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三二 需要的敌人 中

章一三二 需要的敌人 中

    章一三二需要的敌人中直到这时,骑士向李察抛出的十枚金币才飞到李察面前。

    闪亮的金币如果按照原有的轨迹移动,那么就会有一枚笔直砸在李察的脸上。这种事情当然不会发生,所有的金币在李察面前都如同撞上了一道无形的屏障,然后一枚一枚掉落在地。它们跳跃着,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队伍中的所有人都没有动,也没有人的目光对着那些金子稍稍瞥上一眼。数百道目光全部集中在对面骑士身上,而他座下的战马似乎比主人的感应要强上一点,不但不肯向前,甚至已经打算后退了,并且开始现出暴躁。

    李察轻抚着下巴,那里刚刚刮得很干净,没有一根胡须冒出来,让他略感不太适应。和撒伦威尔捉迷藏时,李察的下巴和上唇都长出茂密的短须。他虽然有着精灵的精致面孔,可是长出的胡子却根根硬得象针。

    看着不远处一脸惊讶的希姆子爵,李察若有所思。

    骑士胀红了脸,用力拉着马鞭,可是野蛮人战士等级高达十级,强硬地站在原地,手臂如钢铁铸成,任凭骑士怎么用力都是分毫不动。而战马的反常异动,骑士几乎要失去平衡掉下去了,这是绝对不能允许的!他的手摸向了挂在鞍边的重剑。

    骑士忽然感觉到身边袭来一缕劲风,还没等他侧头去看,一头健硕的风牙就一跃而起,把他从马上扑了下去!那匹战马骤然受惊,彻底爆发,一声长嘶,扬起了前蹄。刚德已越众而出,巨斧斜斩,将那匹战马连胸带腹,一斧剖开!

    战马仰天倒下,血和内脏哗的从伤口涌出。这触目惊心的景象一时震慑住了希姆和他手下的骑士们。

    而那被风牙扑倒的骑士则高声惨叫起来,风牙咬住他的右肩,狠狠一撕,立刻撕下了一大块血肉。这名骑士自己也有接近八级的实力,虽然摔得灰头土脸,但惨叫之余,还有反击的余地,可是刚一挥拳,几名野蛮人战士已经一拥而上,把他牢牢地按在地上。

    “主人,如何处置!”一名高大的野蛮人战士杀气腾腾地问。

    李察向希姆和他的手下看了一眼,说:“敢拔武器的,一律砍掉右手。”

    希姆的骑士们本来都把手握在剑柄上,李察的话立刻让他们的动作僵在那里。

    只有希姆尖叫起来:“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李察从没有重复命令的习惯,他手下的战士们执行命令非常迅速彻底,也不会给他重复的机会。希姆的尖叫才到一半,一名野蛮人战士就用蛮力拉开了骑士的右臂,另一名野蛮人战士则扬起战斧,一斧斩落,于是骑士的右臂立刻和身体分了家。

    希姆全身发抖,用手指着李察,不住地说:“你……你……”可是他已经记不起李察的名字,过度的愤怒、羞辱还有自己绝不承认的恐惧混杂在一起,让希姆半天都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李察没有理会希姆,而是对刚德说:“下次记住不要砍马,直接砍人。战马很贵,而人命不值钱。”

    刚德用力点头,大声说:“我知道了,头儿!特别是这种人,跟狗是一个价!”

    李察赞许地点了点头,说:“你变聪明了。”

    “因为我升级了,头儿!”刚德傲然说。

    这时,李察才抬头看了希姆一眼,淡淡地说:“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征用我的奴隶?”

    希姆的脸瞬间红得象要滴出血来,用堪比女高音的声音尖叫着:“我是高贵的高地独角兽子爵希姆!高地独角兽的称号来自于……”

    没有等希姆说完,李察就重复了一遍自己的话:“你算什么东西,也敢来征用我的奴隶?”

    “我是高贵的……”尖叫了一半,希姆猛然醒悟,于是脸色已经胀红得近乎发紫,他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你敢侮辱我!你敢侮辱我!!一个下贱的开拓骑士,居然敢侮辱一名流着王室血脉的高贵子爵!来人,给我杀了他!不,不,我要留着他好好折磨,只砍掉他的四肢就可以了。谁敢反抗,一起杀掉!”

    子爵尖叫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戈壁上,他手下的骑士已有半数抽出长剑,却踯躅不前。

    李察带了几百人,而他们只有区区二十骑不到。这些骑士并不全如他们的主人那般毫无眼力,自然知道无论数量还是质量,双方都对比悬殊。如果他们真的冲了上去,李察只要下令反击,这点人几分钟就能杀得干干净净。而希姆子爵的名头权势似乎还不足以让小小的开拓骑士束手待毙,这从地上那还在翻滚号叫的断臂骑士身上就能看得出来。

    “你们在干什么?还不给我上!杀光他们,女人留下!”希姆大怒,挥起马鞭,重重向身边的护卫抽了下去。

    于是护卫们大声吼叫着,做出冲锋的架势,纵马向前。可是他们的马速却比走路还要慢些。

    然而开拓骑士再一次让护卫们失望了,李察并没有如他们所想的那样撤走,好给大家一个台阶下。这位开拓骑士自己并不需要下台阶,而且看上去也不准备让希姆子爵有台阶可下。

    事实上,李察只是重复了一下自己先前的命令:“敢拔武器的,一律砍掉右手。”而他手下的战士们立刻忠实地执行了命令。

    希姆子爵的护卫中不乏武技和等级都很高明的战士,他们并不甘心被砍掉右手的命运,于是被野蛮人战士一围,被乱斧砍倒。在第五个人倒下去后,护卫们终于放弃了抵抗。而磨蹭着没有拔出武器的几名护卫则在庆幸着自己的运气。

    希姆彻底吓呆了,他用颤抖的手指着李察,嘴一张一合,却说不出话来。两名野蛮人战士一把将他从马上拉了下来,并拖到李察面前。

    李察并未下马,而是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位肥胖的子爵,温和地问:“我一直很好奇,这里是染血之地,你为什么就敢接近一支数量几十倍于已的队伍,而且还敢开口征用我的奴隶和女人。象你这样愚蠢的家伙,是怎么活过这么多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