构装。

    房间中众人在愕然之余,却更加激动。暗流涌动,有意下手的人又多了一个。既然有两件构装,很多人都觉得自己怎么都应该弄一个回去。金币很多,但是圣域强者却不多,而且房间内坐着的人,几乎人人都能拐弯抹角的和某个圣域强者拉上些关系。

    李察把两个封魔之盒往前一推,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然后说:“一共两件构装,加在一起五万金币!”

    “什么?”所有人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就是李察喊出五十万金币都不会让他们这样吃惊。

    刚才第一幅构装轻轻松松就已经叫到了接近十万金币的高价,而以众人背后的真正实力,最终价格甚至有可能突破三十万。能够让圣域增强战斗力的魔法装备,直接可以用金币买到,而无需与提供装备的魔法师签订附加契约,简直是天大的便宜了。

    比利尔最先反应过来,立刻叫价:“十万!”

    “十二万!”“十五万!”又是新的一轮竞价,转眼间就突破了二十万大关。

    李察无奈苦笑,抬手往下压了压,于是众人才安静下来,所有灼灼的目光全部热切无比地紧盯着他。“构装不会只有这两件,以后也许还会有其它属性的构装出来。所以这两件构装,我只要五万金币就好。至于五万以上的部分,那就是你们的事了,与我无关。”

    众人脸色各异,对于李察的这一举动,也有了各自不同的理解和判断。

    不管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当务之急是立刻商议构装的分配。又经过一轮极为激烈的争夺和讨价还价,最终议定提夫曼和安曼各得到一件构装,比利尔和另外两个有意向竞价的人则得到一定补偿。

    染血之地商人们的效率无以复加,饭还没吃完,五万金币就放在了李察面前,那是需要两个壮汉去抬的沉重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