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二八 不甘的败局 下

章一二八 不甘的败局 下

    章一二八不甘的败局下“至多十五级。”年轻的大魔法师有着异乎寻常的自信和冷静,他冰冷地而坚决地拍掉了撒伦威尔的手,毫不客气地说:“魔法不会说谎,等将来有一天,你就会相信这句话。十二级的大魔法师先生!”他着重强调了十二级这个关键词,这让撒伦威尔的脸色自然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可是作为年纪与撒伦威尔相当的十五级大魔法师,其地位绝不比他皇子的身份低,相反还要高出一些。而且这位大魔法师属于红杉王国,并不必然要买铁三角帝国皇子的帐。若不是撒伦威尔战争艺术家的声望,年轻的大魔法师早就为这句冒犯之言翻脸了。指挥区的众人尽管貌合神离,可是仍有不少人已经看出战局不妙了。

    虽然对方阵亡战士已经超过两千人,但已方折损也已过千,这让数量对比从一比二变成了接近一比四。战线随时都有可能崩溃,而在对方战线后方,镇熊骑士们再次集结,这次不是以十骑为单位,而是所有骑士都开始集结。显然辛克蕾尔要以一次决定性的突击终结对手!

    “撤退吧!”撒伦威尔下达了最后的命令,只觉得满嘴中全是苦涩。

    这场失败将成为他人生中难以洗去的一个重大污点,损失了整团的精锐帝国骑士和五百名机动步兵,对于铁三角帝国来说也是很沉重的损失。而整编的神殿骑士团和战斗神官团的覆灭,又会给帝国在红杉王国的天然盟友,勇气之神神殿以沉重打击。一名大神官,一名圣域骑士,以及为数众多的魔法师战死,这种损失犹在骑士军团之上。

    而且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身旁这位大魔法师一定会把敌人的力量钉死在‘十五级’这个标杆上,因为‘魔法的力量不会说谎’,并且以他天才魔法师,未来的大魔导师身份为此判断作出背书。

    当马车开始掉头时,撒伦威尔最后看了一眼战场,忽然有种想要骂人的冲动。看吧,那个女人又干掉了整整一打的重步兵,几乎就是一具永远不会停歇的杀戮机器!在此之前,她还干掉了一个大神官和一个圣域骑士,如果这也只是‘十五级’的战斗力,撒伦威尔敢把自己的眼睛挖出来。

    撒伦威尔很想问问这位天才大魔法师的脑袋里是不是都装满了酒糟一样的魔力,他所知道的没有哪一个十八级以下的家伙能够在正面战场上达成如此战绩。撒伦威尔敢以皇室先祖名义起誓,不管那个魔鬼少女等级是多少,她的战力绝对有十八级的水准。

    在撒伦威尔下令之前,许多贵族领主就已经看到情势不妙,先一步撤离了战场。贵族私兵们形成数十股细流,混乱不堪地向着远离战场的方向而去。至于仍在殊死战斗着的战士们,则被无情地抛在了身后。

    这在贵族战争中是常见的情景。战士死了还可以招募,实在不行的话还可以聘雇佣军,可一旦领主被俘虏,就有可能被斩杀。最好的结局则是交上一大笔赎金,有这笔钱还不如用来雇佣战士呢!

    远方的辛克蕾尔忽然发出一声响彻云宵的尖叫,那头巨大蝎狮载着她腾空而起。它庞大的身躯每个纵跃都有数十米远,以不可思议的高速强行冲过战场,向撒伦威尔追袭!

    后撤的队伍中不乏强者,因此只有稍许慌乱。

    仍然站立在马车顶部的撒伦威尔和十五级大魔法师同一时间施放了六级魔法解离术,两个深绿色的魔法光球瞬间锁定辛克蕾尔,疾速飞去。

    少女一跃而起,再次以闪移的能力冲入马车前列队阻拦的护卫队中,放手大杀。这次她的身形不再若隐若现,恍若一道黑色的龙卷风,高速旋转着楔入队列,飞舞的双刀下顷刻间就有四五名精锐卫士丧命。

    然而两个解离术光球在空中转了个弯,依然锲而不舍地向她飞来。她伸手抓起两名护卫,反手掷到解离术上。其中一名护卫立刻通体染遍绿色,一眨眼工夫崩解为飞舞的尘砂。

    另一个明显强壮,反应也迅速得多,斗气闪了一下就被解离术扑灭,但是致命的绿色也淡了不少,终于抗过了解离的魔法力量,却也受到重创,在空中喷出一口鲜血,已失去了神智。而两个解离术的魔法力量同样波及到了辛克蕾尔,让她脸上泛起一层异样的惨绿。

    就在辛克蕾尔继续向马车冲击时,车顶的大神官已经驱动了一个精致华丽的神术卷轴,随着他怒喝,一枚巨大的神文符号出现在空中,随后神力波荡汇聚成巨大的破坏力量,被大神官的力量引导着,悉数冲击在辛克蕾尔的身上。

    这是七阶的真言神术:惩戒,原本是范围作用的神力,却被大神官引导着全部轰击在辛克蕾尔身上,居然让她又喷出一口乌黑的浓血,向后摔了出去,重重砸在地上。

    蝎狮呼啸而至,牙咬爪击,撕碎了几个想要上来捡便宜的战士,牢牢护住辛克蕾尔。少女呻吟了一声,才抓着蝎狮的鬃毛爬上了它的后背,冷然盯着马车顶部的大神官,没有继续追击。而在她目光的凝视下,大神官的脸色显得极为难看,握着权杖的手在微微颤抖,只是强撑着挺立不动而已。

    撒伦威尔环顾一周,看着正簇拥自己主人仓皇逃跑的近千名精锐私兵,不由得再度想要破口大骂。如果这些战士都交给他来指挥,如果马车车顶这两位能够早些出手,而不是站在那里指点江山,说什么‘魔法的力量不会说谎’,那么这场战斗的战局说不定早就被扭转了。

    可惜,已经发生的事是不存在如果的。

    联军残余的战士们仍在殊死战斗着,他们虽然已被抛弃,但是信仰和荣誉仍支持着他们血战到底。他们都知道,这个少女是魔鬼的代言人,常常随心所欲虐杀俘虏,即使成为魔鬼的仆从也不能避免悲惨命运。而且他们也不是染血之地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的流民,他们是国家的军人,有着家庭、家族、家园,堕落苟活和荣耀战死之间,他们选择了后者。

    联军战士们的英勇缠住了敌人,也为贵族领主们的撤退争取了时间。却注定不会有什么人记得他们,除了他们的家人。

    辛克蕾尔静静站在蝎狮头顶,前一刻她还如破碎的人偶娃娃般羸弱,现在似乎已经缓过气来,她的气息正在不断增强。

    有一点撒伦威尔没有猜错,那就是辛克蕾尔虽然只是十五级的暗影杀手,然而她却是标准的三阶构装骑士,四阶构装黑暗献祭更使她的战力超越了普通三阶构装骑士。在四个三阶、一个四阶构装的加持下,她的战力即使在诺兰德也能媲美圣域,在圣域标准缩水到十六级的法罗位面,即和十八级的镇国强者无异。并且由于黑暗献祭强大的恢复能力,在战场上她的真实战力甚至还能有所提升。

    正如李察此前所思考的那样,魔纹构装是诺兰德和法罗位面之间决定性的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