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百零六 守候

章一百零六 守候

    章一百零六守候法罗位面的历史上经历过多次异位面的入侵,最终都平安无事。而最近先后两次的异位面入侵,和历史相比,算不上显著。现在,只能算是历史长河中的一个小小漩涡而已,惟一的意义在于,它依然存在着。至于未来,则没有人能够知道。

    诺兰德作为主位面,永远都不是平静的。

    夜晚的浮士德依旧美丽,但是歌顿的心情却与美丽无关。在两位构装骑士的陪伴下,他昂然走进了永恒龙殿,随后和大神官梵琳在密室中单独相见。

    面对如火山般的歌顿,梵琳一脸无奈,说:“实在抱歉,歌顿阁下。我现在也联系不到流砂,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我不得不说,李察和流砂他们的队伍,很有可能已经迷失在时空乱流中。如果运气好,他们或许会出现在某个未知的位面。”

    梵琳没有说运气不好会怎么样,但是不用说也知道。

    歌顿盯着梵琳,双瞳深处全是沸腾的熔岩,缓缓地说:“我们献上了如此罕见而珍贵的祭品,收获到就是在时光中迷失?!”

    梵琳叹了口气,说:“永恒与时光之龙对祭品非常满意,也给予了相应的丰厚神恩。但是神的意志不是我们凡人能够妄自猜度的,而位面深处更是有着无穷奥秘,我们所知所见的不过只是汪洋中的一个水滴而已。所以,在时光之旅中,发生什么都是有可能的。你也知道,在过去,迷失于时光深处的例子并不罕见。”

    “但是祭品不同!”歌顿冷冷地说。

    “我承认,可是李察所获得的神赐也很多。而且,献祭之日永恒与时光之龙的本体意志曾经降临,所以我们过往所知的规律已经不再有效,发生了什么都是有可能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慢慢等待。”梵琳柔声说。

    歌顿默然。他也知道梵琳的话是对的,正常献祭时,永恒龙殿只有时光之龙留下的一点神力自行处理献祭与神恩。当时光之龙本体意志降临时,过往规律确实会被全部打破。

    歌顿忽然抬头,看着梵琳,一字一句地说:“这件事,完全是偶然因素,还是有人插手?”

    梵琳想了想,才回答:“我不能说。”

    “不能说……”歌顿冷笑,说:“好,我明白了。”

    他霍地站起,走到门边时,回头对梵琳说:“我很感谢!”

    梵琳微笑,说:“很多时候,等待都是明智的选择。”

    歌顿咧嘴一笑,说:“可是阿克蒙德的性子一向很急!”

    由始至终,歌顿和梵琳的谈话中,都没有深究李察和流砂是生是死的问题。他们都刻意回避了这个话题。

    在卡兰多大陆东面著名的白崖边,梳着许多辫子的少女正坐在一块大石头上,看着远方的太阳徐徐沉入大海。

    白崖如它的名字,临海一面是笔直陡峭的悬崖,足有千米之高。崖壁都是由雪白的岩石所构成。而白崖崖顶,却是一片如茵的碧绿草地。远远望去,有若梦幻般的美丽。这有别于常规的地貌是自然给予生灵的慷慨奇迹,是整个卡兰多大陆著名的胜地之一,也是蛮族部落的圣地。

    按照传统,部落的每个年轻勇士在拥有了足够的力量后,就会被圣庙挑选出来进行试炼,以确定是否有继承圣者图腾的资格。而白崖就是试炼地之一,那些想要证明自己勇气的年轻候选者,需要从白崖上跃入大海,并且再重新爬上崖顶。如果完成了这个过程,就会被认可是圣者图腾的继承人。能够被选中参加白崖试炼,会被每个蛮族勇士视为有生以来最高的荣耀。

    然而试炼过程非常危险,从千米高崖跃入大海,冲击力会让强壮的蛮族人也变得脆弱不堪。而且白崖总长近百公里,近岸的水下到处都是暗礁,年轻的勇士们需要自己去选择跃入大海的地点。

    而在入海后,大部分人都没有能力自己爬回崖顶,但是无畏的勇士们不会放弃,他们会尽力攀爬,直到耗尽最后一丝体力,重新坠落海洋。在坠海之前,勇士们会把自己佩带的兽牙钉入白崖,作为勇气的证明。爬得越高的勇士,就越会得到重视,从而得到更多传承圣者图腾的机会。至于成功爬回崖顶的寥寥几人,最终都成为蛮族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

    少女沉静地望着远方,她的美丽仿佛融入了眼前的风景,面颊上几条苍白色的图腾色带给她增添了许多部落风情。

    太阳已经大半没入大海,金色彻底收敛以后,海天之间就只剩下晚霞的红,浅绯、暗红、最后是深红,渐渐地海天一色,如墨。

    白崖上的草原也逐渐暗淡,风开始变大,也带上了些寒意。长草尽头出现了一个拄杖而行的老人,他的动作看似迟缓无力,却转眼间就跨过了数公里的距离,出现在少女身后。

    “殿下,大长老很担心你现在的状况。”老人正是部落圣庙的大祭祀乌拉扎祖,而坐在海边的少女,自然就是山与海。离开诺兰德数年,她除了长高了些,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大长老怎么会知道我的状况?他又不能沟通兽神。”山与海淡淡地说。

    乌拉扎祖重重咳嗽了几声,才说:“……我能和兽神沟通。”

    “这么一点小事,有必要和兽神沟通吗?”少女说。

    大祭祀用洞悉世事的目光看了山与海一眼,摇头说:“显然,这不是小事。”

    少女吐出一口气,说:“也许吧!但他现在也只是一个外人,只是味道好闻而已。”

    乌扎拉祖笑了笑,说:“他还不要钱,并且会敲你的头。”

    少女浮上浅浅的笑容,说:“是啊!所以我有时会想,要不要直接把他抢过来算了,就象妈妈对待父亲那样。反正我也看不到他能打赢我的可能。”

    大祭祀说:“可是苍鹰大人多年来一直在拼命修炼武技,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山与海摇了摇头,满头的小辫子飞扬着:“哪怕妈妈天天睡觉,什么都不做。他也打不赢妈妈,再练三十年也没用。”

    乌拉扎祖沙哑地笑了几声,说:“可是殿下,你说的这些,我想智慧的苍鹰都知道。但是即使没有一点希望,他也一样在苦练,从没有放松过。”

    山与海若有所思。

    “诺兰德的男人都很骄傲,虽然我们经常会觉得他们的傲慢毫无道理,可是在他们中的很多人身上,骄傲也会变成强大的动力。所以他们都很坚持,哪怕是身处绝境,哪怕是看不到希望,也从不放松。这样的人,才能够创造奇迹。”

    “大祭祀,你的意思是说,李察也是这样的人?”少女思索着。

    乌拉扎祖说:“他是什么样的人,你肯定比我更加清楚。不过现在,你只是失去了和他的联系,不是吗?”

    山与海点了点头,伸出右手晃了晃,可以看到她的手腕上带着一串和给李察那串一模一样的兽牙。随着她的晃动,兽牙相互碰撞着,发出哗啦啦的声音。

    “你听,兽牙告诉我他还活着。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但是肯定不在这个位面。如果他是去参加位面战争,那么我就能知道是在哪一个位面。而现在不知道,就是说,他迷失了。”

    “迷失在时光中虽然危险,但并不绝望。只要还活着,就随时有可能创造奇迹。你希望他是一个时时刻刻需要你帮助支持的弱者,还是成为象我们部落最出色的勇士那样,随时有可能创造出奇迹的战士呢?”大祭祀问。

    少女只是想了想,就说:“好吧,我明白了。我会再给他五年时间,如果他死了,那我就会找乌木、扎噶,或者随便哪个合格的家伙,把圣者血脉流传下去,然后去给他报仇。如果他活着,但五年时间到了,我也会把血脉流传下去。”

    大祭祀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

    山与海站了起来,对大祭祀说:“我现在有些闷,想活动一下,等我一会,不会很久!”

    说完,少女仰天长啸,啸音如雷,远远传递开去,震得草原上的长草倒伏,波浪般一层层向外扩散开去。啸音仍在回荡之际,她已一跃而起,张开双臂,扑向深沉的大海!

    几分钟后,浑身湿漉漉的少女就从崖边爬了上来。她用力摇了摇头,头发上飞起一蓬蓬水珠,对乌利扎祖大祭祀说:“走吧,我们回神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