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二二 观战

    章一二二观战接下来就是三个小时的连续急行军。北方巍巍的山脉终于出现在地平线上,李察却只遭遇了一次追袭,并且轻易击退了对手,让他们丢下了三十余具尸体。然后从入夜到第二天天明,都平安无事。

    当率领队伍来到山脚下时,李察不觉皱眉,凝望着南方的染血之地,一时沉默不语。

    “头儿,怎么不走了?”刚德站在李察的身边,一边问,一边解下水袋,用力晃动,然后喝了几大口。

    一股熟悉的腥涩气扑鼻而来,那水袋里装的是马血,现在已经是半凝结状态,味道格外刺激。

    “让大家就地休息,我们等等敌人。”李察说。于是战士们纷纷下马,席地而坐,许多人直接倒头就睡。而法职者们则抓紧时间冥想,以恢复法力。

    李察却还在思索。无数个念头在脑海中翻腾起伏,瞬息间产生无数次推演和结果。

    自从完成那次战术回转后,红色哥萨克的后续行动就变得极为诡异。但是不管目的为何,表面上对李察这方来说是有利的。遭遇战次数减少,队伍就能够得到充足的休息,来袭者斗志不高一触即走,则减少了队伍的战损。

    李察微眯着眼睛,远眺北方绵延山麓,前方会有什么在等待着他呢?随后目光扫过染血之地东南部矗立的嶙峋石林,谁也不会想到,那里才是他的真正目的地。

    早在李察一开始警觉到陷入红色哥萨克狼群战法的时候,就及时改变了战策。

    在他的计划中,以运动战最大程度地消耗红色哥萨克的战士,然后沿着染血之地东部边界绕回到血石营地附近。母巢依然在广阔无人的山区活动着,它俨然已成那一带的霸主,风牙的数量已累计至数以百计,不少相当于十二三级的魔兽都在狼群战术下变成母巢的食物,再转化为一头头风牙。而随着进食和生产风牙数量的增加,母巢距离再次升级已经不远了。

    李察将在血石营地靠近山区的地带,纠结起所有力量,与红色哥萨克决一死战。

    然而就在最近这一天一夜中,战局似乎又开始发生诡异的变化。李察用力闭了下眼睛,驱走脑中杂念,专注进入冥想状态。

    此时,最重要的是下一次遭遇战,没有战术上的优势积累,从何谈起战略目标的实现。

    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李察手下的战士们都已经休息完毕,甚至有时间吃了顿烤马肉干,体力恢复了大半。直到这时,李察才从远方的地平线上看到滚滚烟尘,一群骑士在远处奔驰而过。

    可是他们是横向奔跑,并不是直奔李察这个方向而来。直到某个眼尖的家伙看到了这边的异常,那队马匪骑兵才呼啸而来。相隔千米,他们就停了下来,和李察遥遥对峙,一时不知是打算直接冲锋还是分兵包抄。

    在十余天的战斗中,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李察的队伍也是头一次得到充分的休息。

    观察着对面的马匪,再回想起上一次战斗,三百人的马队只战损了十分之一就匆匆撤退。李察忽然露出一丝微笑,向对面的马匪一指,说:“让我们去把他们赶走!”

    战士们随即起身,野蛮人组成整齐的阵线,开始前进,两翼的骑兵则开始分向左右包抄。只要得到机会,这些沙民就会象饿狼一样咬住对手不放,从而让狼群有机会赶上,乃至撕碎对手。

    马匪明显出现了慌乱,最终在进入射程前一声呼哨,掉头就跑。因为他们看到的不再是疲惫不堪的猎物,而是一头养精蓄锐的凶兽。过去的经验告诉他们,五百人的骑兵正面迎击李察布阵完毕的队伍,除了大数字的败亡不会有第二个结局。

    撒伦威尔和红色哥萨克护卫队首领在指挥上的差异,在更换指挥官一天之后就显示出来。而之前大比例战损对士气打击的后果,也一并爆发出来。

    李察带着休息充足的队伍继续向北进发,虽然他把决战之地定在血石营地,但是铁三角帝国边境山区的探索,对他同样重要,只要有机会就值得进行尝试。他在马背上沉思着,反复推演最近几次遭遇战,然后露出一丝轻松明了的微笑,“看来我们的对手已经换人了,好事。”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操纵着众多狼群精确围堵截击的那只神秘的手显然消失了,红色哥萨克恢复到了最早时散沙般的游猎水准。

    这是一个令人欢欣鼓舞的消息,红色哥萨克的围猎从松散到缜密,又变得松散,背后有什么内情,存在什么阴谋,对现在的李察来说并不重要。只要保存下队伍的核心力量,成功进入山区,完成对熊彼德家族来处的探索,就是最大的胜利。

    超出想象的连续严酷战斗如同铁锤,不断敲打着李察,让他的心和意志不断变得更加坚硬。现在李察举手投足之间已经带有自然而然的威严,他的话依然不多,但是简明扼要。而那原本继承自精灵血脉的英俊面容,也渐渐透出粗旷苍茫的感觉,不再是隽秀的精致。

    “流砂,你有感觉到什么吗?”李察问。

    他们此时已经顺利进入铁三角帝国边境山区,也用事实验证了李察之前关于红色哥萨克战力变化的判断。

    流砂双手捧着时光之书,书页上浮着一枚淡金色的沙漏,正在缓缓旋转。她凝视着沙漏,随后向西北方向一指,说:“在那个方向,曾经有强烈的时空波动。”

    “好,我们就过去看看。”李察挥手,随后率领着这支队伍,消失在茫茫山林中。

    入夜时分,在一处平缓的坡地上,战士们架起了一座座营帐,燃起篝火,一头头狩猎来的魔兽在溪水边被洗剥干净,然后在火上烧烤起来。当烤肉的香气开始漫延时,营地中顿时爆发出阵阵欢呼!他们已经有十几天没有洗澡,喝到干净的水,更别说咬一口滚烫流油的烤肉了。

    李察终于洗了一次澡。虽然山林间的溪水有着透骨的寒意,可是浇在身上、冲去多日积累的污垢时,却又让人舒服得想要呻吟。

    这是溪水上游一处隐秘的空地,奔流的山溪在这里有一个转折,水流相对平缓。而就在李察身边,流砂也在清洗着自己的身体,看到她那美丽的琥珀色特征,以及已经和身体融为一体的构装魔纹时,李察忍不住过去帮她擦洗,然后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把她拖上了河岸,直接压倒。溪流边立刻响起了激烈的喘息和肉战的独特声音。

    战斗刚刚开始,李察忽然身体一僵,低声说:“有人偷看!”

    流砂正半眯着眼睛,此刻如呻吟般轻轻地说:“是谁?”

    “水花!”灵魂守卫的位置自然瞒不过李察。除了她之外,在这么近的距离也没有任何人可以瞒得过李察的感知。

    没想到流砂的身体忽然热了起来,一边剧烈扭动着,一边说:“让她看!”

    李察从未经历过有人在旁观战的肉搏,此时在感觉怪异的同时,却又有一种无比奇特的刺激浮上,于是他如野兽般低吼一声,也变得如野兽般凶猛!

    等李察和流砂回到营地时,已经是一个小时过去了。水花全程观战,直到李察站起来后才悄然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