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二七 不甘的败局 中

章一二七 不甘的败局 中

    “那个女人,真的只有十五级?”撒伦威尔一脸郑重地问身旁的大魔法师。~

    “我的魔法不会说谎,最多只有十五级!”大魔法师同样郑重地回答。

    这位大魔法师还很年轻,和撒伦威尔差不多是同等年纪,将来几乎是注定会成为大魔导师的人物。所以撒伦威尔在敬重之余,也很清楚他也是不会上战场的,除非战局能够达到掌控一切的地步,否则这类前程远大,年轻还轻的家伙一般不会以身犯险。

    大魔法师在战斗刚开始,就扔出去了一堆辅助魔法,完全尽到了他这次的随军义务,无可指摘。

    在撒伦威尔以往的战例中,绝对不乏达到绝对掌控程度的战例。不要说一场战斗,就是由系列战斗组成的一场战役,基本由始至终都会在他的掌控下进行,并且按照他预定的剧本演变。即使有小小的意外,撒伦威尔手中习惯保留的强大预备队也足以抹平所有的意外。

    他‘战争艺术家’之名,并不是吹出来的,而是靠着大大小小几十场战争胜利奠定的。在领军征战方面,也仅仅因为年轻和资历的原因,他才在铁三角帝国中屈居在李施龙图之下。至少撒伦威尔自己和他的手下都是这么认为的。

    正因过往威名,撒伦威尔才被选定成为这支联军的统帅,不然的话,按照正常习俗,怎么也得是红杉王国的将军出任最高指挥才对。

    然而观战到此时,还缩在阵线后面的红杉王国大贵族、大领主们却个个都在暗自庆幸指挥权没有到自己手上。也就是撒伦威尔才能维持住眼前的这个战局,换了是他们,恐怕早就被对面女魔鬼神出鬼没的战术突击把防线撕碎,陷入彻底溃败了。

    可是撒伦威尔看起来也不过比他们支持的时间更久一些而已。

    以撒伦威尔的办公马车为核心的指挥区前方,是一个数千人混战的大战场。

    联军两千精锐几乎都已投入战斗,而且就连没有算在两千数字之内的几百名骑士扈从也被投入战场。

    在撒伦威尔周围至少还有**百人的精锐,但那都是保护贵族老爷们的亲兵,分属几十个贵族,不到要被围杀的紧要关头,谁也别想能够调动这批人。就象撒伦威尔亲随的五十名护卫骑士,也是不会进入战场的。他们属于皇家骑士,职责仅限于保护撒伦威尔自身的安全。

    联军面对的,是多达六千的杂牌军。

    这支军队中什么样的人都有,从凶悍的匪徒到只会胡乱挥动武器的普通男人。不过一对一的话,染血之地的普通男人也比一般的王国士兵要强悍些,软弱者没有在这块混乱土地上生存的余地。所以眼前阵线交错,双方混在一起乱战的局面,自然是对人数占优,个体战力又不吃亏的杂牌军有利。

    战场上职业军队的优势就在于组织、纪律、配合,个人战力集合成军团战力后,不是简单的累计,而是叠加。训练有素的战阵能发挥出同比一倍半的杀伤力,士气的保持也更久。

    然而眼前的战场上却完全看不到这种优势,联军压根维持不住队形,每每在撒伦威尔的指挥下哪块战线刚刚稍显整齐些,镇熊骑士们就会如一柄无可匹乱的重锤狠狠落下,把一切抵抗都砸得粉碎。

    当黑甲骑士把顽强敌人的防线凿穿之后,就会返身杀回已方阵线,重新列队等候下一个命令,同时也能够得到休息。随后扑上去吞噬掉混乱阵线的,便是那些如狼似虎的仆从部队。

    熊彼德家族的两名大魔法师并没有为已方战士加持辅助魔法,他们的全部精力都在对方强者身上。

    在魔法对决中,已经有四位十级以上的联军魔法师被狂风骤雨般的魔法轰杀,此外还有三名十二级的神官成为他们的牺牲品。这就看出了诺兰德和法罗之间魔法文明的差距,在法罗位面,两个同样等级的大魔法师面对这些敌人时最多艰难取胜,绝无可能象现在这样摧枯拉朽般的一一点名轰杀。

    而辛克蕾尔则更是诡秘可怕,她总是一副神情恍惚的样子,可又随时会歇斯底里的爆发。混战的战场对她没有丝毫困扰,想到哪里就到哪里,而且那种和瞬间移动类似的能力极为恐怖,让她总是可以悄无声息地出现在目标身旁,而后对目标一击而杀。

    她的手,脚,膝盖和手肘,乃至身体的各个部位都可以变成凶器,而暗淡无光的双刀则锋锐得可怕,在刀锋前,帝国骑士的重装板甲简直就和纸糊的一样。

    辛克蕾尔出击的次数并不多,可是每次都一举逆转局部战况。十六级的神官,十四级的大魔法师,一个十六级的圣域骑士都先后死在她的手里。而且是在战场上!只有圣域骑士临死前的反击让她吐了一口血,那赫然是黑色的污血!

    蝎狮静静蹲伏着,它十米的巨大形体本身就是难以言喻的威慑。它的战力还没有完全显示,似乎只负责在辛克蕾尔呆呆独立时守护她。曾经有一队精锐的骑士突破杂兵,冲向蝎狮,结果被它尾针上喷出的一团毒雾笼罩,半分钟内就全部毒发身亡。喷过毒雾的蝎狮也显得有些萎靡,但在辛克蕾尔一颗接一颗喂下心脏后,它又重新变得神采奕奕。在蝎狮周围十米都没有人敢于接近,连镇熊骑士都不愿靠近它。

    以精锐之师面对几千乌合之众,撒伦威尔原本以为将会是手到擒来的一战。

    数量上的劣势只是表面上的,曾经指挥过红色哥萨克护卫队的经验,让他知道已方近三千精锐职业部队的真正战斗力其实成倍超过对手。更不用提战损对临时拼凑起来的杂兵的影响了。

    可是战争却完全没有按照他的预想进行,魔鬼般的少女同样表现出对战场无比敏锐的嗅觉,战场的强力支点被辛克蕾尔一个个拔除,稳定的战线被镇熊骑士强力碾碎搅散,最终战局还是变成了一场混战。

    而辛克蕾尔带来的人居然有六千!以撒伦威尔对染血之地的了解,恐怕所有能找到的成年男人都被她驱赶到了战场上。最让他难以理解的是,对方的实际战损要超过己方,但是这些被强迫进入战场的杂兵竟然几乎没有人试图后退或者逃亡。

    当辛克蕾尔的身影再次消失闪现,并出现在一队苦战的帝国骑士中时,撒伦威尔只觉得眼前一黑,知道这队骑兵肯定完了。这个魔鬼少女已经杀了多少人了?她好象从来不会疲劳,也从来不会受伤。

    撒伦威尔甚至有种错觉,那少女明明是疲累且伤痛的,可是只要她啃食了几颗强者的心脏,就会重新变得精神焕发。

    其实这不是他的错觉,辛克蕾尔身上带有四阶的魔纹构装:黑暗献祭。这个构装赋与她一种类似于血脉天赋的能力,可以从敌人凝聚精华的身体部位中汲取大量生命力,补充自身的消耗以及修补一定的肉/体伤损。

    这是一个极为强大的构装,强大到直逼五阶构装的程度,然而缺陷也同样明显,那就是黑暗献祭的能力为永恒与时光之龙所厌恶,所以拥有者很难得到时光类的神赐。也即是说,在漫长的强者之路中,他们要比对手少至少上百年的生命。

    眼看着辛克蕾尔再次毁灭了一队神殿骑士,撒伦威尔一把抓住身边的大魔法师,用通红的双眼死死盯着他,以最大的音量怒吼着:“好好看看,这就是你说的十五级?你现在还敢说她只有十五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