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二四 净化

    卡斯的神力燃烧过程虽然痛苦,但十分短暂。

    从时光之书中飞出一缕金色的时之砂,注入卡斯的额头,随后这名年轻牧师身体内就开始洋溢着神力的气息,并且不断增强,一直冲到六级才停止,淡金色光芒涌出体表,在身周缭绕。

    这是一个让流砂摇头,却让卡斯震惊的结果。李察也有点意外,当初三级的马文堕落后直接跃升为六级,卡斯原本就有五级,结果也才到了六级。

    卡斯却不知道眼前两人对自己的晋级情况很不满意,他此时的心情甚至有几分惊喜,完全没有想到在燃烧神力之后,自己还能够成长到六级的牧师等级!由此可见,新的神祇是何等强大,至少应是和薛西斯同列的强大神祇。

    然而整个法罗位面的强大神祇不过三位,如果卡斯足够用功,神学造诣能够再渊博一些的话,就会立刻发现接受灌注的神力不属于任何一位已知神明。

    不过他不知道不要紧,流砂告诉他也是一样。听到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称谓时,卡斯明显呆住,然后拼命回想,也没能想起这究竟是位什么样的神明。

    流砂作了简单的解释,归结于两点。其一,永恒与时光之龙是无比强大的神祗,其影响力正如其名,甚至可以跨越位面和时间,其二,如果卡斯再度背叛的话,永恒与时光之龙的强大将在燃烧神力的过程中充分显示,具体则表现为加速衰老,每一个牧师等级将失去十年的生命。

    如此一来,刚刚还在为牧师等级欢欣鼓舞的卡斯顿时转为愕然。

    不过能够活着就是好事,年轻的牧师只能这样宽慰自己。他对于这个自称奉行神秘主义的教派倒是没有什么心理抵触,具有隐密方面神职的神祗代言人,用秘密方式传播教义也挺常见。毕竟神力的强大真实无虚,真神的气息苍茫庄严,并不是令人畏惧的邪神。

    相比之下,卡斯更介意李察红杉王国贵族的世俗身份。他本人有一个身为男爵的父亲,这是颇具历史的家族,原本他在家族中还算有地位,但是现在一切都已化为泡影。

    红杉王国和铁三角帝国谈不上敌对,但也不是固定盟友,国家层面虽然没有战争,可是边境接壤地带的武装冲突时有发生。此外在染血之地的利益争夺,格外赤/裸血腥,双方大贵族阶层都在那里有代理人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

    不过年轻的牧师还是颇具乐观天性,接受现实后,他倒并不感到过于沮丧,因为在薛西斯神殿内,他的前程已经到头了。

    在李察的询问下,卡斯坦言这是因为他勾引到了一位伯爵情妇的缘故。

    李察对此也无话可说。至今为止,他手下的人员混杂,完全就是奴隶、杀人犯和背神者的集合。

    李察和流砂走出营帐,看着被俘虏的几十名战士,觉得有些棘手,于是征询流砂的意见:“这些人怎么办?”

    流砂想了想,说:“让卡斯来处理,他应该有办法。”

    李察赞许地点了点头,回头叫道:“卡斯!”

    年轻牧师立刻跑到李察身边,询问有什么吩咐。

    李察向被俘虏的士兵们一指,说:“想个解决他们的办法,不许屠杀,也不能让他们泄露出我的秘密。”

    卡斯面有难色,随即点了点头,接下了这个任务。

    李察则把战士们留在营地内,带上自己的追随者,再度来到前进基地之前。

    流砂走进基地,伸手在城门上轻轻一触,一缕淡金色的光带忽然浮现,毫无规律地在空中扭动飘荡着。要很仔细才会发现光带轨迹有些异样,无论如何飘动都没有超越城墙的范围,似乎被一堵看不见的空气墙羁绊在内。

    这条光带十分美丽,偶尔在某个角度还会折射出七彩的光芒。然而李察却清楚那其实是极度危险的时空之力,即使是大魔导师或是圣域强者,也不敢随意触碰。

    而流砂则举起时光之书,当那条光带接近时,忽然增亮了几分,随后化成一蓬淡金色的时之砂,纷纷洒洒地落在时光之书上。接着象被土壤吸收的雨滴般,瞬间全部渗入封皮,随后时光之书的封面相应明亮了一点。

    流砂在城门处连续吸收了三条散溢的时空力量,才继续向基地内走去。每当她轻盈的步伐踏入一个区域,原本死气沉沉、荡然无物的空中就会出现一条乃至几条淡金色光带,随后化做金砂纷纷飘落。于是整个基地明明灭灭,笼罩在美丽而奇诡的光影中。

    门萨家族的前进基地规模很大,流砂用了整整一周时间才把所有的时光之力都吸收干净,也相当于把这个无异于死亡陷阱的基地彻底净化。

    在此期间,李察则一直待在营地内,不断地绘制构装。这次又是一个魔力增幅的构装,却是他为自己准备的。李察对自己身体的了解自然比对其它人了解得更加深入,因此这幅构装相较标准构装也作了大幅修改,在不影响效力的基础上,构装结构有所简化,对承载力的要求更低。最终的结果,是一张手掌大小的精致插件。

    李察脱去了衣服,在插件上输入魔力,激活构装,然后用手拎着插件,缓缓贴在胸前。插件与肌肤一接触,即刻冒出嗤嗤轻烟,如同烧灼般迅速在皮肤上烛烧出浅浅一层,然后融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与肌肤生长在一起。

    整个插件装载的过程十分痛苦,那片区域的肌肤有如被烙铁不断烧炙着。好不容易等插件就位,李察才呼出一口气,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这时响起了轻轻的几声敲门声,随后流砂推门走了进来。她的目光落在李察胸口的新鲜伤痕上,怔了一怔,问:“你的新构装?”

    李察点了点头,说:“魔力增幅,和你一样的构装。有了它,以后我就相当于多了一个最高等级的魔法。”

    流砂浅浅一笑,说:“我喜欢和你用一样的构装。你看这是什么?”

    说着,她打开了时光之书,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破损的书页。这张书页一离开时光之书就立刻完全伸展开来,面积变大了近一倍。

    只看书页的形状和颜色,李察就腾地站起,失声道:“承载之书的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