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百零一 发现

章一百零一 发现

    他从战马上跳下,走到黑甲骑士尸体旁,踢开已经腐烂过半的护卫队员们,然后蹲了下去,把骑士的脸翻过来。这是一张粗犷得有若野蛮人的面孔,仍然带着临死前一瞬的狰狞。他的头发切削得十分整齐,完全是军队的风范,而不象这个位面中强者常见的那样随意。这名骑士是以人类血统为主,却又混杂了其它种族的特征,显然在力量、防御和爆发方面十分擅长。

    但是李察的精确天赋和艺术直觉,总反馈过来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在他的视野里所能看到的血统混合,以及各项能力配比无限趋于最大化,甚至堪称完美。让他忍不住联想到深蓝图书馆里所记载的一种人工混血培养生物种群的方法,眼前似乎就是这样一个成熟体。

    此外从这场战斗最终的痕迹来看,黑甲骑士已经拥有相当于十五级的战斗力,但无论是铠甲还是武器都是制式产品,战场上遗留的种种迹象也表明,他很可能只是一支特殊部队的普通骑士。那得是一支什么样的部队,才能够由十五级战力的骑士组成?

    即使是在诺兰德,这样的部队也绝对是豪门手中的王牌部队,仅次于构装骑士编队。

    李察站了起来,扬手叫过来十几个沙民奴隶。让他们把黑甲骑士身上所有的武器都拔出来,然后把骑士甲卸下来。黑甲骑士的尸体仍然不断散发着阴沉恐怖的气息,素来胆大凶狠的沙民们竟也流露出了畏惧,在拔除武器时,他们的双手都在颤抖。

    当厚重的胸甲被三名沙**手卸下搬开后,又一名沙民拔出弯刀,割开了亚麻制造的甲衣,露出黑甲骑士的胸膛。

    李察骤然屏住了呼吸!

    在黑甲骑士已经开始泛出青色的胸膛上,刺着一颗栩栩如生的熊头,熊头下方则是一片深**域,上面纹着一个复杂的魔法阵。这个魔法阵对李察来说无比熟悉,闭着眼睛都能够重绘出来。

    那是魔纹构装!

    李察已然可以确定,在法罗位面中根本不存在魔纹构装,或是类似的东西。就算是有人曾把魔法阵成功绘在身躯上,那也是偶尔为之,而且只能是纹在强者身上。那是因为等级高的强者承载力自然就会高些。而法罗位面的魔法师们还没有承载力的概念,也不知道如何计算构装所需的承载力。

    这些现在看来最基础的魔法理论,在诺兰德的历史上,是由先后数十位传奇法师在耗费了数百年的时间才逐渐完善、稳定下来的。

    不过已经不需要其它途径验证了,李察现在就可以断定,这具尸体上的构装绝非本位面产物,并且有九成以上的把握来自于诺兰德。因为那是标准的一阶构装:防御,作用是可以减少所受伤害的10%左右。即使其它位面也有构装这种东西存在,也不会连一根线条的差异都没有。

    流砂也站了过来,看到尸体胸口的构装,同样显得十分惊讶。

    李察再也顾不得肮脏和尸臭,抢过沙民手中的弯刀,把尸体上身的甲衣全部割开撕掉,果然在双臂上各自看到一个标准的初阶力量构装。

    李察的脸色十分难看,缓缓地说:“是熊彼德家族的镇熊骑士!”下意识的,他脱口而出的这句话用的是久违了的诺兰德语。

    流砂疑惑地问:“是有些象,可是你怎么如此确定?用熊作为标记的骑士团可是不少。”

    李察指着尸体的双臂和胸口,说:“两个一阶力量搭配一阶防御,就是镇熊骑士的标准构装配置了。”

    “似乎……”流砂仍然有些怀疑。

    “这个骑士本身是特别培养出来的,拥有巨人、野蛮人、魔熊和人类的混血血统,这是熊彼德家族独有的战士。所以我敢肯定,这就是镇熊骑士!”

    看着地上骑士的尸体,流砂的脸上也掠过一线阴影。

    不同构装方案组合出来的构装骑士截然不同,但是构装骑士的门槛过高,这就使得许多贵族势力着手打造‘类构装’骑士,比如说四构装或者是三构装的骑士。这些骑士虽然达不到构装骑士的战力,但是降低门槛后却使得他们的数量大幅增加,从而可以在短期内形成战斗力。同时,类构装骑士的另一个好处,则是可以在他们身上使用陈旧构装或是次级构装。

    而许多豪门经过多年积累,已经打造出了极具个人特色的武力,熊彼德家族的镇熊骑士就是其中之一。熊彼德家族的长处并不在构装上,而是在于培养特殊混血的镇熊骑士。镇熊骑士天生拥有极高的力量和强大的防御力,因此从力量构装中的收益最大,再配合防御和专门培育的魔驹座骑,就成了冲击力量无比强大的镇熊骑士。

    作为未来的圣构装师而被培养的李察,自然对于大陆上已有的构装配置方案都有所了解,如镇熊骑士这类简单而又极端的特色兵种自然也有耳闻。每个镇熊骑士都有接近十五级的战斗力,虽然与真正构装骑士十六级以上的战斗力相去甚远,但是熊彼德家族只有三十名不到的构装骑士,却有近两百名镇熊骑士。从整体战力而言,两者相去无几。

    流砂忽然双眉一皱,说:“镇熊骑士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李察瞳孔一缩,说:“既然是熊彼德家族,那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事。而且把镇熊骑士送过来,说明他们已经知道了这个位面的坐标和力量上限。我觉得,这不是巧合。”他忽然提高了声音,叫道:“所有人,站在原地别动!”

    随后李察又点了刚德、水花和食人魔,陪同自己一起检视战场上留下的所有战斗痕迹。

    时间已经过去很久,战场所剩下的痕迹早已变得模糊不清,他们刚才又是大批人马踏了进来,很难分得清楚当时都发生了什么。不过提拉米苏在几百米外找到了一片蹄印。再结合战场上遗留尸体和废弃车辆的总体方位,可以判断出那是镇熊骑士们发起冲锋前的阵地。

    李察围着阵地走了一圈,已数出镇熊骑士的数量在七十左右。而在队列的前方,地上又有几条深深的爪痕,看上去应该是某只个体长接近十米的巨兽。

    “能知道这是谁吗?”李察指着巨兽爪印,问流砂。

    流砂摇了摇头,说:“我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永恒龙殿里,很少见外人。”

    李察皱眉,无论是谁,能够统领镇熊骑士的都不会是简单角色。不过他对于大陆各个家族豪门了解也十分有限,无法凭藉几只爪印就知道来的是谁。就象阿克蒙德有死亡训练营一样,其它家族也都有自己的秘密力量。而李察在浮世德逗留的时间十分短,堪堪背熟位面战争的理论书籍,还没来得及看到熊彼得这种排名靠后家族的资料。

    围着镇熊骑士们出发的阵地绕了整整三圈后,李察又回到了死去骑士的尸体前,默默思索。片刻之后,说:“熊彼德家族的人出现在这个位面不是巧合,而且多半是冲着我们来的!”说完,李察看了流砂一眼,别有意味地说:“伟大的永恒与时光之龙收了我那么丰厚的祭品,怎么预定的位面变化不说,还出现了其他家族的人?”

    流砂摊了摊手,说:“时光乱流可是和永恒与时光之龙无关。至于其他家族的人,要知道那头老龙机械而又贪婪,好骗得很,所以千万别把它的承诺放在心上。”听到这句评价,李察不由挑了挑眉,却没有打断她。

    流砂继续说:“所以,重要是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李察脸上掠过一片阴影,冰冷地说:“当然是想办法弄死他们了!拿刀来!”

    一旁的沙民奴隶递过来一把弯刀,李察蹲在镇熊骑士的尸体边,用弯刀把三片构装一一剖下,用盒子装好。

    “这是?”流砂有些不明白李察的用意。

    李察挥了挥手中的盒子,说:“这些构装稍稍修补一下还能继续用,虽然性能会大幅下降。但是卖给这个位面的话,倒是足够用了。”

    说完李察翻身上马,招呼所有战士集合,吩咐熟悉染血之地的沙民奴隶把战场上的痕迹全部破坏,然后带上所有的人,向镇熊骑士们的来路奔去,那也是最不容易被镇熊骑士们找到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