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五 护送战争 下

章一一五 护送战争 下

    最终一战在思念峡湾海边港口外展开,已经退无可退的熊彼德家族集结领地上残余的全部兵力,与恶魔以及魔鬼展开殊死血战,然而在三个小领主的攻击下,最终以两败俱伤告终。恶魔与魔鬼只剩下一百多战士,其中有十余个成功晋阶。而熊彼德家族军队战死过半,残兵退入港口,准备据城死守。

    熊彼德家族在其他领地上还有一些卫戍兵力,仍在原地等待命令,而浮世德的家族总部关于是否增兵的激烈辩论已经持续了好几天,尚未得出最终结论。不过战争却嘎然而止了,完成入侵使命的三名领主带着大恶魔和大魔鬼们返回了各自的位面。被抛弃的士兵将在诺兰德继续流窜,很快就会被彻底消灭。

    而歌顿,此刻驻马在数公里外,看到两个传送门徐徐消失,才挥手带着手下的骑士们掉头,返回家族领地。

    在港口城市中,瑞恩侯爵正站在最高的了望塔下,远远望见这一幕,终于出了口长气,然后惨笑。

    看到歌顿终于退走,侯爵身边的人都松了口气。他们此刻害怕阿克蒙德更甚于魔鬼和恶魔。

    虽然理论上来说,歌顿之前一直没有动静,就更不会选在这种时候动手,反正熊彼德家族在这片土地上的力量已经受到彻底破坏,事后的逐步蚕食更为合法、方便、有效。

    如果歌顿在此时攻击熊彼德家族,几乎会招致人类帝国所有贵族的谴责。袖手旁观是一回事,打劫火场却是踩到贵族法则底线的,熊彼德家族的盟友们能够轻而易举地介入干涉。

    但是,谁知道呢,阿克蒙德最著名的就是他们的疯狂和从不按照常理出牌。

    这时熊彼德家族一位旁支的年轻人疑惑地问了一句:“该死的阿克蒙德既不和魔鬼与恶魔作战,也不来攻击我们,他究竟想干什么?难道他们只是想过来看看美丽的思念峡湾?”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的疑问,可是这句话落在瑞恩侯爵的耳朵里,却无异于凭空响起的惊雷!

    老侯爵失声大叫:“该死的!那支队伍中有龙法师丽娜!阿克蒙德们知道了我们家族位面的座标!”话音未落,侯爵就猛然喷出一口鲜血,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人即刻向后栽倒。

    周围的随从手忙脚乱地扶住了侯爵。稍稍能够喘气,瑞恩就迫不及待起抓住一位随从,说:“快,快去给我准备狮鹫!我要立刻前往浮世德,快去!”

    一小时后,狮鹫终于准备好了。虚弱的侯爵不顾旁人的劝阻,执意地登上了狮鹫。然而就在此时,天空中传来阵阵清越的狮鹫鸣叫,十几只狮鹫组成壮观的队伍,从天空中飞过。它们正是从阿克蒙德领地的方向飞来,目的地显然也是浮世德。

    侯爵身体晃了晃,只觉得眼前一黑,唇角又开始渗出鲜血。

    片刻之后,三只狮鹫零零落落地从港口起飞,也飞向浮世德。

    在持续近一周的诡异入侵中,思念峡湾的领地过半被摧毁。

    被恶魔和魔鬼践踏过的田地,沾染了地狱和深渊的气息,数年内都无法恢复产量,而崩塌的矿洞想要重新生产也需要数月时间。

    在连绵不断的战斗中,熊彼德家族精锐战士战死近四千人,构装骑士战死十五个,残存的镇熊骑士还不到二十骑。经历了这次打击,熊彼德家族的武装力量已经从豪门水准直线降至准一流贵族的水平,被清出浮岛几乎是必然的事。

    而最严重的损失,却是两个专属位面座标的泄露。从今以后,在这两个位面上时刻都有可能出现阿克蒙德的大军,熊彼德家族不得不在位面内驻扎重兵,即使如此,以此刻虚弱的军力,想要抵抗虎狼成群的阿克蒙德也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现在瑞恩侯爵惟一可以期待的,就是在政治这块战场上遏止住阿克蒙德。

    可是谁都知道,没有武力作为后盾的政治,就象烤软的奶酪,别人想怎么切就可以怎么切。

    此时此刻,在无比遥远的法罗位面,李察浑然不知诺兰德上生的不大不小的插曲。

    他全身都裹在毯子里,正在熟睡着。这里已经是接近沙漠的区域了,光秃秃的沙砾地崎岖不平,白天反射着炽热的阳光,到处都是火一样的世界。到了晚上气温就迅降低,寒意会直接渗入骨头里。放眼望去,几乎看不到一点生机,只有几丛仙人掌在沙丘的背阴处顽强地生长着。

    一片背风的石峰凹陷处,李察的营地就设在这里。不过没有搭建帐篷,几百号人就这样合衣或是裹着毛毯睡着。

    这几日几乎天天都是战斗和逃亡,在周边区域,至少有四五支数百人规模的护卫队和捕奴队在等待着时机,想要给李察以致命一击。这些狩猎者主体是红色哥萨克,其余一半则是附庸的各个小商团、马匪和佣兵。

    这批猎人就象草原上的狼,来去如风,耐力极好,因此战斗随时可能爆,李察根本没有宿营的时间。这几天晚上休息时都是和衣而睡,一有警讯立刻可以起身战斗。

    夜晚很寒冷,也很安静,远远传来两头食人魔的鼾声,倒是让人有种奇异的安全感。寒意让李察不由自主地裹紧了被子,不过身后又传来阵阵让人舒适的温热,那是紧紧贴着他的流砂。也只有在睡梦中,流砂才会显露出柔弱的一面,让人想起她不过是个还不足十八岁的少女。

    清冷的月光洒落在这片小小的临时营地上。最内圈自然是李察、流砂等法职者,然后紧挨他们躺着的是刚德、步战骑士等从诺兰德跟来的老班底。再外围则是野蛮人、半兽人等等,食人魔则和他们挤在一起。食人魔的鼾声响亮,也只有神经同样粗大的野蛮人和半兽人才受得了。最外围则是数百沙民战士。他们的长袍就是天然的毯子,即使再粗砾坚硬的地面,只要躺下就能立刻睡着。

    在石峰峰顶,精灵诗人正有些无聊地坐着,带有微光视觉能力的双眼扫视着四周。长弓就在他的手边,只要有敌情,随时就可以一箭射过去。这个位置很好,视野所及之处都在监视范围下。守夜的并不只是浓血半精灵,还有水花。不过奥拉尔看不到水花在哪里,只知道她一定隐藏在夜幕下的某个地方。

    在外围,几只风牙正在缓缓游走,它们是非常优秀的哨兵,哪怕是遇上了最可怕的杀手而被瞬间扑杀,它们的死亡本身也可以给李察带来最强烈的警告。

    这些日子,对李察来说是一种全新的体验。每天就是战斗、无休止的逃亡、休息补充体力。水和食物都变得无比珍贵,根本没有洗澡的地方,肮脏和灰尘成了常态,也没有人会在意外表。所有不必要的物资都已抛弃,只保留了最珍贵的一批魔法材料和魔法卷轴。

    即使作为魔法师和队伍的指挥核心,李察最近也经常会受伤,可见战况的激烈。他已经初步学会了如何去选择受伤,从而以较轻的伤势换来保命的机会。

    每次战斗之后,李察都会筋疲力尽。他不仅要指挥全局,而且还要在战局中判断自己使用魔法的最佳时机。在小战场上,他需要同时兼顾数十个目标,因此哪怕是具备数字视野和智慧天赋,也每每会耗尽精力。当敌人退去后,李察就只想倒地睡过去。在这种时候,构装活力的重要性才开始持续显现,不断的逃亡、战斗,战斗、逃亡的过程中,在没有魔力恢复药剂可以使用的窘境下,恢复力成为无以伦比的第一要素。

    直到这时,李察不得不承认,红色哥萨克中也有厉害人物。他们完全采用狼群战术,游走在猎物周围,只要得到机会就扑上去狠狠咬一口,撕下一块肉来,同时给猎物留下一个滴血的深深伤口。一击之后,不管中或者不中,它们都会立刻退走,绝不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