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二五 提升

    “所以,你最高级的法术位可不止多了一个呢!”流砂微笑着,把承载之书的残页递给了李察。(我)

    李察接过残页,几乎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他根本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能看到第二片承载之书。得自勇气之神神殿的单片残页已经是他战斗中不可或缺的强大魔法装备,而现在有了两张残页,马上就可以验证关于承载之书特殊能力的传说。如果合页以后确实能够产生新的能力,那按他的评估,承载之书就相当于一件准神器,价值无可估量。

    “这是从哪来的?”李察凝重地问。

    “在前进基地的一处时光裂隙里找到的。可能它原本在时光乱流中飘荡,忽然不知怎么地遇上了穿梭而来的前进基地,就被席卷到了这个位面。”流砂说得很轻松。可是李察却知道,要不是她,换了任何一个人来就是知道残页在哪里,也无法取出。时光裂隙就是世间最危险的陷阱。

    “我们的运气真不错!”李察感叹着。

    流砂则笑了笑,说:“我是神眷者,而你同样受到了永恒与时光之龙的关注,所以我们的运气差不了。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啊。”

    李察把残页在桌上铺开,又拿出已有的残页,将两张残页平放在一起。还不等他仔细端详研究汇合的方法,两片残页一接近,就都开始闪耀着属性不明的光芒,并且自行靠拢、叠加。越接近光辉就越是闪亮,当它们最终触碰到一起时,李察眼前登时亮起一道耀目欲盲的强光,刺得他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

    当他重新张开眼睛时,面前的两张残页已经变成了一本薄薄的书,封面上是一幅缺损了大半的图案,只能隐约分辨出类似漩涡的线条,完全看不明白是什么含义。{请记住.}而翻开封面后,可以看到上下两层封面之间只有两张厚实的书页,色泽微黄,很像有点年头的空白羊皮纸,但是质地更为柔韧牢固。

    轻触书页,李察缓缓输入魔力,尝试着发出一个普通的侦测魔法,承载之书的使用方法和新特性就随之出现在他的意识中。

    两片残页合为一体时,即可额外增加存贮一个魔法,魔法等级上限同样为六级。也即是说,李察手中的这本承载之书现在一共可以储存三个六级魔法!至少在眼前等级的战斗中,三个六级魔法足以扭转局势,李察一方相当于多了半个十四级的大魔法师。

    门萨家族的前进基地中还有大量的物资储备,它们无疑价值不菲,可是李察却无法享用。就和阿克蒙德家族的前进基地一样,这座已经暴露在神殿和当地领主眼皮底下的基地根本无法使用。

    用不了多久,发现驻守士兵没有进行日常回报的薛西斯神殿就会重新探查这片区域。李察手下可没有几十名镇熊骑士,虽然队伍整体实力再度增强,但也不会狂妄到想要去对付一个完整战斗神官团的地步。

    李察收集了所有的魔法材料,并用基地中存放的装备为所有战士换装。可惜野蛮人体形太大,没有适合他们的盔甲,于是就采取了一些简易措施,在他们胸前背后各覆盖一个甲板,再用特制皮索绞在一起。重新装备后,李察自己估计,整支部队的战斗力因此至少提升了一成半。

    另一个意外就是,所有被俘虏的战士都加入了李察的队伍。卡斯在他们身上使用了和流砂类似的做法,胁迫这些士兵在一个长达七天的仪式里不断祈祷,但内容不是对神的信仰,而是诅咒,并且在固定的时段对薛西斯的神像加以唾弃。连续七天的诅咒,让这些士兵身上都笼罩了一层不为人所察知的黑气。

    亵渎者,就是这些士兵如今的称呼。他们身上的黑气可以被薛西斯的神职者所看见,也能够被强大的法职者所察觉。所以这批隶属于神殿的士兵只要敢回去,一旦被发现就会被绑上火刑架烧死,这是惩罚。如果有人主动向神殿忏悔,交待了所发生的一切,那么也会被送上火刑架烧死,这叫救赎。

    薛西斯是强大神祇,在信仰面前不容丝毫亵渎,忏悔是不能抵消原罪的。

    对于卡斯的‘贡献’,李察所能做的也只有摇摇头。命令是他下的,堕落牧师也完美地完成了任务,把所有人都绑上了李察的战车,只除了两名神殿骑士。他们的信仰比卡斯这个牧师要坚定太多了,一醒过来后就是不停地挣扎反抗,看准一切机会要和渎神者同归于尽。最终,李察不得不下令处死两个神殿骑士。

    在带走了一切可以带走的东西后,李察率领队伍离开了门萨基地前往红杉王国,是时候完成和恶狼公爵的交易了。

    与此同时,李察也准备看准时机,把熊彼德的镇熊骑士们引到染血之地的南方,在那里和他们决一死战。镇熊骑士太过特殊,从各种迹象看他们根本未能融入或是隐藏进位面秩序中。所以他们穿越染血之地的过程,就是和各方激战,力量不断削弱的过程。

    李察现在有了开拓骑士的身份作为掩护,倒是不介意借助本位面的势力,顺手把镇熊骑士们清除出去。他很清楚镇熊骑士的价值,每杀掉一个,对于熊彼德家族来说都是沉重的打击。李察倒是不怕他们不往染血之地的南方去,因为自己到时候将会在南方活动,这么大的一个诱饵,不愁他们不上钩。

    其实在李察内心深处,总感觉和熊彼德家族这样的斗争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可现实却是由不得他来选择,只能被动接受。似乎自从回到家族的那一刻起,就总是有人杀上门来,源源不断。就连跑到一个陌生的位面开拓领地,也有人从诺兰德追杀过来。

    李察在无奈的同时,胸中也默默有一股怒火在燃烧着。

    这支沉默的队伍沿着染血之地的东缘,一路东进南下,逐渐向目的地而去。

    就在旅途中,流砂终于消化了得自基地的大部分时光之力,顺利晋级十级神眷者。虽然十级只是让她能够施放更多的五阶神术,但她的称号却随之晋升到了第二阶。‘破晓’的称号为流砂带来的是破解和借用其它诸神神力的能力。

    在第一阶的时候流砂可以把少量神力剥离,而在二阶时,流砂可以剥离的神力数量相应增加,并且可以用自己的神力驱动。也即是说,流砂现在无需改动,即可直接使用其它神明的神术卷轴或者是神赐物品。代价只是少量自身的神力而已。

    这是一个堪称恐怖的能力。李察立刻在心底给出了评价,永恒与时光之龙的神眷者果然可怕,她们不仅可以借用他神神力,竟然还能够解析神力,就是不知道梵琳大神官的‘晨曦’称号附带着什么样的能力。

    不过,李察在评价流砂的时候,却忘了想想自己的智慧、真实天赋,以及母巢。

    就在李察行将抵达目的地时,染血之地上正在上演一场罕见的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