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百零二 屠杀 上

章一百零二 屠杀 上

    黄昏绿洲,是染血之地贴近沙漠区域最大的绿洲,在整个染血之地也是名列前茅的。从祖灵高地上奔淌而下的两条河流在这里汇聚在一起,成为一个巨大的湖泊。绿洲周围肥沃的土地如果完全开,可以养活十万人。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有财富的地方就有流血争夺,最终的结果,就是绿洲周围的土地只有小片成功开,至于粮食,依然要靠往来商队从人类国度千里迢迢的运过来。

    和蓝水绿洲相似,黄昏绿洲也是诸般势力混杂,共同统治着这片土地。而和蓝水绿洲不同的是,黄昏绿洲的势力更替十分的快,从来没有形成稳定的架构过。每次势力更迭,都自然伴随着鲜血。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夜晚,大片雾气从湖中升起,再弥漫到绿洲周围,逐渐扩散。绿洲旁的城市、聚居点和营地都笼罩在浓雾里,植被茂盛的地段更加严重,有的地方可视距离甚至不过十米。在黄昏绿洲,这样的浓雾几乎天天都有。

    浓雾,夜晚,是杀人放火的好天气。所以黄昏绿洲也就经常生杀人放火。

    当浓雾升腾到最大范围时,一名高大的黑甲骑士缓缓从雾中踏出,庞大的体形、胯下的魔驹,以及巨大的兵刃,看起来宛如魔神!一名又一名黑甲骑士从浓雾中踏出,列成一排横阵。每名骑士都沉默着,各式沉重兵器指着地面,除了偶尔甲叶碰撞出的铿锵声外,再没有其它声息。

    两名法师从骑士阵列中穿出,站到骑阵的前方。他们全身都笼罩在法师袍内,风帽拉起,根本看不清面目。

    就在这时,弥漫的浓雾忽然塌陷出一个方圆百米的空洞,巨大的深色蝎狮从天而降,无声无息地落在骑阵前方。它一出现,立刻焦躁不安地在原地转了几圈,喉咙中出低低的咆哮。于是镇熊骑士的阵列生了小小的骚乱,距离蝎狮近些的魔驹都在不安地躁动,连骑士们都镇压不住。

    跨坐在蝎狮颈上的辛克蕾尔用力砸了一下蝎狮的头。小小的拳头落下,却带着惊人的力量,砰的一声,直接把蝎狮的头砸进了地里!蝎狮好不容易才把大头拔出来,这次总算安静地伏下,不敢乱动了。

    看着远方在雾气中若隐若现的建筑群,辛克蕾尔的呼吸明显开始变得急促,脸上也渐渐泛起不正常的潮红。两名法师都很熟悉她的风格,明白这是辛克蕾尔行将爆的前兆。于是他们开始吟唱咒语,一个个群体增益魔法施放出来,加持到每个镇熊骑士身上。于是这批恐怖的凶兽相当于额外拥有了一副獠牙。

    辛克蕾尔明显在咬着牙,而面容也逐渐扭曲,在她人偶般精致美丽的小脸上出现这种表情,感觉十分奇异,就好像拥有两张面孔。她从牙缝里挤出一句问话:“你们说,这里的家伙会不会乖乖地听我的话,不再愚蠢的反抗我?”

    “这种事……”一名法师仔细地斟酌着词句,小心地说:“难以避免。您知道,次级位面的蠢货总是会格外多些的。”

    辛克蕾尔用力点了点头,双眼逐渐泛上血丝,最后整个瞳孔都变成了鲜红色!她忽然拔出双刀,出一声响彻云宵的尖叫:“把所有敢于反抗我的家伙都杀光!进攻!!”

    一名名镇熊骑士提起兵器,策动胯下魔驹,缓步踏前。他们加的过程十分缓慢,力量正缓缓在身体内涌动,每一波浪潮都互相推搡、叠加,直至最终沸腾。一旦当他们开始冲锋时,就几乎无可阻挡!

    而辛克蕾尔则从蝎狮上一跃而起,在半空披风一闪,裹住了全身。于是她就此融入夜色中,当再次出现时,已经站在绿洲城市的尽头。在她面前十米处,正有一队全副武装、外形悍勇的战士巡逻过来。

    “跪下!”辛克蕾尔尖声喝斥。

    为的一个战士勃然大怒,大吼一声:“老子们可是金辉战旗的人!你是从哪跑出来的蠢货……”

    可是他一声怒吼只有前半句响亮,后半句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几个词更是变成呼呼的空洞风声。他想低头,却做不到这个动作,视线中的世界在飞快旋转着,最后黑暗下去。辛克蕾尔已从这队战士身侧掠过,黑色的披风在夜风中飞扬中,披风边缘带出丝丝缕缕的劲风,只是这些风劲锋利无比,轻而易举地把这队巡逻兵的头颅都切了下来。

    对付这些杂兵,辛克蕾尔可没有动刀的想法。她的身影在街道上不断闪现,转眼就去得远了,隐没在层层建筑之中。只是凡是她出现过的地方,转眼间就会喷出大片血雾,地面逶迤成流。没过多久,小半个城市中弥漫的雾气就带上了浓浓的血腥气。

    天空中又掠过一道巨大的黑影,蝎狮无声无息地落到城市中央,前爪一挥,直接把面前一座建筑的墙壁拉倒,露出了里面的房间。

    这是一间兵营,里面睡着十几名护卫队的战士。剧变骤起,半数战士还在梦乡中没有惊醒,只有两个来得及跳下床。可是迎接他们的却是蝎狮从尾针上喷出的一团毒雾。

    毒雾如有自己的生命,以不可思议的度遍布了整个房间,好像密闭空间中氤氲的水蒸气,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角落。

    于是所有战士都在原地晃了晃,凝固在最后一个姿势上缓缓栽倒。他们的身体则在不受控制地抽动着,皮肤下面不断起伏,就象身体内部全是滚沸的开水。一个个很快就不成人形,似乎骨骼血肉已经全部融化,成为一大团包裹着沸腾液体的皮囊。

    房间高处悬挂着的一把短剑忽然落下,插在一个人身上,就如同刺破了一个水袋,猛然从破口处喷出大片漆黑的液体,那个人也快干瘪下去。

    城市边缘响起如雷般的蹄声,镇熊骑士们这时才冲入城镇,立刻掀起了血腥杀戮!

    镇熊骑士所到之处,全是鲜血和断肢,绿洲上的建筑在骑士们的重武器前,脆弱得象是用纸糊成的。暴烈的镇熊骑士往往几下就砸倒一座房屋,连同里面的人一同埋葬。

    黄昏绿洲内原本有两个圣域强者坐镇,今晚却只有一个人在城里,对危险的感应和警兆使得他及时从睡梦中醒来,但是却没有改变最终的命运。

    当圣域强者从自己卧室窗口望向异动的城市,尚未弄清究竟生了什么的时候,强者的气息恍若黑暗中的灯塔,引来了辛克蕾尔。闪移、匿踪、偷袭,在仓促而短暂的交锋后,辛克蕾尔收获了一颗淡而无味,不过不至于完全不能入口的心脏。

    失去圣域强者的保护,对黄昏绿洲的攻击完全就变成了一面倒的屠杀。

    屠杀持续了整整一个小时,才渐渐平息。在黄昏绿洲的城区和周围,已经倒下过千具尸体,笼罩着整个城市的雾气中洋溢着浓得让人作呕的血腥味。弥漫的大雾不只是掩护了入侵者,也保护了城市中的住民。有许多人借助着雾气的掩护逃出了城市,然后奔向茫茫的染血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