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九十九 游猎 下

章九十九 游猎 下

    这是一个棕色皮肤的部落,说明是一直在染血之地生存繁衍的兽人-_从西面高地上下来的兽人部落多数是绿色或者是深色皮肤。

    染血之地的兽人部落并不好惹,哪怕是不大的小部落,也经常会出现过十二级的凶狠强者。兽人都是天生的猎人和战士,能够适应艰苦的环境,生命力极为顽强,抓捕非常困难。另一方面,性格暴烈的兽人很难控制,更多是被送入地下矿洞作苦力,直到累死为止,少部分则被充作角斗场的斗士。但是不能组成炮灰军队,兽人的价值就下降了许多。所以兽人奴隶的价格一直不高,甚至比沙民还要低。为数众多的捕奴队也就少有去打兽人主意的。同样以十四级战士率领的捕奴队,无论抓沙民还是野蛮人,都比兽人要轻松得多,也更加赚钱。

    兽人的繁衍能力很强,他们虽然自然寿命是人类的三分之二,但是生育能力却是一倍还多,而且幼儿过10岁就是合格的战士了。此外,染血之地的兽人没有任何农耕习惯,他们的食物来源就是采摘果实,挖掘植物根茎,肉食则来自捕猎各种动物。这里的肉食并不排除其他智慧种族,虽然在不缺食物的季节,智慧种族是用来喂养他们的荒野狼的。

    所以每隔一段时间,当染血之地的兽人繁衍生息,数量增加到多得危险的时候,各个奴隶商人就会联合起来进行一番扫荡,以削减兽人的数量,维护商路通畅,防止棕色的海洋淹没这片大地。

    前几天,李察遇到的一个金辉战旗商队给他带来的消息里,就有这么一条,大捕猎行动又将开始了。他考虑一下以后,并没有拒绝老朋友的邀请。

    站在峰顶,李察看到几公里外一队由十几名猎人组成的兽人小队正走在回归的路上。他们抬着两头沉重肥壮的山猪,一个个都兴高采烈,看来今后几天内都将不用为食物愁了。在这群猎人的周围,还跟着七八头荒地狼。对兽人来说,这些荒狼就相当于他们的猎犬。

    李察在意识中下达了指令。

    荒地狼忽然停下了脚步,不安地低吼着,并且紧张地原地打着转。兽人猎人们也相应警觉,放下猎物,握紧了武器,向道路两旁的乱石峰柱出威胁性的低吼。几匹体形硕大的狼出现在岩石上,威胁的气息让荒地狼一边低吠一边开始缓缓后退。兽人还没有意识到致命的威胁已经出现,他们认不出风牙,但他们不怕狼。

    可是风牙毕竟不是狼,而是战斗兵器。

    空中响起锐利的尖啸,一支利箭钉在一名兽人的胸口,直至没羽。这名兽人倒地后却还能爬起来,足见生命力之强横。可是周围的大地开始震动,马蹄声由远而近,到后来开始轰鸣如雷!

    站在峰顶的李察,看到沙民骑兵在几头风牙的引领下冲向兽人的猎人小队,就知道这些兽人已经完了。

    而野蛮人战士在两头食人魔的带领下直插猎人小队和兽人营地的中间地带,布好防线。从营地中涌出来的几十个兽人一头就撞上了野蛮人的阵线。

    刚德则带着半兽人战士,以及其它骑士放过了从营地中冲出来支援的兽人,掉头冲进了空虚的兽人营地。他的目标,是兽人的巫师和祭祀。

    冲出营地的兽人们大吃一惊,又纷纷咆哮着往回跑。可是野蛮人战士们随后衔尾追杀,顷刻间击溃了兽人的主力。

    激烈的抵抗只存在了短短几分钟,战斗变成了屠杀。

    当所有的成年兽人,不论雄性还是雌性,全部战死后,兽人们才放弃了抵抗。可是二百人的部落也就只剩下不到五十个兽人,全部是老人和幼年兽人。李察也付出了二十多名奴隶战士作为代价。如此激烈的抵抗并非没有原因,自刚德一斧劈死了祭祀后,所有的兽人就开始狂了。

    李察给自己加持了羽落术,直接从悬崖上跃落,几十米的高度足够羽落术挥效力。

    他直接飘落在营地中,大步走上祭坛,一脚踢开祭祀的尸体,目光落在案桌上一尊石制的兽人雕像上。这尊兽人雕象只有不到一米高,栩栩如生,通体由深黑色的岩石雕成,石质均匀晶莹。就近观察,李察能够感觉到雕像内部蕴含着一缕奇异的力量。与在血石部落祭坛上的感觉相似。那应该是兽人先祖的灵魂。

    李察收起雕像,这是他攻打这个营地的主要目的。然后又在兽人营地中转了一圈,并没有现其它值得一提的财物。

    山德鲁又在忙碌着,兽人部落中两个十三级的强大战士拥有被转化为黑武士的潜质。这已经成为常态,每次战斗后,山德鲁总会是忙碌到最后的人。

    在众人打扫战场的时候,李察拿出地图,把这个营地和周边区域标注在地图上。在一个月前,这幅地图几乎是一片空白,现在已经有不少地方显露出清晰的轮廓。

    一小时后,李察带着颇具规模的队伍消失在深红的暮色里,只在身后留下了残破的营地和几十个幸存下来的兽人。这个部落已经很难再独立生存下去,只有并入其它兽人的部落。

    从人类的角度,没有人会去关心兽人部落的生存。就象兽人国度也不会有多少人会在意李察的死活。

    兽人是一个非常讲究先祖崇拜的种族,这一点和诺兰德大陆上的兽人很相似。几乎每个成规模的兽人部落都会有祭祀和崇拜祖先的祭坛,所以他们也就成了李察的目标。

    虽然在游猎的初期,也遇到过兽人部落,但是李察并没有下令攻击。这次,来自金辉战旗的大捕猎邀请,似乎扫清了他最后的犹豫。

    在接下来几天中,李察又攻破了两个兽人营地,都找到了祭坛,以及藏有祖先灵魂的雕像。李察还记得,母巢需要这种东西。而流砂也很有兴趣,她是对一切拥有神力,以及相似性质力量的物品都有兴趣。

    染血之地是一片富饶的土地。需要先祖雕像就去找兽人和沙民,沙民也是很有先祖崇拜传统的。需要战士就去找捕奴队,捕奴队抓获的奴隶许多会成为李察的战士,而捕奴队的成员则大多会变成山德鲁手中的黑武士。如果想要财富,那么李察也经常会遇到商队,虽然大部分时候他还是使用交易的方式,即使是成本价或者象征价,但还是交易。

    只要能够战胜敌人,那么在染血之地几乎就是要什么就有什么。

    虽然时间不长,可是李察却有种错觉,似乎这种生活永远都不会有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