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一九 撒伦威尔 上

章一一九 撒伦威尔 上

    在魔法战车中,端坐着一个三十余岁的法师。他穿着华丽而且功能强大的法师袍,颀长白皙的手指上戴着三个戒指,戒面上镶嵌着不可思议的硕大宝石。从时时散发出的魔法波动看,这三枚戒指无疑是精品。他容貌英俊,留着修剪得一丝不苟的短须,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从容不迫的自信与淡定。

    车厢内非常宽大,除了床和办公桌,两个柜子外,还可以坐下两名年轻美丽的女法师。她们的魔力水平虽然不是很强,但用处显然不是在战斗方面,而是充作中年法师的助手。既要协助中年法师整理繁杂的情报和公文,又可以在需要的时候,通过自己年轻美丽的身体和精湛的技艺帮助主人放松紧绷的神经。

    墙壁上钉着一幅巨大的地图,赫然是一张染血之地的详图,内容之丰富,比李察所见过的全部染血之地地图累加在一起,都要多出十倍。地图上不光标注着各个聚居地,绿洲,河流,还有各个势力的大致分布区域,以及捕奴团队的活动地带。染血之地的特产,奴隶、农产品和矿石,都在地图上有详尽标注。

    这样一张地图,可以说价值连城,是红色哥萨克多年以来用无数金币和性命填补齐全的。

    这时马车车门被敲响,得到了法师的允许后,一名干练的战士打开车门,把一叠最新情报交给了两名漂亮的年轻女法师,再由她们拆封检验后,转交给中年法师。

    情报很长,密密麻麻地写了三页纸,法师却只用半分钟不到就扫完了全部,而且抓住了关键点:“萨利的骑兵受到重创,损失一百一十二骑,击杀敌人三十,砍伤近百……嗯,这个萨利又没有说实话,杀敌数字至少要减半。”

    法师从办公桌后站了起来,来到地图前,想了想,用魔法笔在地图上把战场勾勒了出来,然后填上数字。随后就站在地图前,皱眉思索。

    车厢内安静下来,两个年轻的女人都下意识地屏住呼吸,不敢去打扰法师的思考。她们非常清楚,面前这位尊贵的大魔法师,撒伦威尔,最讨厌在思考的时候受到打扰。

    在法罗位面,大魔导师的定义是十六级,有时候也可以是十五级。能够释放威力强大的八级魔法,战斗力就有了质的飞跃和提升。而相应的,大魔法师的尊称会送给十一级的魔法师,六阶魔法中有不少群伤法术,这让魔法师们在小规模的战场中威力尽显。

    然而,当战斗动辄达到千人规模时,一个六级魔法不说毫无作用,但至少不能扭转战局。可是这依然不妨碍魔法师们的高贵地位。因为魔法师的作用不仅仅体现在杀人这种毫无美感的方面,更多还是在高等魔法物品的制作上。而且一个活得够久的大魔法师不容小看,他们或许自身战斗力并不如何强大,漫长的岁月却可以使他们拥有足够多的魔法卷轴。

    即使是在诺兰德,拥有大量卷轴的炮台式法师都是战争中最强横的火力点。

    撒伦威尔虽然是十二级的大魔法师,可是他在法师职业外的地位要远高于法师身份,这也是法罗位面十分罕见的。身为铁三角帝国皇室的皇子,以战略指挥而闻名的撒伦威尔出现在染血之地,而且指挥着红色哥萨克的队伍,这件事如果传了出去,恐怕会在北方那个庞大而内部形势却又极度复杂的帝国掀起一场不小的风波。

    他默默计算了一会,用魔法笔在地图上画了一条线,从战场向东北方向延伸,随后又画了三个箭头,代表着李察逃跑的三个可能方向,而向北的箭头被打上了明显标志。如果李察看到了这幅地图,必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北上的那条线路几乎就和他现在所选择的路线一模一样!

    在这条线路的周围区域,还有整整十个狼头的标志。悄然之间,围捕李察的狼群已经增加到了五千头。这是绝对优势的兵力,但是由于李察行军的速度并不慢,而且动向扑朔迷离,因此屡屡从撒伦威尔的包围圈中逃脱。

    此外,染血之地复杂恶劣的地形,以及零散存在的其他势力都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干扰。李察固然不敢随便去接触某个营地,红色哥萨克也不可能把路上遇到的所有势力全部一扫而光。

    撒伦威尔拿出了一张纸,把最新的双方伤亡数字填上去,当然李察一方的死伤是去掉了相当水份后的数据。在汇总栏里,是醒目的伤亡对比:二千三百对三百一十。

    接近一比八的战损率,看起来已经非常让人吃惊。这完全不象是两支战斗力相去无几的军队战斗结果。

    撒伦威尔清楚知道,李察的部队中没有超过十二级的战士。而他派出去的每个狼群中都有至少一两个十二级的强大战士坐镇。在拥有数量、强大战士和车轮战三大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却打出了这种战损比,就连撒伦威尔都感到不可思议。

    如果只从纸面数字上看,李察倒象是扮演着追杀角色的一方。

    撒伦威尔已经知道李察的部队中有神官,也有法师,可是他认为少数几个法职者并不具备扭转战局的作用。而且李察的部队主体构成是大量的奴隶,包括沙民和野蛮人。奴隶军队的战斗力如何,在历史无数次的战争中早有公论,即使是面对数千个沙民,撒伦威尔也有把握用几百名精锐骑兵彻底击溃对手。

    但眼前的事实却颠覆了传统的认知,即使算上奴隶战士,李察的损失也远远小于哪怕是理论上的极值。

    撒伦威尔狼群战术的核心是不断给李察施压,以持续不断的攻击促使对手达到极限,在杀伤敌人的同时迟滞李察的速度,以便收拢包围圈,用绝对优势的兵力消灭掉这支军队。可是在如此战损比例下,他的两大目的都没有达到,直到现在还在不断和李察在染血之地捉着迷藏。

    所以现在,撒伦威尔已经得出结论,李察是个难得一见的战术大师,在小规模战场上用同等兵力和李察对决,是完全等同于自杀的行为。

    想到这里,撒伦威尔抚摸着自己的胡子,微笑着自语:“这个李察真是一个罕见的对手!就是李施龙图那老家伙年轻时候也绝对没有这样的水准。不过你遇到了我,只能说是运气不好。接下来就让我好好给你上一课,让你明白战略和战术之间的差异。就让你多打几场胜仗吧,你的胜利越多,就越接近灭亡。想逃进山里吗?好,就让山脉的边缘成为你的墓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