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玄幻小说 > 罪恶之城 > 章一四零 血战 中

章一四零 血战 中

    辛克蕾尔脸色立刻变了,她自蝎狮上飞身而起,于半空中截下了一支附魔重弩,不过重弩的巨大冲击力亦让她脸上泛起苍白,身不由已向后飞了几米,落在地上。而其余六支附魔重弩则轻松越过拦截,射向那惊骇欲绝的大魔法师!

    辛克蕾尔的小脸扭曲得越发厉害了,她紧咬着嘴唇,几乎要嗫出血来。她猛然甩头,用极度怨毒的目光盯着黄昏城堡。城头上的每个人和她的目光相触,几乎都会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

    辛克蕾尔跃上蝎狮,抓住它的鬃毛狠狠一拉,蝎狮即刻痛苦地一声咆哮,一跃十米,闪电般扑向黄昏城堡。她不再回头,因为那位大魔法师的命运已经注定。

    六支附魔重弩几乎在同一时刻抵达,大魔法师身周亮起强烈的魔法光芒,他已经用区区三秒不到的时间给自己加持了超过3个防护魔法,可是这些魔法在可以直接射杀镇熊骑士首领的附魔重弩前显得不堪一击。

    闪耀的魔法光芒中,所有防护魔法悉数破碎,在随之而来的附魔重弩轰击下,大魔法师的身体被狂野爆发的力量完全炸碎,只余下半个头颅远远抛飞。

    另一名大魔法师极为骇然地迅速向后退去,刚才当他一判断出附魔重弩的目标不是自己,就匆忙给自己的同僚加持了一个防御魔法,自然也是徒劳无功,此时他已经顾不得冲到前面去的其他人,只想着退到安全距离外,脱离城防重弩的攻击范围。

    七支重弩的攒射威力他已经亲眼所见,几乎相当于正面承受圣域的全力一击,就算他完整地加持了所有防御魔法再叠加上魔法卷轴也绝无幸免可能。接连的几场大战,他已经对这个位面的力量有了全新的认识,再也不象刚来时那么不把位面土著放在眼里。

    李察站在城头偏后的位置,双眼盯着战场,无数数字正在疯狂跳动着,容量之大,几乎让他晋阶过的智慧天赋也难以处理。

    在李察经历过的众多战斗中,敌人的数量大多远超此战。可是给他带来的数字冲击却都不到眼前的十分之一!

    无论辛克蕾尔还是她麾下的镇熊骑士,哪怕一对一的情况下都足以威胁到李察的生命,因此在李察的智慧天赋中,他们所在方位跳出来的分析和运算拥有明显优先得多的位置,产生的数据量之大是普通骑兵的数十倍。而辛克蕾尔本人甚至达到了数百倍之多!有关于她的一切都巨细无遗地在李察的意识中反映出来。

    还是第一次,李察对于掌控战场感觉到了力不从心。

    李察的身体在战栗,忽然燥热得如坠火海,忽而寒冷得象浸入了冰湖。

    在意识一角,辛克蕾尔的脸被放大,连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清晰地显示出来。除了她之外,每个镇熊骑士都迸发出一道道杀意,不断冲击着李察的心灵。

    在杀意狂潮中,李察几乎要用尽全部的意志才能够让自己不向后退,可是双腿的颤抖已经难以控制。这是发自高等智慧生命意识最深处的本能,亦是智慧天赋另一项不可控的效果之一。当发觉迎面而来的敌人完全不可抵挡时,本能的要求就是迅速逃走。

    但是,就是在与本能和智慧的一次次斗争中,李察的意志正在变得日渐强大。

    法师袍下,李察的双腿仍然有些颤抖,却逐渐止住。时间如同行将停止,无论辛克蕾尔还是她的镇熊骑士,他们所有的行动也似乎相应变得十分缓慢,每一次跃起和落地都变得清晰无比。

    在这一瞬间,李察已经分析出很多信息,以致于每个镇熊骑士的行进路线,以及正从蝎狮上飞身而起的辛克蕾尔扑击轨迹,都已了然于胸。

    这是突然而至的奇妙感觉,仿佛世界的一切都尽在掌握之中,而李察自己也说不清究竟为何会晋入这种境界。只不过这种感觉转瞬即逝,而李察自己却恍若被抽空了全身的气力,一阵莫名虚弱,身上的魔力居然凭空消失了一小半!

    辛克蕾尔的动作由缓慢变回原本的迅若鬼魅,她在空中冉冉飘飞,然后忽然用斗篷裹住了自己头脸和全身,身影在空中蓦然消失。

    当她消失的刹那,残影距离城头还有十米之遥。刹那间,城头上几乎所有人都泛起无比强烈的危险感觉,似乎她下一次要袭杀的目标就是自己,于是下意识地摆出了防御的架势,连弓箭手们射向镇熊骑士的弩箭都稀疏了许多。

    就在这时,李察忽然叫了一声:“方丹大人,小心!”

    方丹男爵一怔,随即感觉到一缕微风正拂面而来。他不假思索,蓄势待发已久的攻击立刻倾泻而出,几乎依靠身经百战的本能反应选定了出击方向,佩剑飞腾而起,直接向面前虚空刺去!

    原本亚光的金属剑锋迸发出淡青色的斗气光芒,去势迅捷无伦,发出撕裂空气的嗡嗡低沉啸声,显见穿透力更是无以伦比。只此一剑就显露出男爵极为精湛的剑术,如果不考虑构装,就是放在诺兰德,男爵也绝对是同级中的佼佼者。

    叮的一声轻响,刺剑的剑锋上悄然出现两段刀锋,辛克蕾尔的身影浮现,诧异地看着方丹男爵。她完全没想到眼中与废物无异的这个贵族居然能够刺出如此精妙的一剑,方位选取得准确无比,以攻代守,破去了她必杀的一刀。

    男爵刚才那剑的斗气锁定了一个立方米的空间,该死的精确,恰好在辛克蕾尔的运动轨道上。如果她不现身招架,那么男爵这一剑就会直接横切过她的胸口。辛克蕾尔的身体可是柔嫩得很,如果胸膛被切开,绝对是重伤,在己方没有神术师的情况下,仅仅依靠带来的药物,不知道多久才能复原。

    到了法罗位面后,这还是辛克蕾尔第一次被圣域以下的对手逼出身形,当然,这也是她用第一次正面冲锋的方式挑战敌人。

    您最近阅读过:http://

    小说网()火热连载阅读分享世界,创作改变人生